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司馬遼太郎著,孫智齡譯《幕末-終結幕府.十二則暗殺風雲錄》

幕末-終結幕府.十二則暗殺風雲錄 上下

【說明】本書在筆者手上的乃是舊版(1996),它另有新版(2010),封面如下:

幕末 十二則暗殺風雲錄 新上下

本書與同樣由司馬遼太郎所寫的《新選組血風錄》(註1)一書風格近似,亦俱為短篇故事的集合,描述的又是同時代相互對立的雙方陣營之事,故就此意義來說,讀者或許可將此二書視為「姊妹作」而予以對照。惟因本書出版在前(1963年、文藝春秋新社),《新選組血風錄》一書問世於後(1964年、中央公論社),因此本書算是兩者中的前作了,而也或許因為如此,《新選組血風錄》既已有本書在前的創作基礎,復加上「新選組」本身向來被認為故事性與戲劇性較強,再看作者本身在本書末之「後記」中也說:
寫完這本書時,不禁對暗殺者究竟能為歷史帶來多少貢獻,感到懷疑。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不過,「櫻田門外之變」卻是個例外,它的確發揮了讓歷史向前躍進的作用。這可能也是世界史上難得一見的例外吧!
之後,受其影響而盛行於幕末時期對佐幕人、開國主義者的暗殺行為,都只能列為二流,而暗殺者的素質,也日趨低下。櫻田門外的暗殺者,他們懷有崇高的史詩精神,從容赴義的情懷。可是,隨著二流、三流的衍生,暗殺,無形中已經被職業化,成了獲取功名、利祿的一種手段而已。
暗殺是絕不受肯定的行為。然而,由於這群暗殺者的存在,使得幕末史上,增添一分幽暗中的華麗,卻是不可否認的。」(見下冊p.250),

可見他是認為幕末暗殺事件惟以「櫻田門事變」為崇高精神的顯現,餘則未必,這就不免讓本書除了〈櫻田門外事變〉以外的其餘故事有點相形失色的感覺,故基於上述種種,筆者個人認為就整體來說,《新選組血風錄》與之相較下給人在閱讀中感受到的「震撼力」可能會大些,不過兩書同見作者以冷靜而洗練的文筆,描述著當時彷彿「殺戮叢林」的京都等地之一樁樁殺人事件,其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則是一致的。

一般認為,「戰國」和「幕末」乃是司馬遼太郎最熟稔的兩大時代背景,因此他描寫的這兩段歷史的故事往往顯得特別得心應手,也特別讓讀者印象深刻。本書堪稱是在幕末時代的一部「刺客列傳」,惟因雖然對砍殺的情節描寫犀利,但是卻對「流血」一事卻輕描淡寫,從而降低了書中予人殘忍血腥的感覺,說起來,這樣的風格算是正面的事。

以下是本書各節故事的主要人物:
﹝上冊﹞
〈櫻田門外事變〉有村治左衛門兼清
〈怪傑八郎〉清河八郎
〈花屋町的襲擊〉後家鞘彥六、陸奧陽之助(日後之陸奧宗光)
〈猿路口的血鬥〉大庭恭平(化名一色鯰藏)
〈斬冷泉〉間崎馬之助、冷泉為恭
〈祇園舞台〉山本旗郎、浦啟輔

﹝下冊﹞
〈土佐夜雨〉那須信吾
〈逃命小五郎〉桂小五郎(木戶孝允)
〈大難不死〉井上聞多(馨)、伊藤俊輔(博文)
〈彰義隊的算盤〉寺澤新太郎(正明)、澁澤成一郎(喜作)
〈火燒浪華城〉田中顯助
〈最後的攘夷志士〉田中顯助、三枝蓊

另外,復就書中幾個問題討論如次:

*********************************************************************
【(下冊)原文p.21】「不是放屁,是糞在咆哮。

【(下冊)原文p.83】「我的糞才不領別人家廁所的情呢!

【指疑】本書不只一處出現「放屁」(或稱之為「糞吼」,見下冊p.2021等處)、「痾屎」(見下冊p.83等處)等場面,還有如同前引的對白,讓人懷疑這樣的描寫,究竟有何必要?對本書的整體又有何幫助呢?

*********************************************************************
【(下冊)原文p.89】「月亮升在品川的海面上。
途中,(眾人)卻被重重的雲層遮斷去路。趁著雲破月出的短暫時間,一行人在地面上飛奔起來,跟著,全體匍匐前進,爬上御殿山的洋館內。眼前是道剛挖空的濠溝。……

【指疑】前引文敘述的是志士高杉晉作率領眾人秘密行動的場面,而因為是在「路面」上行進,就不知道為何會「被重重的雲層遮斷去路」呢?且觀上下文,個人判斷應該是指雲層遮住了月光,造成在黑夜中看不清楚前路的情況才對吧?

*********************************************************************
【(下冊)原文p.178
(谷)萬太郎有一位弟弟,名叫谷三十郎。他是槍術寶藏院流的高手,一直和萬太郎住一起。三十郎首先加入新選組,由於他入隊時間較早,沒多久,便從副長助勤(編註:副隊長的助手)升任為第七隊隊長。三十郎收養的一位少年,後來成為近藤勇的義子,取名周平,之後參加攻擊池田屋,表現頗為出眾。

【指疑】在前引文中,但見作者說原為「槍術寶藏院流的高手」谷三十郎的養子谷周平本名谷喬太郎重政~見《新選組血風錄》下冊p.172在「池田屋事件」中「表現出眾」,然而根據同位作者在《新選組血風錄》裡的敘述,谷周平(即近藤周平)在該事件中因為表現怯懦,而遭到近藤勇、乃至於整個新選組的輕視,其原文是:
在事變(按:指「池田屋事件」)發生後,近藤將周平調離身邊,從不必服勤的身分降為一般隊員。近藤無法忍受隊上最膽小的懦夫竟是自己的養子。
近藤不讓他到自己的私人宅邸來,給予他一般隊員的待遇,路上遇見,也不同他交談。
與其說近藤無情,毋寧說他痛恨自己的輕率,竟然收這種人當養子。
……
周平可說是被棄如敝屣。
同一時間,近藤對周平的前任養父谷三十郎,也不像以前那般友好。……」《新選組血風錄》下冊p.195196

並且日後在被谷三十郎被新選組的齋藤一斬殺後,
事後,近藤的養子周平在隊內一直過著抬不起頭來的生活,後來在鳥羽伏見戰役時,趁亂逃逸。
據聞他後來前往東京。就此杳無音訊。」(見《新選組血風錄》下冊p.204

兩相對照,可知這些敘述與本書所說的情況完全不同,待解(註2)。

*********************************************************************

……

【註1】相關論述請參見拙篇:
http://fast2008.pixnet.net/blog/post/34485795

【註2】關於谷周平之事另有異說,請同參見註1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