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古木《戰國第一王者-德川家康》

德川家康 古木

本書的筆調近似於日本人寫的歷史小說,筆者由此猜測作者可能是參考了一些這類的著作而寫成本書(註:事實上由同位作者所寫的
《豐臣秀吉》、《武田信長》、《伊達政宗》、《織田信長》等的情況與本書相似,也都維持著相同的風格),因此它基本上也是屬於「小說」的類型。以下是就本書中的一些問題提出來討論:

*************************************************************
【原文p.1516】「石田三成……近江國出身,十歲就追隨(豐臣)秀吉,立下無數功勞,在秀吉政權下位居五奉行之一。一六○○年欲謀取天下,遂趁家康出兵會津時,攻擊留守伏見城的鳥居元忠,引爆關原會戰,結果率領西軍的石田敗給了東軍的德川家,被斬首於京都。」

【指疑】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對抗,究竟是為了保衛豐臣政權,還是為了一己之私(即前引文作者所說「欲謀取天下」),至今都存在著異見(註1)。筆者個人相信他是為豐臣秀吉、秀賴父子的天下而戰,畢竟他自少年時期就追隨秀吉並受到重用,且直至秀吉死時都位居高位(高居「五奉行」之一),何況他的敵對者是德川家康,而後者是江戶幕府的開創者,其本人及子孫長期掌控著史書及輿論的方向,因此據載在明治時代之前,石田三成始終被描述為奸臣、惡人,造成真相有可能被掩蓋了(註2)。

再者,作者說「引爆關原會戰」的是石田三成「遂趁家康出兵會津時,攻擊留守伏見城的鳥居元忠」,就不知他為何不說「引爆關原會戰」的是「家康出兵會津」呢?恐怕有點預設立場之嫌吧~

【註1】例如日本bestsellers出版社的《歷史人》月刊之20169月即推出「石田三成特集」

歷史人 9月號2016

對此事有多方討論。

【註2】請參見【日】茂呂美耶《戰國日本 II︰敗者的美學》遠流出版)

敗者的美學 茂呂美耶

,書中稱石田三成為「誓死不二的悲劇智將」(見p.3),並說:
石田三成在這世上雖只活了四十一年,卻在滾滾歷史濁流中留下一道清流。」(見p.223

筆者個人認為這樣的記述也算是還給了石田三成一個歷史公道。

*************************************************************
【原文p.111】「天正七年(一五七九年)九月十五日,信康在家康派出執行死刑的使者服部半藏的面前切了腹,他將自己的肚子切成了一個美麗耐看的十字形。但再美麗的圖案,在家康的內心深處,都是永遠抹不去的痛。

【指疑】作者說「信康在家康派出執行死刑的使者服部半藏的面前切了腹」,這話基本上是沒有錯的(實際上服部半藏原本應該負責為松平信康介錯,只是臨事時服部半藏因為悲哀與惶恐,以至於無法動刀,因此這個任務乃由另位遠州武士代為執行),不過前引文所謂把肚子切成了一個美麗耐看的十字形(乃至於再美麗的圖案」云云)者,乃是一個莫名其妙、再可笑不過的怪句。

*************************************************************
【原文p.157】「家康為人溫和仁厚,善於體恤部下是聞名遐邇的,其愛子信康的身死,在很大程度上應歸咎於重臣酒井忠次在織田信長的面前進了讒言。深明其中緣由的家康,除了哀痛於信康命運不幸之外,並沒有特別記恨酒井忠次,仍然對其委以重用。」

【指疑】根據世論通說,德川家康的首席重臣酒井忠次在織田信長的面前只是沒有為他的「少主」松平信康之所謂「罪狀」充分辯解而已(註),並非如前引文所說「在織田信長的面前進了讒言」(否則我們可以合理推測,他日後不可能繼續在德川家擔任重臣)。

【註】請參考【日】茂呂美耶《戰國日本》遠流出版)

戰國日本 茂呂美耶

p.208,為一則代表意見。

*************************************************************
【原文p.158159】「謹小慎微、最講信義的德川家康,在盟友織田信長離世後不到五個月的時間內,便輕易地奪取了甲州和信州……
有一天,老臣酒井忠次突然對德川家康說:「主公能夠順利地取得甲州和信州的土地,固然是可喜可賀的大好事,但如果因此激發北條氏對我們的仇視,勢必會給我們帶來不利影響,主公可不能不加以提防啊!
家康在表面上頻頻地點頭稱是,並對酒井忠次的進言大加讚賞,實際上卻在心裡暗笑酒井的自作聰明,因為家康不僅早就預見到了自己行為的後果,還早早向北條氏派遣了大批的間諜,掌握著北條氏的一舉一動。」

【指疑】筆者前面說本書應該是「參照」了日本的歷史小說,且就前引文而言,請看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著,林懷卿譯《德川家康》(武陵出版)

