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爾綱《太平天囯史》讀後感

1395547963-2541501068
1395547981-2722072008 

由於先前已讀過不少名家羅爾綱先生所寫有關太平天囯史事的考證文章,因此在讀他的《太平天囯史》四巨冊之前,心中實在深抱期待。不料讀過後,讓人覺得有得有失-「得」者,指在書中可見到不少難得的「史料」(一如於羅氏發表過的許多太史專著與文章中所見者),其博學多聞令人稱道;「失」者,厥為身為讀者的我,感覺經由其文中的一些敘述而受到不小的「干擾」(這是過去在讀他所寫的大多論述中所不曾有的感覺,這也許是個人所見太少,也也許是本書「強化」了這類敘述甚多),而其根源或許可以用他在為王慶成《太平天囯的歷史和思想》一書作序時的言論來說明。羅氏說:

「……在研究工作中,我們知道,要避免只見樹林不見森林的毛病,只有很好地掌握馬克思主義才能做得到。……關於太平天囯運動的性質,我在三十年代就認為是一次農民革命,後來我學習了馬克思主義,認識到確定它的農民革命性質,並不是要否認太平天囯的宗教存在,而是要我們用馬克思主義理論去分析它的實質和作用。……重視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以指導歷史研究。研究歷史必須首先搞清事實。……重視馬克思主義的指導作用,即使在對史事的稽考中,也較多地注意於事物間的聯繫。……」(見王慶成《太平天囯的歷史和思想》,中國北京,中華書局,01/1985初版p.23

看到這類言論,讓人非常不以為然,因為言中之馬列主義實則並不是一個歷史方法論的問題,而是一個意識型態的問題,可以說,這樣的意識型態已經造成了「哲學干擾史學、政治影響歷史」的後果,讓歷史研究變得「不純」;特別是這樣的言論出於號稱太史大家的羅爾綱,讓人慮及其為太史的心力付出與貢獻之餘,除了無奈以外真不知作何說-或許是因為他所處的時空背景而不得不出此下策吧?

無怪乎旅外史家唐德剛曾針對羅氏所寫的《太平天囯史》有如下評語:
其實洪楊這個『四不像』政權,恐難以『社會主義』或『階級革命』這『一像』而概其全。治史者縱精通馬列主義而加以詮釋,也只是一像之言。而筆者在羅公大著之中,除見其罵太平對手方為漢奸、為反動派、為資產階級地主階級……等惡言惡語之外,亦未見多少馬克思主義。新舊對參,固知羅書亦轉型時期四像四不像的轉型鉅著也。」(見唐德剛《晚清七十年-太平天囯》,台北,遠流出版,1998初版p.93)讓人深感遺憾。

以下所列頁數咸以羅爾綱《太平天囯史》(中國北京,中華書局,11/2000一版二刷)之版本為準。僅舉數例,試討論如次。

*********************************************************
【原書p.736739
歷史上封建統治階級對於人民實行著嚴重的政治經濟壓迫,還從思想上給被壓迫群眾以重重束縛。中國古代的封建統治者製造許多菩薩、神仙、閻羅王、門神、財神、孔聖、關帝,以及無數的牛鬼蛇神作為「護法」,灌輸給人民一種思想毒素,麻醉人民的反抗意識,叫人民迷信「因果報應」,叫人民「聽天由命」,馴馴服服地作奴作隸,從而維護封建統治。
太平天囯打倒偶像,就是為的要掃除這種壓在人民頭上的神權。……太平天囯定一尊於上帝,以政治力量排斥異教。當時中國社會盛行佛教和道教,故太平天囯對佛、道二教最為嚴禁。

【指疑】作者既然說「歷史上封建統治階級」用宗教「作為「護法」,灌輸給人民一種思想毒素,麻醉人民的反抗意識……馴馴服服地作奴作隸,從而維護封建統治」,準此,那麼太平天囯強加於其臣民的「上帝」又算什麼呢?難道太平天囯神權下的極權統治不是更愚昧、更徹底也更殘暴?作者說太平天囯是「打倒偶像」、「要掃除這種壓在人民頭上的神權」,根本就是顛倒黑白的說法;最明顯的是作者一方面說太平天囯嚴禁「佛、道『二教』」,但是一方面又承認說太平天囯「定『一尊』於上帝,以政治力量排斥異教」,請大家比一比,究竟誰更才是「壓在人民頭上的神權」(其中特別是所謂「以政治力量排斥異教」一語竟然說得那麼理所當然,實在讓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到底清朝再腐敗,而自清朝往前算,中國歷代帝王也沒有強迫人民信教的啊!什麼用「牛鬼神蛇」當護法云云,實際上是太平天囯自己最深切的痛腳,偏偏作者卻枉顧事實,反而將它祭出來當攻擊別人的武器,還講得振振有詞,煞有介事,令人極為反感。

