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疑案:柏楊《中國人史綱》

中國人史綱

【原文
p.232】「東方六個王國到此全部結束,為時二百六十年的戰國時代也到此終止。只有一個封國仍然存在,那就是衛國(河北濮陽)。可能是它太小了,小到被嬴政把它忘掉。直到十二年後九○年代紀元前二○九年,嬴政的繼承人胡亥大概忽然間想起了它,才下令把它取銷。

【指疑】秦滅六國後,衛國猶存。衛國雖然等於是秦國的附庸國(註:衛國曾在衛懷君卅年(公元前254年)時為魏國所滅,後來在秦國的支持下復國,並遷都野王),但是無論如何,它乃是秦滅六國後在名義上仍然存在的唯一諸侯國,使秦始皇的「中國」有「國中有國」的現象而未竟「統一」全功。

衛國後來一直到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時衛君角被廢為庶人,其國祚才告壽終正寢。至於秦始皇為何不滅衛國,原是史無明載之事,因此後世之所有說法都是臆測,如前引文作者說的「因為它的疆域太小了,小到被秦始皇忘掉」也是一種臆測(雖然筆者試想:有一件不算小的國事,被精明強幹的秦始皇忘記了,卻被昏庸糊塗的胡亥
忽然想起來,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另外還有一種說法是可能是因為當時衛國的復國是由秦昭襄王所扶植的,因此秦始皇留下衛國是有紀念乃祖之意。真正原因仍然待考。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jliao
  • 有種說法是改元造成的問題, 請參考
    https://www.ptt.cc/bbs/historia/M.1383832986.A.21E.html
  • 謝謝你的資料。基本上我對日本學者的研究總是帶著存疑的態度,因為長期以來就個人管見,一直覺得日本人的長處是在收羅、排比資料,但是若以比較的觀點來看,就「中國學」的研究來說,一樣是「外國人」,倒反而是西方的漢學學者的表現要遠遠超過日本學者吧(當然我不否認這也許只是我個人的主觀)。在此先撇開這個不談,且以衛國在秦朝時的存滅情況而論,《史記》的記載既是「君角九年,秦并天下,立為始皇帝。二十一年,二世廢君角為庶人,衛絕祀。」文中明明白白地大書「『二世』廢君角為庶人,衛絕祀」,那日本學者是憑什麼一口咬定司馬遷寫錯而應該是「秦始皇」滅衛呢?《史記》雖說是私家著述,但是所用的資料可是官家典藏(而且當有不小的部分是當年蕭何率眾直接從秦宮搶救出來的),而司馬遷所依據的資訊又至少是司馬家兩代人所搜集與累積,不會是他自己編出來的。再說司馬遷說的是秦并天下於衛「君角九年」、君角被廢為庶人於衛「君角二十一年」,但是日本學者則說是秦并天下於「君角二十一年」,理由是因為改年誤算的原因而造成「衛國國祚被『多算』十二年」(?),這恐怕需要更多的論據與推敲吧(雖然我們知道《史記》的「表」確實是存在若干參差)?朋友請你想想,如果衛國國祚真的被「多算」十二年,那麼所表現出來的現象,就是司馬遷把秦滅六國的時間從「衛國君角二十一年」寫成「衛國君角九年」嗎?衛國國祚被「多算」十二年是從何時算起?又是怎麼算(請有心人去查《戰國策》、《戰國縱橫家書》、《竹書紀年》……等好了,實則很難「精算」,而且就此事而言,有的其實是根本幫不上忙的)?最後累積的結果會造成衛國末代國君君角的在位時間發生疑問並使司馬遷在寫史時發生誤判?凡此種種,我個人認為無法排除這恐怕只是因為《史記》說的衛國君角「九年」和「二十一年」之間的差別是十二年,於是就讓日本人想據此而在「十二」這個數字上去尋求附會的可能性,而這一切對讀者來說,或許只是一個「數字迷思」上的效果而已。事實上根據《史記.衛康叔世家》之記載,可知衛國的國君到了末世時已由「侯」而更自貶號為「君」以託附於大國而藉此生存(請參見范祥雍箋證、范邦瑾協校《戰國策箋證》),而且不久衛國之所在野王縣又與濮陽一起被併入秦國的「東郡」,換句話說,衛國君角對秦王來說,早就不過只是其地方制度下的一個「縣長」而已(連一「郡」之長都不是;當時秦王甚至還未完成兼併六國的大業),於此我們可以推測或許也正因為這樣,說不定在秦始皇的心目中早就不把它當「國」看待,再加上它的現存政權原是由秦昭王所扶立的,所以向來尊崇曾祖父的秦始皇就不管它了~以上,不知這樣能不能勉強充為一說?

    Fast2008 於 2014/07/19 20: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