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雲雷《神經西遊成功學》(b

1413780691-4142324746

【原文p.240241】「……青牛精是太上老君派來對付取經團的我們知道,太上老君雖然是個得道多年的老神仙,但氣量一直不太大。孫悟空大鬧天宮時,太上老君想露一手,想把孫悟空關在煉丹爐裡化成灰。結果,孫悟空不僅沒有化成灰,還練就了火眼金睛,二次大鬧天宮打得天庭眾神仙沒有還手之力,最後還是如來佛出手把孫悟空壓在五指山下。論資歷,太上老君比如來老得多。在大鬧天宮這場鬧劇中,新生的佛派領袖竟然占了老資格的道派祖師爺的上風。玉帝為了表示感謝還專門設宴招待如來,這在太上老君看來自然是滅了道教的威風。為了挽回面子,當如來和觀音策劃佛教東進時,太上老君只要有機會,就要派一些身邊人來為難取經團,先是拿出了幾件法寶,讓金銀二童子變成金角大王、銀角大王去為難孫悟空,沒想到這兩個傢伙讓孫悟空結果了性命,還是太上老君出手才得以起死回生。後來,太上老君又派出了獨角兕,這傢伙拿的是太上老君的第一法寶金剛琢。獨角兕把孫悟空請的各路神仙打敗後,孫悟空到西天請求如來援手,如來明明知道獨角兕的來歷,卻偏偏不告訴孫悟空,只是派了十八羅漢帶著十八粒金丹砂去。十八羅漢當然制服不了獨角兕,最後還是太上老君出手用芭蕉扇輕輕一扇,才收服了獨角兕。……

【指疑】前引文作者能試圖在《西遊記》裡那表面看來很明快、風趣、活潑的故事中做深度的分析是很值得讓人肯定的,但是所引述的故事的情節卻不能偏離原著,否則就失去了意義。

即如前引文所說「當如來和觀音策劃佛教東進時,太上老君只要有機會,就要派一些身邊人來為難取經團,先是拿出了幾件法寶,讓金銀二童子變成金角大王、銀角大王去為難孫悟空」及青牛精是太上老君派來對付取經團的二事就不是原文原貌,因為根據《西遊記》3552回的故事所示,「青牛精」是乘著太上老君門下看牛欄的童子因為誤食丹藥睡著而乘機逃走的(行前並偷走了太上老君的法寶「金剛琢」),並非太上老君蓄意派遣去為難取經團(註1);至於金銀二童子之為金角、銀角大王的情況更讓人意外-原來他們根本是佛教的菩薩向太上老君借調來試煉唐三藏師徒前往西天取經的真心的,其所使的寶貝則是偷來用的(註2

且以此對照前引文之說,不但純屬作者自己編造,而且還直指「太上老君雖然是個得道多年的老神仙,但氣量一直不太大」,這未免冤枉了好人又過於「陰謀論」,讓人無法認同(既然說是要分析小說的內涵,使用的卻是自己虛構的情節,那麼試問這樣的論述的價值又是在哪裡)

【註1】請看《西遊記》52回,相關原文是:
行者入裡,眼不轉睛,東張西看。走過幾層廊宇,忽見那牛欄邊一個童兒盹睡,青牛不在欄中。行者道:「老官,走了牛也!走了牛也!」老君大驚道:「這孽畜幾時走了?」正嚷間,那童兒方醒,跪於當面道:「爺爺,弟子睡著,不知是幾時走的。」老君罵道:「你這廝如何盹睡?」童兒叩頭道:「弟子在丹房裡拾得一粒丹,當時吃了,就在此睡著。」老君道:「想是前日煉的『七返火丹』,掉了一粒,被這廝拾吃了。那丹吃一粒,該睡七日哩,那孽畜因你睡著,無人看管,遂乘機走下界去,今亦是七日矣。」即查可曾偷甚寶貝。行者道:「無甚寶貝,只見他有一個圈子,甚是厲害。」