*********************************************************
【原書p.837838
「應該指出:在〈幼學詩〉上,曾有『妻道在三從,無違爾夫主』的說教。洪秀全也有過『男理外事,內非所宜聞;女理內事,外非所宜聞』的詔旨。這顯然是跟太平天囯革命的實踐與〈天朝田畝制度〉的規定相矛盾的。……可知這些封建說教,不過是洪秀全個人的意見,祇在天朝宮殿內發生作用,而沒有給太平天囯對廣大婦女的解放發生影響的。

【指疑】洪秀全的詔旨,就是代表他個人的落伍思想,直是戳破了別人(特別是後世帶著特殊目的的有心人)為他美化的謊言,但是作者卻用一個「祇在天朝宮殿內發生作用」的說詞輕輕帶過,難道所謂〈幼學詩〉寫了就是只給「天朝宮殿內」看的嗎?作者又說洪秀全的說教與〈天朝田畝制度〉的規定互相矛盾,可見這是洪某講一套、做一套,愚民欺世而已。

*********************************************************
【原書p.1124
太平天囯軍隊之所以無敵,是跟它的紀律嚴明分不開的。」

【指疑】太平天囯起事時,因為地處南方僻地,且清軍武備廢弛亦防範不及,所以才會得逞,後來的軍事行動則有成有敗,從拉鋸戰變成節節敗退,卒至敗亡。作者說太平天囯軍隊「無敵」,好像這群據說是紀律嚴明(?)的「亂黨」果真始終是什麼「無敵鐵金剛」似的,令人覺得好笑。

*********************************************************
【原書p.1131
「這一役,天京被清朝江南大營圍困得鐵桶一般,於是出奇兵襲破敵人軍餉來源的杭州,強迫敵人改變陣容……一戰就解了天京圍困,打垮了江南大營,取得了克復常州、蘇州和浙江嘉興的偉大戰果,就連反革命大頭子曾國藩也不得不承認是太平天囯『得意之筆』。」

【指疑】曾國藩是清軍主帥,遂被作者安了一頂「反革命大頭子」之大帽,且基於作者預設立場的一貫作風,我等對此也不必意外,不過對這位羅氏口中的「反革命大頭子」,見識卓越的今世中國學者潘旭瀾《太平雜說》(中國,百花文藝,06/2000初版)有以下評語:

將洪秀全這個暴君和邪教主送進墳墓,給太平軍造反畫上句號,從根本上來說,是曾國藩對中國的重大貢獻。……雖然,這個貢獻也有負面作用,那就是使清朝的腐朽統治得以延長。但是,在難以求全甚至無法求全的情況下,貢獻是根本性的,是全部行為的主要方面。這就用得著一個老掉了牙的成語-瑕不掩瑜。

……肯定、贊美、頌揚洪秀全的人們,以『農民革命』領袖這件不但刀槍不入而且不容懷疑的龍袍,包裹了他的極端黑暗與穢劣。找出幾句他和他的夥伴用以騙人的門面話,用以蠱惑民眾的標語口號,大談其『革命思想』和『進步意識』。將明明是奴隸主、封建帝王的絕對統治與絕對占有的欲望,和要求臣民對邪教的無限迷信,說成能推動歷史前進。將他對各種『妖』人的大屠殺,將他對民眾的慘酷至極的迫害,幾乎完全掩蓋起來。……

……以曾國藩為首的一批讀書人,歷盡艱險,打敗了以洪秀全為首的太平軍,是傳統文化戰勝野蠻、反人性、惡質文化的邪教軍事割據。他們在維護了中國的統一的同時,也就挽救了古老的傳統文化。

……曾國藩……九死一生、殫精竭智地為洪秀全和太平軍畫上句號,避免一場反人類瘟疫的擴張及延續,避免中國更長時期的分裂害和內戰,避免列強夠凶橫的侵略和宰割。質言之,就是維護了中國的統一和恢復了中華文化在東南半壁的生機,無論如何,這不但是近代史也是一百五十年來一個重要的句號。這是一個關係到中國和中華文化命運的歷史性的句號。扒掉這個句號,咒罵曾國藩等人畫這句號,無論從愛國主義、人道主義或社會文明進步的尺度來評判都是不可思議的。這句號是一個標誌。當它被徹底扒掉,就必然會『洪』水滔天,鬼魅橫行,蛇鼠襲人,萬家墨面,文化蕩然。這種景象,是已經被淡望而又決不應失落的回憶。納粹集中營幸存者、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魏瑟爾說:『忘掉歷史無異於對歷史的受害者進行第二次屠殺!』