德川家康 司馬遼太郎

有以下文字:
且說家康於酒井忠次歸來的第二天,率軍返回濱松城,並且約束自己脫離那些是是非非。他推測中央的情勢會因而更加動盪不安,但是,那是織田家的繼承問題,與既非織田部屬,亦非其族人的家康,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家康此種知命、安命的態度與保守的措施,正好奠定了他日後掌握天下、建立幕府的堅固基礎。
他自動與中央斷絕來往,從此埋首於治理國內,鞏固自己的勢力,以防其他諸侯的侵略。
家康不像羽柴秀吉喜好玩弄政治手腕,他的思想是保守的、篤實的,從不作好高騖遠的幻想,這一點正是他超人一等的特質。
家康雖有與天下諸侯一決雌雄的實力,但他自願放棄了。而他也非全無欲望,在他心中,萌起了一個小小的野心:
(趁機將甲州、信州二地據為己有。)
從鳴海回國的途中,酒井忠次也曾自作聰明地暗示家康:「有一事甚為奇怪,竟然有兩個地區的土地被棄置於一旁,而任何人都似乎不屑一顧。」

家康心中暗地發笑:
(他自以為很聰明呢……)
而若無其事地,甚至不向酒井忠次詢問該二地之名。
其實,家康早就開始覬覦甲、信二州,並且已開始著手計劃了。此二地區原為織田信長所宰制,如今信長突然遭難,遂如遺於路旁的兩塊肥肉,誰先撿到手,誰就佔了莫大的便宜。」(見p.160161


兩相對照,可知在司馬遼太郎和古木的著作中都可見到德川家康的家臣酒井忠次被他「暗笑」了,不同的是前者說德川家康笑的是關於搶奪遠州、信州兩地之事,後者則說德川家康笑的是關於提防北條家採取敵對行動之事,雖然對象事件不同,但是兩者時間相近,且理由相同(即德川家康認為酒井忠次是自作聰明),可見兩者行文的方式與風格何其相似(至於是否有模仿的問題,在此不擬多加猜測,相信本書作者最清楚)!就不知道德川家康如果真的「暗笑」了酒井忠次,那麼他人又如何得知呢?這一切,反正都只是小說而已~

*************************************************************
【原文p.210】「(羽柴秀吉與德川家康的小牧、長久手之戰)雙方兵力基本相當的形勢被打破之後,池田軍開始亂成一團。在此混亂的局面下,一身白衣的森武藏守顯得格外搶眼,德川軍的火槍隊長永野太郎作發現了有鬼武藏之稱的森武藏守,一槍便打中了他的太陽穴。可憐這位武功卓越的猛將,就此丟掉了老命。」

【指疑】根據前面提到的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德川家康》一書中所說,打死鬼武藏的人可能是德川軍的火槍隊隊長永野太郎作之手下杉山孫元,或者說是井伊直政的部下柏原與兵衛~由於是在戰亂之中,所以無法確定何者為是(註:以上見司馬之書p.272)。惟無論如何,此二說與前引文所指稱皆不相同,且列為疑案。

*************************************************************
【原文p.258】「(大坂夏之陣)大戰之後,僥倖不死的千姬在阪崎出羽守的陪伴下,透過本多正信,向(德川)家康祈求(豐臣)秀賴和澱(淀)君的性命。
自從(德川)秀忠不聽勸阻參陣以來,家康已經習慣於讓兒子做主,自己則置身事外,充當旁觀者和評論家的角色。家康認為這樣的事情,最好還是交給將軍秀忠處理的好。
結果,不知是否由秀忠授意,秀賴母子在躲藏的米倉裡,遭到了本多正純、阿部正次和安藤重信的射殺。……」

【指疑】根據世論通說,淀君和豐臣秀賴在大坂城之「夏之陣」中的結局是軍事失利後,兩人躲藏在米倉裡,而被德川家康所部射擊後自殺身死,至於前引文作者所說「遭到了本多正純、阿部正次和安藤重信的射殺」,此論恐怕缺乏具體實據。

*************************************************************
【原文p.241】「前田利家堪稱日本武士的典範,重信重義而又頭腦清醒。利家的前半生默默效命於織田氏,後半生卻是屬於豐臣秀吉的,在秀吉離世之後,他在家康的鼎力幫助下,維持了國內相對的穩定局勢,但這已經成了利家最後的絕唱,在秀吉死後第三年(一六○○年)的閏三月三日,他也步秀吉之後塵,踏上了前往西方極樂世界的旅程。

【指疑】查日本戰國武將前田利家其實是卒於公元1599年(日本紀元為慶長四年),前引文作者說的「一六○○年」是錯誤的(且豐臣秀吉死於公元1598年,因此所說的「公元1600年」也不是作者說的「秀吉死後第三年」)。

*************************************************************

……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