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橫溝正史著,李美惠譯《獄門島》

獄門島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說明】根據某些研究偵探推理小說者的理論,只要是偵探推理小說,故事裡就一定要有人死亡(而且筆者聽過甚至有人主張「死得越多、越殘酷越好」﹖),因為也唯有如此才能顯示出這個案件有多麼令人髮指,於是讀者也才有興趣與耐心去聽小說作者講故事而直到結束時真相大白為止。然而雖說如此,筆者個人認為就算小說裡一定要有人死,但是最起碼也要死得有道理(換句話說,對凶手的「殺人動機」理當要有一個「合理」的說法),而且不能悖於社會常情、違反基本人性-能不能說這算是某條「紅線」呢?否則若要跨越它,然後在故事裡放任狂人亂殺一通(除非是專講「變態殺人魔」的,那是另一回事),且先不要說是違背什麼道德原則(就某個意義來說,如此要求說不定還讓人覺得有些「迂腐」,因為如果不想看到犯罪,那就不要看偵探推理小說最好了吧),但是反正就是讓讀者覺得很累、很煩,而對這樣不合理又缺乏說服力的作品,你要求它有什麼「真實」一點的內涵,那更是緣木求魚、痴人說夢了。

本書據說是號稱「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的「金田一耕助」的探案中之名作,倘以犯罪手法的設計與布局,乃至於作者的文字功力(當然,也包括本書中文譯者絕佳而過人的譯筆)之角度來看,筆者個人認為本書極具匠心,處處有「亮點」,除了對偵探推理故事的「用力經營」外,尚包括:
某兩個人物之間的對立竟然會有「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的比喻,甚至「淀君」都出來了(見p.58271……等處),這種純日式的寫法在它國作品是絕對看不到的;
還有「俳句殺人」的橋段(讓人想起歐美小說裡的「童謠殺人」等,雖然這就「現實」一點的層面來看是極其「荒唐」的就是了;再說本書中引用的「俳句」典故對作者來說直是如數家珍,可見其研究與浸淫之深,也讓讀者跟著學習了不少);
連「空幻之人」(註:此處係純就中文的「字面」作解,與其原始出處之The Hollow Man」相較下則意義不同)式的角色也不缺席,
再加上整個情節的離奇與緊湊,讓人一旦開始閱讀就很迫切地想知道最後的解答,非欲讀完不忍釋卷。以上,這是本書的優點。

然而就本書的缺點來看,它卻是最致命的,那就是前面所說的明顯違反常理與人性。明明是用一紙遺囑就可以解決的事,卻要用「殺戮」的方式來解決(註:本作品發表於19471948年,即使當時是二次大戰方歇未久,難道日本社會就此進入野蠻的時代嗎?實在令人無法想像),而且被殺的對象還是身為大家長的鬼頭嘉右衛門的三個孫女,乃由他自己對其宣判死刑,就為了一個可笑的「繼承」理由,這還不夠,當祖父的人還病態到指示別人動手殺孫女時尚須按照古時的「俳句」所寫的內容來進行(還赧顏自稱「無以倫比的唯美手法」~見p.309),這一切不僅匪夷所思,簡直充滿了牽強、荒謬、殘虐與惡質。其中,還有一個怪異的論述:
「由於千萬太死了而阿一生還,月雪花三姊妹勢必成為障礙,因此這三人都非殺不可(見p.294);但是如果千萬太和阿一都死了,則月雪花三姊妹都不必被殺,代之以讓三姊妹中的月代招贅繼承「本鬼頭家」即可」(見p.295),
那麼在此簡單一問:
為何阿一繼承「本鬼頭家」於是三姊妹就會成為障礙,但是月代招贅繼承「本鬼頭家」則三姊妹就不會成為障礙?

