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疑案:觀雲主人王栽珊《斗數宣微》

斗數宣微

【原文p.17】「(書旨)此書之本旨,緣由「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十六字真言立意,復陳希夷先生所著《飛星紫微斗數》之法並宣其微,故曰《命理宣微》。……」

【原文p.28】「……佈六助星訣:辰上順正尋左輔,戌上逆正右弼當,辰上順時尋文曲,戌上逆時覓文昌。亥上子時順安劫,逆行便是地空亡,數至生月生時住,十二宮中仔細詳。」

【原文p.42】「問:天空地劫本屬二星,並無地空之名,或有用之者,究屬從何為是?
答曰:書有二種,法各不同。一本載地空地劫為凶煞之星,另有天空與旬空、截空同類,原註云地劫為劫殺星,地空為空亡星,二星入身命均不利,考之事實,頗有奇驗。一本載天空地劫,並無地空,即目下之流行本,疑是後人重刻,刪去地空,改為天空,有失本旨,仍當遵循舊制為是。

【指疑】上引所謂「亥上子時順安劫,逆行便是地空亡」,指的是安書中所說的「地劫」、「地空」二星的方法。且觀引文作者在「書旨」中所說(即上引p.17),可知他著述的根據是「陳希夷先生所著《飛星紫微斗數》」,然而筆者手中的《飛星紫微斗數》(台北文源書局出版)版本中之「劫空」全部都是作「地劫」、「天空」的,其原文是:
安地劫天空訣:亥上起子順安劫,逆去便是天空鄉」,
後者基本上與同樣署名為陳希夷(中國五代時代)所作的《紫微斗數全書》說的:
天空地劫訣:亥上起子順安劫,逆回便是天空鄉
相同,與作者所引者則不同。大概筆者手中的,應該就是引文作者說的「目下之流行本」吧!

談到紫微斗數中的劫空二星,其中「地空」與「天空」其實是同一顆星,名稱卻因為版本不同而不一致;坊間之書,於「地空」與「天空」之間亦分歧互見。此事在前引書中亦嘗具體提到,並說「目下之流行本,疑是後人重刻,刪去地空,改為天空,有失本旨,仍當遵循舊制為是。」(即上引p.42

於此,筆者認為有幾個疑點有待討論(以下為敘述方便,依其版本之異,紫微斗數使用「地空」者,筆者權稱為「地空版」;使用「天空」者,筆者權稱為「天空版」):

1〉前引書(《斗數宣微》)既為「地空版」,它在p.88又提到:
天空坐命會昌曲,書云︰『命坐天空定出家,文星相會實堪誇,若還文曲臨身命,受蔭清閑福可嘉。』
詩中的「天空」顯然有別於書中的「地空」,而且它既非「地空版」的「地空」,也非「天空版」的「天空」,乃是另一顆獨立的星,不過與此詩類似文字在「天空版」的《紫微斗數全書》中也出現,但是所指的就是「天空版」的「天空」(相當於「地空版」的「地空」),原文是:
歌曰命坐天空定出家,文昌天相實堪誇,若逢四殺同身命,受蔭承恩福可佳。

兩相對照,讓人感覺這兩者難道真是存在一個經過修改的過程嗎?存疑之,而且是誰修改誰,亦難以確定。


2〉引文作者說「仍當遵循舊制為是」,但是所謂「舊制」是指什麼呢?觀其文意,顯然他認為相較於「天空版」,當以「地空版」才是舊制。問題是使用「地空版」者雖然可以明白地說自己用的是清朝同治年間刊行的版本(並且聲稱是目前最早的版本),但是卻無法具體指出「天空版」出版的時間,因此誰新誰舊,實則無法確定(特別是其中有補輯者、有添閱者……等,其時代背景每每語焉不詳)。因此,前引文說的「舊制」為何,原是待考之事。