以上這段言論可謂擲地有聲嗎?請讀者們評斷之。

*********************************************************
【原書p.11891190
「太平天囯革命,提倡平等,自天王以至全體人民都以兄弟姊妹相稱,在經濟上要求平等,高度發揮農民革命反封建的一面。但卻制定一套『貴賤宜分上下,制度必判尊卑』的封建禮制,充分地反映出農民階級消極方面的保守性、私有性,嚴重地受了封建思想的腐蝕。

【指疑】既然有封建禮制,怎麼說是「反封建」?既然反封建,何必封東西南北王?何必稱九千八千七千歲?既然說是反映出「消極方面的保守性、私有性」、「嚴重地受了封建思想的腐蝕」,那麼說經濟上會有多平等,有誰相信(否則壯麗的天王府和諸王府,及包括忠王李秀成等之驚人財富又是如何而來)?事實上太平天囯之「囯」字(「一王獨大」也,「朕即國家」也)早已說明了一切。顯然作者未能闡明事實,前後說詞完全沒有說服力。

*********************************************************
【原書p.1797
(韋昌輝之父)韋元玠這一個暴發戶,跟有權有勢的大地主不同,他不可能利用權勢去剝削人民,而是通過狡詐、詭騙、險毒的手段起家的。昌輝生長在這樣的一個地主階級的家庭,從小就養成了他的『陰柔奸險』的性格,『見機靈變之急才』。嘴甜心毒,兩面三刀,上頭笑著,腳底下就使絆子,明是一盆蜜,暗是一把刀。暴發戶的家庭,又養成他向上爬的作風。人家見他好出頭露角,給他取了一個綽號叫做『花頭鴨』。他要好賭博,有一次到桂平縣去應試,在考試前把長衫都輸掉。賭徒的投機作風也給他以薰染。」

【指疑】作者若有批判,何不加列「論贊」而直抒胸臆即可,偏偏卻將類此呵罵式的貶損文字直接列入正文,充滿了情緒,所謂《春秋》筆法的「凡例褒貶」,亦即鄭樵《通志.總序》所說「凡秉史筆者,皆準《春秋》,事事褒貶」也絕對不該是這種罵法。作者有企圖「以論帶史」之嫌,不惟有虧於專業史家的作風,亦從而減損了自己史著的格局與影響力。

*********************************************************
【原書p.13171319
由於太平天囯堅絕保持中國的主權,維護中國人民的利益,而清政府卻屈服於外國侵略者,訂了一連串的賣國條約,因此,外國侵略者終於扶植反動的清政府,干涉太平天囯革命。
太平天囯就在這一個非常的時代,與外國資本主義國家進行外交,最後展開了反侵略戰爭。所以太平天囯的外交史,實際上就是一部反侵略的紀錄。……
雖然太平天囯的領導者由於歷史條件的限制,缺乏近代民族國家的觀念,曾經漫不經心地把內河航行權和領事裁判權讓給外國侵略者。這是由於無知,我們不能苛求於古人。太平天囯初期以天朝上國自居,把外國視為屬國,這固然是不對的,洪仁玕也曾對此向天王提過意見。但那時候,外國侵略者並不曾敢動過太平天囯的一根毫毛。而到洪仁玕來天京執政,庚申十年夏李秀成進軍上海之役,一切都遵守國際法,外國侵略者卻敢抗拒太平天囯。可知這種態度,在太平天囯的對外關係上,並無關大旨。至於為著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到了忍無可忍的時候,不顧安慶失守後形勢的緊急,而斷然進擊外國侵略者,論者指為失策,又因天王的錯亂調度,使進軍上海功敗垂成,並招致兩面受敵的後果,以致敗亡。」