可以說,這根本是經不起推敲的,簡直是已經到了可悲的地步,而如果這樣的故事能被說是一個金田一探案的「主要代表作」之一,筆者個人認為這樣還未必造成對「金田一耕助」這位虛構偵探的傷害,倒是對作者的文名有些影響吧
(理由是「金田一耕助」這位小說中的人物已經面世了超過半世紀,而且如前所述,他被吹捧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那麼在此既定印象下,無論你對他熟悉、認同與否,一旦你讀過他的某一則故事後覺得很不滿意,往往只會認為這個故事令人失望,但是卻不一定會想挑戰「金田一耕助」這位「名偵探」的地位,而反而是創作這個「令人失望的『故事』」的作者會直接讓人覺得他實在是異想天開到一個離譜的境界,從而對其思考邏輯感到懷疑,對搜羅他的其它作品亦感興趣缺缺~當然,以上所言只是筆者個人主觀的感覺)。

再者,筆者對本書還有些疑問,討論如下:
A﹞本書在第一章還沒開始時(即〈前言〉部分)就說「本鬼頭家」的千萬太已經死了,但是「分鬼頭家的阿一」(見p.31)即將返鄉,於是聽到這個消息的了然和尚感嘆說:「本家死了分家卻得救了,真是世事難料啊。」(見p.34

原來書中有所謂「本鬼頭」與「分鬼頭」者,原是姓氏為「鬼頭」一族的「本家」與「分家」之意,而書中一再強調「本鬼頭」和「分鬼頭」兩家之間「世代交惡」(見p.57),而且互為「死對頭」(見p.294)。問題是根據作者所說,阿一其人明明是在其雙親早逝後就和他的妹妹早苗被接到本家了(見p.56),算是「本鬼頭家」的人,並且還是鬼頭嘉右衛門指定的繼承人之一,和真正「分鬼頭」的儀兵衛與志保夫人相較下是關係較遠的,那麼何以前引了然和尚一聽到「千萬太死亡、阿一生還」時卻有「本家死了,分家卻得救了」之嘆呢?筆者認為這是作者的失誤(何況如果阿一是屬於「分鬼頭」家的,照說月雪花三姊妹都不必死,那麼整個故事都不必繼續演下去了,又何來殺人案件呢)。

B﹞了然和尚殺人的地點竟然選在「地神廟」,然後把屍體倒掛在千光寺(佛教寺院)的梅樹上,試問這是出家人(而且還在島上被視為德高望重,位居三位長老之首~見p.75)幹得出來的事嗎?尤有甚者,他居然還說月雪花三姊妹是「死不足惜」(見p.296)、「……我覺得不如乾脆讓她們死了,對她們本身是一種慈悲,對世間也算功德一件……」(見p.311),不僅毫無慈悲心腸,說是冷血惡魔絕不為過。那麼這樣的安排是不是「合理」呢?筆者無解又無奈,只能畫個問號。

C﹞在本書問世之前,我們知道「金田一耕助」已在同位作者所寫的《本陣殺人事件》一書中擔綱,並且據說獲得成功。事實上在一本書裡藉由書中人物的口中提到過去發生的案件者,這在東西洋偵探推理小說裡是屢見不鮮的,不過像本書這樣,對過去的同一個案件可以頻繁到一提提個四、五次,這恐怕算是很罕見的吧?難道作者是一心想利用後書而努力對前書作自我宣傳(還吹捧「金田一耕助」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名偵探」~見p.220)嗎?這似乎也未免失之太過了吧~

D﹞本書前面的導讀文章〈金田一耕助是何許人也?〉提到「金田一是個皮膚白皙的小個子」(見p.19),然而在本故事開始不久後卻形容金田一耕助「皮膚倒是像南方人那般黝黑漂亮」(見p.29),兩者明顯抵觸。事實上根據作者所說,金田一耕助出身日本東北地方,因此說他原本皮膚白皙是很有可能的,問題是本書裡的金田一耕助方自二次大戰中的南洋戰場返國未久,因此說他皮膚「黝黑漂亮」倒也於理可推。只不過是說,凡此若能在文中略加說明應該是可行的主意,畢竟金田一耕助的外表已經被描述得很其貌不揚了(例如「臉孔看起來平凡無奇,個子矮小,相貌也不出眾」~見p.29、和東洋和尚一樣穿著日式和服~見p.29滿頭雜草又一副窮酸相的男人」~見p.188,等等),那麼若在其它細節還讓人感覺疑問,則只會讓他的個人形象益愈模糊不清,這對他來說並不能算是好事吧,我想。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