(註:退一步說,即使日後證實「地空版」早於「天空版」(雖然筆者目前尚難認同),但是此事在某個意義上就好像《三國演義》,你可以說嘉靖本《三國志通俗演義》在刊行的時間上是於今可以找到的最早的《三國演義》版本,但是你無法保證它的內容所保存者一定全都是早於《三國志傳》即使後者的刊行時間於今可見者皆晚於嘉靖本《三國志通俗演義》,但是它的價值並不能抹煞。)

3〉前引文作者說「另有天空與旬空、截空同類」,不過「截空」的全稱是「截路空亡」,「旬空」的全稱是「旬中空亡」,至於「天空」則沒有其它名稱,顯得它是掛單獨立的,這就顯得說「天空與旬空、截空同類」是否有點勉強,何況它們在性質上就算是「同類」好了,但是級別則不同。原來在「天空版」中,「旬空」、「截空」是丙級星,「天空」則與「地劫」同是乙級星,所以「天空」與「旬空」、「截空」是有差別的,可以說,斗數中雖有例如「竹羅三限」(限遇「七殺」、「破軍」、「貪狼」)、「流年三煞」(「劫煞」、「災煞」、「歲煞」)及「飛天三煞」(「奏書」、「飛廉」、「將軍」)……等,但是並沒有「三空」-「旬空」、「截空、「天空」(包括「地空版」也沒有這樣的說法),這表示這三空並不能算是同一組人馬,故說它們是「同類」似乎失於籠統?

至於「地空版」的「天空」的地位又是如何,且看採用「地空版」的了無居士《原版「斗數宣微」現代評註》上冊p.4445說:

「目前台灣流行的「十八飛星策天紫微斗數全集」是清朝同治年間的版本,可說是我們所能找到的最古老的古籍,該書卷三安星篇中,雖不見空劫星的安法,在其他的章節裡仍書「地空」。譬如卷四「星垣論」論空劫兩星,用的就是「地空」。
安星篇也記載「駕前一位是天空」的「天空」,此星來歷甚怪。「駕前」是生年,例如酉年生人,「天空」就在戌,做何用途,確實不知。為了避免混淆,六煞星的空星最好寫成「地空」。「駕前一位是天空」的天空,依我們看只是多餘的星,安不安都無所謂。」

言中說「天空」是「來歷甚怪」,是「多餘的」,根本「無所謂」,實在很尷尬,凡此顯得它(「地空版」中的「天空」)的種種情況實有待更多研究。

4〉如果說在「地空版」中的「天空」是「與旬空、截空同類」的,而「旬空」、「截空」又只是丙級星,則前列「地空版」說的「天空坐命會昌曲,書云︰『命坐天空定出家,文星相會實堪誇,若還文曲臨身命,受蔭清閑福可嘉』便有些問題,因為「文昌」、「文曲」都是甲級星,那麼如何說是以級別較差的「天空坐命」為主星然後再來觀察它與級別較高的「文昌」、「文曲」之加會,而且影響不小,這與紫微斗數古書的行文習慣似乎未盡相符。

5〉前面提到「地空版」說:
天空坐命會昌曲,書云︰『命坐天空定出家,文星相會實堪誇,若還文曲臨身命,受蔭清閑福可嘉。』
「天空版」則說:
歌曰命坐天空定出家,文昌天相實堪誇,若逢四殺同身命,受蔭承恩福可佳。

兩相對照,在文字上似乎要以「地空版」較容易解釋,因為它但言加會文星(「文昌」、「文曲」)而已,「天空版」則還要加會「文昌」與「天相」,並且外加「四殺」(羊陀火鈴)在身命後還可以「
受蔭承恩福可佳」,顯得複雜許多,故如果依作者所說,「地空版」是舊制,只不知「天空版」之為新版何以文字上反而不如舊版的「地空版」清楚呢?再說命逢「天空版」的「天空」及「地空版」的「天空」都一定會出家嗎?要知道,「天空版」的「天空」及「地空版」的「天空」地位可是不一樣的,而以級別來說,肯定是「天空版」的「天空」之影響力要大於「地空版」的「天空」。這一切,則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以上疑點,在此請教(凡此種種,在未獲解決之前,筆者依手邊之書所示,目前採用的紫微斗數是「天空版」)。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