【指疑】太平天囯「把內河航行權和領事裁判權讓給外國侵略者」,被輕輕地說是「領導者由於歷史條件的限制,缺乏近代民族國家的觀念」、「漫不經心」、「由於無知」、「我們不能苛求於古人」,但是清朝這樣做卻反而就被痛批是「反動」的賣國賊了,如此雙重標準,良可怪也;再說作者說「太平天囯初期以天朝上國自居,把外國視為屬國」,那麼請想想,清朝初時不也是如此嗎?可見這兩者的問題是一樣的,甚至是「一蟹不如一蟹」,故所謂太平天囯的進步性(?)與優越性(?),完全是帶著有色眼鏡的後世史家所編出來的脫罪謊言。

最後,前引文作者說「外國侵略者並不曾敢動過太平天囯的一根毫毛」,這是一種自我意識過剩的說法,因為列強既然無懼於清廷官方,又怎會顧忌於像太平天囯這樣的叛亂團體(世俗有謂清末的某種奇特現象是民怕官、官怕洋、洋怕民,但是這樣的情況在這裡是用不上的)?究其實,對方也不過是壁上觀火、待機而動而已,只要未危及本國利益決不輕易出手;作者甚至還用詞不當,想太平天囯既非猿猴或其它動物,怎說是動其「毫毛」呢(一般擬人的說法當是「汗毛」,對否)?

*********************************************************
【原書p.1856
「清廷派江忠源做安徽巡撫,企圖抗拒太平軍。江忠源曾扼廣西全州蓑衣渡,守江西南昌抗拒太平軍,是一個凶悍的反革命分子。他先趕入廬州,以晄率太平軍追到,就把廬州圍困起來。」

【指疑】如前所述,作者對太平天囯的對手每每以呵斥式的文字叫罵,像引文中把對敵稱為「凶悍的反革命分子」又是一例,這在一本正式的史書中顯然是不恰當的。

*********************************************************
【原書p.1984
太平天囯的上帝教,是要把天堂來在人間。這跟麻醉今生的痛苦,追求來世天堂的快樂,為資本主義服務的基督教有著本質的不同的。

【指疑】作者說基督教的本質是「麻醉今生的痛苦,追求來世天堂的快樂,為資本主義服務」。於此,筆者不是基督徒,不過就個人對它的一點淺薄的認識,相信這樣的說法對基督教之教義來說當是一種誤會(基督教的一個核心觀念是信主得「永生」,至於「轉生」的觀念,有記載說在公元553年時,於君士坦丁堡舉行的第二次基督教大會上將之視為異端邪說,並公布了禁令,雖然在此之前,據信「轉生」的觀念至少可推溯到古希臘畢達哥拉斯的時代,在西方已「非典」地流傳了約有千年上下;至於所謂「為資本主義服務」,恐怕不過是近代若干文化學者的個人發揮,既非定論,也不會是基督教傳播福音的「本質」),對否?在此請教。

*********************************************************
【原書p.1985
(洪)仁玕在〈資政新篇〉中,開列出一批和他『相善』的英國、美國和日耳曼的傳教士們,他認為這些人會幫助他建設太平天囯。當庚申十七年七月進軍上海前,他特地邀請英國傳教士艾約瑟前來蘇州商談,俾得到順利解決上海問題。可是,他所認為『相善』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傳教士,到這時候,卻都剝開畫皮露出侵略中國的猙獰面目來了。

【指疑】列強帝國主義的本質何在,大家都清楚得很,何須多作解釋,且當時來自列強的傳教士每為其本國所利用,有的甚至根本就是負有特殊任務,這幾乎等於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了。作者的說法,難道是認為太平天囯一出現,於是合該立即「萬邦來朝」、「百魔辟易」,甚至排排站地恭聆其號令了嗎?未免過於天真。

*********************************************************
【原書p.2435
「(周)立春見群眾行動了,就把他們領導起來,向青浦城裡去,衝進衙門,尋找余龍光。……大家將他倒拖到西門外,拎著耳朵問他……一個年青人跑上去,一口就把狗縣官的左耳朵咬掉了。大家一齊上前,又一頓拳腳,要把他粉身碎骨。正在毆打間,兵勇趕到,才救了他的狗命。」

【原書p.2488
周天爵……在兩淮地區有了十二年屠殺農民的罪惡歷史。以後他到處都以屠殺農民得到清朝主子的歡心。金田起義後,他又被派到廣西去對抗太平天囯。這是一條十分凶狠的惡狼。這條惡狼到了淮北來,知道洛行勢大,是惹不得的,特地派他的大兒子代表他來向洛行接洽『招撫』,要用軟的一手來收拾洛行。……不過,這條惡狼明裡不敢惹洛行,暗裡卻是要吃掉他的。」