老君急查看時,諸般俱在,止不見了「金剛琢」。老君道:「是這孽畜偷了我『金剛琢』去了!」行者道:「原來是這件寶貝!當時打著老孫的是他!如今在下界張狂,不知套了我等多少物件!老君道:「這孽畜在甚地方?」行者道:「現住在金〔山兜〕山金〔山兜〕洞。他捉了我唐僧進去,搶了我金箍棒。請天兵相助,又搶了太子的神兵。及請火德星君,又搶了他的火具。惟水伯雖不能渰死他,倒還不曾搶他物件。至請如來著羅漢下砂,又將金丹砂搶去。似你這老官,縱放怪物,搶奪傷人,該當何罪?」老君道:「我那金剛琢,乃是我過函關化胡之器,自幼煉成之寶。憑你甚麼兵器、水火,俱莫能近他。-若偷去我的『芭蕉扇兒』,連我也不能奈他何矣。」

大聖才歡歡喜喜,隨著老君。老君執了芭蕉扇,駕著祥雲同行,出了仙宮。南天門外,低下雲頭,徑至金〔山兜〕山界。見了十八尊羅漢、雷公、水伯、火德、李天王父子,備言前事一遍。老君道:「孫悟空還去誘他出來,我好收他。」

這行者跳下峰頭,又高聲罵道:「腯潑孽畜!趁早出來受死!」那小妖又去報知,老魔道:「這賊猴又不知請誰來也。」急綽槍舉寶,迎出門來。行者罵道:「你這潑魔,今番坐定是死了!不要走!吃吾一掌!」急縱身跳個滿懷,劈臉打了一個耳括子,回頭就跑。那魔掄槍就趕,只聽得高峰上叫道:「那牛兒還不歸家,更待何日?」那魔抬頭,看見是太上老君,就諕得心驚膽戰道:「這賊猴真個是個地裡鬼!卻怎麼就訪得我的主公來也?」

老君念個咒語,將扇子搧了一下,那怪將圈子丟來,被老君一把接住;又一搧,那怪物力軟觔麻,現了本相,原來是一隻青牛。老君將「金鋼琢」吹口仙氣,穿了那怪的鼻子,解下勒袍帶,繫於琢上,牽在手中。至今留下個拴牛鼻的拘兒,又名「賓郎」,職此之謂。老君辭了眾神,跨上青牛背上,駕彩雲,逕歸兜率院;縛妖怪,高升離恨天。
……

【註2】請看《西遊記》35回,相關原文是:

「當時通掃淨諸邪,回到洞裡,與三藏報喜道:「山已淨,妖已無矣,請師父上馬走路。」三藏喜不自勝。師徒們吃了早齋,收拾了行李、馬匹,奔西找路。正行處,猛見路旁閃出一個瞽者,走上前,扯住三藏馬道:「和尚那裡去?還我寶貝來!」八戒大驚道:「罷了!這是老妖來討寶貝了!」

行者仔細觀看,原來是太上李老君,慌得近前施禮道:「老官兒,那裡去?」那老祖急昇玉局寶座,九霄空裡佇立,叫:「孫行者,還我寶貝。」大聖起到空中道:「什麽寶貝?」老君道:「葫蘆是我盛丹的,淨瓶是我盛水的,寶劍是我煉魔的,扇子是我搧火的,繩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帶。那兩個怪:一個是我看金爐的童子,一個是我看銀爐的童子。只因他偷了我的寶貝,走下界來,正無覓處,卻是你今拿住,得了功績。」大聖道:「你這老官兒,著實無禮,縱放家屬爲邪,該問個鈐束不嚴的罪名。」老君道:「不干我事,不可錯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薩問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師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大聖聞言,心中作念道:「這菩薩也老大憊懶!當時解脫老孫,教保唐僧西去取經。我說路途艱澀難行,他曾許我到急難處,親來相救;如今反使精邪掯害,語言不的,該他一世無夫!若不是老官兒親來,我決不與他。既是你這等說,拿去罷。」那老君收得五件寶貝,揭開葫蘆與淨瓶蓋口,倒出兩股仙氣,用手一指,仍化爲金、銀二童子,相隨左右。只見那霞光萬道。咦!縹渺同歸兜率院,逍遙直上大羅天。畢竟不知此後又有甚事,孫大聖怎生保護唐僧,幾時得到西天,且聽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