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瓊玲《野叟曝言研究》(a

野叟曝言研究

【原文p.115】「……自范縝以迄宋儒,衛道之士已提供夏敬渠足量的反佛理據。至於野叟曝言中雷徹風行的滅佛大舉,則是受「三武滅佛」的啟導。第二回,文素臣言:
「歷考從前,固嘗一滅於魏,再滅於宇文,三滅於後周武帝,盡毀佛寺,世宗毀像鑄錢,魏主則誅殺沙門,至無一存者。」
按:歷史上所稱的「三武之禍」,係指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及唐武宗的大舉滅佛。後周世宗並未禁佛,毀佛像鑄錢的乃是唐武宗,夏氏筆誤。

【指疑】作者引《野叟曝言》世宗毀像鑄錢之說,認為是原著者夏敬渠(清人)所言有誤,然而查北宋歐陽修《新五代史.周本紀》,可見到他評論周世宗時提到:
「……其為人明達英果,論議偉然。即位之明年,廢天下佛寺三千三百三十六。是時中國乏錢,乃詔悉毀天下銅佛像以鑄錢,嘗曰:「吾聞佛說以身世為妄,而以利人為急,使其真身尚在,苟利於世,猶欲割截,況此銅像,豈其所惜哉?」由是群臣皆不敢言。……

由此可知夏敬渠並沒有說錯,倒是王書一時不察,遺漏了這段史實,何況眾所周知,事實上佛教在中國歷史中較大的「法難」並不只是王書所說三武之禍,而是「三武一宗」,其中之「一宗」即指後周世宗,其相關經過可并見於《舊五代史》、《新五代史》等,有興趣者請稍加查之即可明瞭。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