【原書p.2454
「(潘)起亮是上海小刀會的一個著名領袖。他在上海失守後,得到人民掩護,達到天京,後來建立不少功勳,封至天將,最後獻出他的生命。起亮的光輝事蹟,徹底粉碎了後來帝國分子所說太平天囯拒絕上海小刀會加入的無恥讕言。」

【指疑】「狗官」、「狗命」、「凶狠的惡狼」、「暗裡吃掉」、「無恥讕言」……像這類層次不高的形容詞實在不適合出現在正式的史書。再者,作者在前段引文說的「年青人」乃是錯別字,正確的寫法是「年輕人」。

*********************************************************
【原書p.2450
「不錯,不管是外國資本主義侵略的時候也好,或者是帝國主義侵略的時候也好,他們狂妄地自矜自持的武器,從來不曾嚇倒過偉大的中國人民和亞、非、拉丁美洲的人民,一向就在偉大的中國人民和亞、非、拉丁美洲的人民的鐵拳之下破產。就讓侵略者這樣地敲起喪鐘,自己去哀悼吧!

【指疑】作者這段文字類似情緒性的自言自語,在正式的史書中絕不可取。

*********************************************************
【原書p.2419
「(劉)麗川是一個寬宏大量、和藹可親的人(筆者按:羅氏書中註明此乃引自洋人羅孝全《小刀會首領劉麗川訪問記》)在他兩只炯炯有光的眼睛來看,同時又是一個富於機智的、行動果決的人物」(筆者按:羅氏書中註明此乃引自洋人約翰.斯嘉茲《在華十二年》第廿章)

【原書p.2455
「關於太平天囯接納上海小刀會起義軍加入這一件歷史事實,在後來帝國主義分子的著作中……都一致否認,例如高龍倍勒說:『太平軍不肯承認他們,理由是他們不信奉天王所傳布的教義,他們不戒鴉片和煙草,而且還和滿洲人一樣地辮髮』。帝國主義分子所以要否認上海起義軍與太平天囯的關係,說什麼『他們與太平王毫無關係』,其目的就是要把上海起義軍誣衊為『一群可鄙的無賴漢』(見梅朋、弗萊台合著《上海法租界史》),以掩蓋法、英、美侵略者幫助清朝鎮壓上海小刀會的罪行。」

【指疑】作者描述劉麗川的文字(見前引文)與後面說的「(上海小刀會)一群可鄙的無賴漢」同樣都是原是援用外國人的說法,但是因為前者是稱讚,於是就以列在正文的方式予以背書,後者是批評,於是就說是「誣衊」,如此旗幟鮮明地設定立場,讓人閱而大嘆。

*********************************************************

想起唐朝劉知幾的史學理論中,有許多主張甚受世人重視,其中有兩點並常為後世史家提起:一為「史才三長」,一為「書法直筆」。前者是指史才、史學與史識,其中又以「史識」為要;後者是指「直書」、「實錄」(即(「書法不隱」是也),並且如尹達《中國史學發展史》(台北,天山出版社)所說,他「不但把直書同曲筆作為兩種對立的史學觀點和史學方法,而且把它們看成是兩種對立的道德品質」。劉氏這些觀點曾獲得後世的幾多肯定。以觀太平天囯的歷史研究,不少學習者雖說是囿於現時的種種因素而遭遇若干「局限」,但是即使暫時做不到精闢卓越的「史識」,至少努力做到「直書」、「實錄」,也就是忠誠地面對史實,則也算是身為史家的一個基本條件與要求吧?特別是面對今世「哲學干擾史學、政治影響歷史」之於太史研究的現象,筆者可否斗膽建議:為了超越意識型態的窠臼,至少讓它先進入「史料學」的境界,算是第一步,然後再去求其它更多的發揮,意思是說,研究太史的學者們,請依史料所傳遞的訊息,從而以負責的態度,一本學術良心地「就事論事」、「如實直書」,可乎?讓「上帝歸上帝,凱撒歸凱撒」,至於其餘那些無關乎「歷史」的各類污染(包括什麼反封建、反動派、階級鬥爭、農民戰爭……等那一套出軌又落伍的理論)也就可以免了吧!

最後筆者再次引用前列中國學者潘旭瀾《太平雜說》書中一語作為本文結束:

「歷史不是不可知的黑洞,不是魔術師的道具,更不是權力意志的玩偶。如果歷史的面目被隨便化妝,如果歷史人物的是非功罪、賢愚優劣被任意反說,那意味現實生活即將或已經出現了極度的無序,全社會都將為此而付出驚人的代價。」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