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東野圭吾著,劉子倩譯《嫌疑犯X的獻身》

嫌疑犯X的獻身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剛讀至本書末了而明白一切真相的那一剎那,或許會令人大吃一驚,而且收場處更是令人有泫然欲泣之感,不過經過深思後,卻又感覺它其實是一部不必讓人太認真看待的作品,至於它為何又能獲獎多項,又實在令人費解。以下是個人的幾點感想:

A﹞本書被日本人列為「本格推理小說」(註:這是就本書所獲得的「本格推理大獎」、「週刊文春推理小說 Best 10」、「本格推理小說Best 10」、「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等獎項名稱而推論的),實際上它留給讀者想像、推理的空間並不大,而只是在案情揭曉時讓人出乎意料而已,因此或許歸類為「犯罪小說」會比較適合吧!

B﹞在死屍上作文章的故事,於歐美的偵探小說裡是很常見的(在此僅舉英國的「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斯蒂為一例,她筆下做這種處理的情節還真不少)。筆者主觀猜測本書作者應該是在歐美小說中得到了一些靈感吧?

C﹞本書中的破案主角湯川學為本案做了很多努力,更做了一些實驗而戳破了犯案者布置的若干障眼法,不過他主要的突破點應該是在「石神喜歡靖子」和打聽到一個遊民在案發當天(其實是「主案」發生的隔天)失蹤二事上予以連結,從而使真相大白。筆者個人覺得這樣的破解過程會不會太快了一點,特別是富樫和「技師」不但都已死亡,而且前者的屍體已被處理掉且迄未被發現,後者則面貌、指紋全毀,那麼湯川學又是如何拼湊出整個故事,而很快地知道石神是殺了另一個人,並且在這兩人中做了「李代桃僵」式的設計(話說回來,這樣迅速解密釋疑的情況在其它偵探推理小說裡也是屢見不鮮的,若套句前面提到的阿嘉莎.克莉斯蒂筆下人物白羅之語,大概這就是所謂偵探頭腦中的「灰細胞」所發揮的作用吧)?

D﹞本書的犯案者石神,他原本面對的問題只是如何湮滅屍體(並且將之與靖子母女完全切割,以保護她們)而已,但是朋友你看看他做了什麼?他如果存心要頂罪,為何不直接報警自首就好(反正富樫死亡的經過除了他和那對母女以外既無人目睹、也無人知曉)?而直接報警自首的結果和他最後遭遇的下場又有何不同-除了他自己下手多殺了一條無辜的人命,並且還由「臨時起意」變成「預謀殺人」,試問這樣有何意義?

E﹞石神殺死遊民後,為什麼他相信只要將其屍體的面貌與指紋破壞、並加上他所布置一堆障眼法(包括偷了一部新購的腳踏車並刻意留下指紋)後,警方就會相信死者即是富樫?畢竟日後經過DNA鑑定、比對後要發現死者身份並不困難(至少會知道不是富樫),於是富樫的失蹤一樣會繼續被追查,那麼靖子母女屆時不也還是一樣未能脫離嫌疑?

F﹞本案的犯案邏輯是:靖子和美里殺了富樫,但是基於所謂「有時候(屍體)不要藏反而比較好」(見p.46)、「不管屍體怎麼處置,都得有死者身分曝光的準備」(見p.51)之理由,於是為了保護靖子母女,石神另外再殺一人並提供其屍體故意讓人去發現(該死者本身是沒有親友的遊民,在當地也幾乎無人認識;石神並將其屍體的面貌、指紋等完全破壞,以掩藏其真實身份,並且在屍體旁邊留下一部上有富樫指紋的腳踏車),而一旦警方追查越來越深入時,就由石神去自首頂罪,並且聲稱所殺的就是富樫,從而切斷殺人案與靖子母女的關係。

問題是一直到本故事結束時,富樫的屍體始終沒被找到(當警方前往石神的公寓搜索時,也沒看到曾經有人被分屍的痕跡),但是卻是新的受害者「技師」的屍體讓石神因殺人罪而被收押。這就是說,這一連串的計謀恐怕是不必要的,因為一來如前所說,石神何不把富樫的屍體交給警方並由自己頂罪就好,這樣豈不最簡單,二來石神所擔心的「屍體無法處理」的問題根本不存在,因為他是有能力處理屍體的(據書中所說,屍體是在浴室中被他分割成六塊後分三個晚上、三個地方丟進河裡~見p.349),否則最先被殺的富樫的屍體何以從頭到尾都沒有被發現?至於新的屍體之被人發現,竟然還是富樫刻意的安排,這一切實在是很不合情理。

當然書中也說了,屍塊就算日後被發現,也永遠查不到是富樫,因為根據警方的紀錄,富樫已經死了,而同一個人不會死兩次。就此,朋友我再請問你:查無名屍體的身份難道是只能用面貌與指紋為依據嗎?石神真的是太聰明了,以至於讓人覺得他真的是太愚蠢~或者,還是根本是作者把讀者都看得很無知呢?另一個角度是,我們是不是可以說,這不是一個謀殺的故事,也不是一個愛情的故事,而根本是一個自殺者的故事呢?畢竟根據小說中所說,當事者先前在遇見靖子母女之前就曾企圖自殺過一次,因此說不定他如今只是找到一個為了救人的好理由而再試一次自我毀滅吧,因此筆者將本書的定位是「一個具有自殺性格的寂寞老師之異想天開所製造出來的一齣悲劇兼鬧劇」,如此而已。

G﹞本書的中文譯筆相當順暢而自然。本來從日文翻成流利的中文,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容易,然而筆者認為譯者在本書裡的表現是十分成功的。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