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健鍬《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以現代醫學思維,在歷史轉角處探祕》

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原文p.58】「就這樣,四十七歲的司馬師在原本年富力強的年齡,戀戀不捨地撒手人寰,遺命讓弟弟司馬昭接替總督曹魏的軍國大事。數年後,司馬昭之子司馬炎成了西晉的開國皇帝……。」

【指疑】前引文說司馬師死前「遺命讓弟弟司馬昭接替總督曹魏的軍國大事」,不過根據《晉書.景帝紀》
「初,帝(按:指司馬師)目有瘤疾,使醫割之。(文)鴦之來攻也,驚而目出。懼六軍之恐,蒙之以被,痛甚,齧被敗而左右莫知焉。閏月疾篤,使文帝(按:指司馬昭)總統諸軍。辛亥,崩于許昌,時年四十八。
二月,帝之喪至自許昌,天子素服臨弔……。」

《晉書.文帝紀》則說
「及景帝(按:指司馬師)疾篤,帝(按:指司馬昭)自京都省疾,拜衛將軍。景帝崩,天子命帝鎮許昌,尚書傅嘏帥六軍還京師。帝用嘏及鐘會策,自帥軍而還。至洛陽,進位大將軍,加侍中,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輔政,劍履上殿。帝固辭不受。
甘露元年春正月,加大都督,奏事不名。夏六月,進封高都公,地方七百里,加之九錫,假斧鉞,進號大都督,劍履上殿。又固辭不受。秋八月庚申,加假黃鉞,增封三縣。」

由此可知司馬師死前留給司馬昭的遺命是要後者「總統諸軍」而已,但是司馬昭真正掌握國政大權則是透過傅嘏、鍾會的獻策及運作而行所致。《資治通鑑》將這段經過整理得相當清楚,其〈魏紀八.高貴鄉公正元二年〉
舞陽忠武侯司馬師疾篤,還許昌,留中郎將參軍事賈充監諸軍事。充,逵之子也。衛將軍(司馬)昭自洛陽往省師,師令(司馬)昭總統諸軍。辛亥,師卒于許昌。中書侍郎鍾會從師典知密事,中詔敕尚書傅嘏,以東南新定,權留衛將軍昭屯許昌為內外之援,令嘏率諸軍還。會與嘏謀,使嘏表上,輒與昭俱發,還到洛水南屯住。二月,丁巳,詔以司馬昭為大將軍、錄尚書事。會由是常有自矜之色,嘏戒之曰:「子志大其量,而勳業難為也,可不慎哉!」

故基於上述,筆者認為前引文之說是有待商榷的,因為即使傅嘏、鍾會兩人的行事實際上是秉持司馬師之暗中授意而行事的,但是司馬師畢竟無權直接下令讓弟弟司馬昭接替己位而總督曹魏的軍國大事,否則如果司馬昭經由司馬師的遺命就能執掌大權,那麼鍾會於事成之後又怎麼會有「自矜之色」?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