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馬渭源《大明帝國從南京到北京:魔鬼的天才皇帝朱棣》

大明帝國從南京到北京

本書在高達673頁的篇幅裡,可謂全面性地鋪陳了一個觀點,就是明成祖朱棣一直懷著所謂「戀母-殺父-仿父-超父」情結,並且左右了他一生的行事,此可由潘群(?此名由所蓋印章辨識)執筆的「序」中可見一般(見本書p.23):

……馬渭源教授新作的最大優點和成功之處就在於:以厚實的文史功底為前提,在充分掌握史料……基礎上,運用現代精神分析學理對明成祖一朝的史實展開詳實的分析與討論,追根究底地尋找「魔鬼般的天才皇帝朱棣」人格心理的癥結所在,……
馬教授運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論,論述了「不潔」美女生母的突然消失和「太祖恆欲廢棄」使得朱棣的第一戀母情結出了「大問題」,……「傷父」情結強化了朱棣的多疑心理,……
與早年時代形成多疑性格特徵的同時,由於「父皇」過於強大,「殺父」意念被抑制或言被異化-朱棣後來長期潛伏,等到「父皇」一躺下,他就率兵「靖難」,趕走「父皇」欽定的接班人侄兒朱允炆,對「父皇」遺命來個全盤否定;「傷父」意識不斷地被強化,
……他的每一招每一式似乎都讓人嘆為觀止,表現出天才皇帝的恢宏雄才與非凡能耐,原先的「戀母-傷父或殺父」情結已逐漸地演繹成了「戀母-超父」意識。
「戀母-仿父」或「殺父-超父」這些心理學術語在馬教授的筆下化成一個個精彩的歷史故事,讀來讓人倍感親切,想來意味深長,歷史學通俗化(決不是戲說化和庸俗化)本身不易,再與一般人看來高深莫測的心理學巧妙地結合起來,將原本永樂帝的那些不著邊際或言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形象政績工程」與舉國大事都一一有機地連貫在一起,成為全書的靈魂,由此可見馬教授不僅學術功力匪淺,造詣頗深,而且思想新穎,視角獨特。

筆者不明白的是朱棣年幼時喪母,於是這樣就是叫有(弗洛伊德所定義的)「戀母情結」嗎?朱棣起兵發動靖難之役,於是這樣就叫「弒父情結」嗎?在作者筆下,連朱棣遷都北京都被說是「弒父-超父」的心理在作祟(還明白說是要與其亡父朱元璋「對著幹」-此乃馬書原文的用語,見p.546549),卻不知可有具體的證據呢?想用新的研究取向去做嘗試是可取的,但是像這樣徒有狀似「科學」樣貌的理論,卻沒有真正「科學」意義的實證(一個根本問題是:所謂「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論」只是弗洛伊德其人的觀點,原本就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科學,而且爭議不少),讓人看來看去只覺得一干論述不外是其個人主觀的推論(甚至是附會)而已,在說服力上畢竟是不足的。

於是雖然潘序說「「戀母-仿父」或「殺父-超父」這些心理學術語在馬教授的筆下化成一個個精彩的歷史故事,讀來讓人倍感親切」,筆者個人則認為不但不「親切」,反而是讓人越看越糊塗;潘序說「馬教授運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論」是本書「最大優點和成功之處」,筆者個人則認為若能將全書中所有所謂「現代精神分析學理」的文字通通剔除,或許本書會更「精彩」,畢竟縱觀全書,可知作者不是沒有「厚實的文史功底」、「充分掌握史料」,對其口中的「魔鬼的天才皇帝朱棣」之敘述也相當全面,然而為了讓作者之於史學上的學養、修為與考證「功力」得到更高也更符實的評價,筆者在此是否可以斗膽建議那位據說是在朱棣的生活中無所不在的「神人」弗洛伊德先生於茲也實在是可以歇歇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