▲瞿林東《中國史學史綱》(a

瞿林東中國史學史綱

【原文 p.243】「第三,范瞱的歷史評論還表明了他在歷史觀上的樸素唯物傾向。他 批評佛教『好大不經,奇譎而已』,『故通人多惑焉』。他批評種種方術『斯道隱遠,玄奧難原,故聖人不語神怪,罕言性命』;方術怪誕之論『鈍盜虛名,無益於 用』,不過是有人『希之以成名』的工具罷了。他對武帝『頗好方術』,光武『尤信讖言』,桓帝『修華蓋之飾』,都採取批評的態度。他極少講『天命』,即使講 到了,也是採取保留的態度。他說:『天命符驗,可得而見,未可得而言也。然大致受大福者,歸於信順乎!』他是把順乎天、信乎人結合在一起來看待的。這裡多 少帶有一點折衷的色彩,但范瞱總的思想傾向不是折衷的,所以直到臨死前還說:『天下決無佛鬼!』」

【指疑】就算范瞱真的不信方術與佛鬼(雖然他的《後漢書》還是列了「方術列傳」),但是卻是談「天命」的,例如他在《後漢書》的〈卷一.光武帝紀〉說:「其王者受命,有符乎?不然,何以能乘時龍而御天哉!」、「於赫有命,系隆我漢」;在〈卷九.獻帝紀〉說:「天厭漢德久矣」;在〈卷十三.隗囂公孫述列傳〉說:「天數有違,江山難恃」等,這些都表示他其實並未擺脫「天命觀」的束縛。縱使一般的史學著作還是說范瞱的思想極為重視「人事」(以此相對於「天命」),只不過是像作者這樣戴上意識型態的大帽,說是「歷史觀上的樸素唯物傾向」云云,恐怕是需要商榷的。

【註】《宋書.范曄傳》有謂:「(范)曄常謂死者神滅,欲著《無鬼論》;至是與徐湛之書,云『當相訟地下』。其謬亂如此。」文中的徐湛之就是出首告密因而造成范曄被處死的人。那麼既然范曄主張「死者神滅」、「無鬼」,又如何與之「相訟地下」?矛盾如此,連《宋書》作者之為古人都能知悉,但是前引文作者卻還是將他歸入「總的思想傾向不是折衷的」、「唯物」云云,令人費解。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