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美】勞倫斯.卜洛克著,唐嘉慧譯《行過死蔭之地》

走過死蔭之地 A Walk Among the Tombstones



*********************************************************
/*
本文可能描寫了「馬修.史卡德」全系列中的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在美國犯罪小說家勞倫斯.卜洛克所寫的「馬修.史卡德」系列(包括17本中長篇加1本短篇小說集,共18冊)裡,筆者將本書列入其中最冷血凶殘的前三名之中~只不過是說,即使如此,在閱讀《死亡的渴望》《繁花將盡》之前,個人還不認為原作者是一位嗜血的作家,因為他之前多半只是描述案情(雖然這些案情其實也都是很暴力與血腥的),但是並未以進行式的方式寫出犯案的「過程」,然而過後,我的感覺就不大一樣了。

本書情節扣人心弦,戲劇張力強,從頭到尾絕無冷場,讓讀者如我雖然在閱讀的過程中如坐針氈,卻又感覺若不能一口氣看到最後,實在無法釋卷。

其中特別是到了書末,本來談好的「一手交錢、一手交人」的計劃,突然來個擔心俄國人尤里的保鑣搶錢逃跑,又來個擔心墓園的門沒開,平空製造出許多可能橫生的枝節,可謂吊足了讀者的胃口(同時也顯出原作者的心思細密,顧及讀者許多想得到或想不到的環節);接著發生的那段與變態凶手的對話及交易過程,簡直讓人是摒氣凝神地讀完的,讓人深深地感受到原作者寫小說的才華驚人。最後,凶手又被使用駭人聽聞的手法解決掉(當然,這對「中國人」來說倒是不陌生,因為那一套和曾在中國~特別是西漢時代的「人彘」和明清時代大量使用的「極刑」差別幾稀),也算讓為書中的暴虐氛圍積鬱已久的讀者出了一口惡氣吧,這在西方小說裡似乎相當少見,讓人讀後久久難忘。

以下是就書中的一個問題與讀者討論。

*********************************************************************
【原文p.376
……
「我說:「打錯電話的。」」
「嗯,我不知道是打錯的人衰,還是接電話的人衰,這樣去吵人家,覺得自己其他媽的是個混球。」
「你太太被綁架的那天你接到兩個打錯的電話。」
「對啊,就像是惡兆,只不過接到的時候並不特別覺得惡,只覺得討厭。」
「今天早上尤里也接到兩通打錯的電話。」」
……

【指疑】以上這段對話演變下去,直接造就了破案逮人的結果,相當關鍵,問題是文中提到苦主基南在其妻被綁架之日曾經「接到兩通打錯的電話」之事,不知書中可有這段情節呢?因為遍尋不著,在此請教讀過本書的朋友。

*********************************************************************

……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