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疑案:張舜徽編《三國志辭典》

三國志辭典

【原文p.188】「【邪馬國】國名。故地在三國魏帶方郡東南部海中島上、即今日本九州群島一帶。為當時倭人所建、並與三國魏有使節往來,是與魏通好的三十國之一。」

【原文p.188】「【邪馬壹國】國名。即邪馬國。詳見「邪馬國」。」

【指疑】作者說《三國志》裡說的「邪馬壹國」即「邪馬國」,不過查《三國志.卷三十.東夷傳》之原文如下:
倭人在帶方東南大海之中,依山島為國邑。舊百餘國,漢時有朝見者,今使譯所通三十國。從郡至倭,循海岸水行,歷韓國,乍南乍東,到其北岸狗邪韓國,七千餘里,始度一海,千餘里至對馬國。其大官曰卑狗,副曰卑奴母離。所居絕島,方可四百餘里,土地山險,多深林,道路如禽鹿徑。有千餘戶,無良田,食海物自活,乖船南北巿糴。又南渡一海千餘里,名曰瀚海,至一大國,官亦曰卑狗,副曰卑奴母離。方可三百里,多竹木叢林,有三千許家,差有田地,耕田猶不足食,亦南北巿糴。又渡一海,千餘里至末盧國,有四千餘戶,濱山海居,草木茂盛,行不見前人。好捕魚鰒,水無深淺,皆沈沒取之。東南陸行五百里,到伊都國,官曰爾支,副曰泄謨觚、柄渠觚。有千餘戶,世有王,皆統屬女王國,郡使往來常所駐。東南至奴國百里,官曰兕馬觚,副曰卑奴母離,有二萬餘戶。東行至不彌國百里,官曰多模,副曰卑奴母離,有千餘家。南至投馬國,水行二十日,官曰彌彌,副曰彌彌那利,可五萬餘戶。南至邪馬壹國,女王之所都,水行十日,陸行一月。官有伊支馬,次曰彌馬升,次曰彌馬獲支,次曰奴佳鞮,可七萬餘戶。自女王國以北,其戶數道里可得略載,其餘旁國遠絕,不可得詳。次有斯馬國,次有已百支國,次有伊邪國,次有都支國,次有彌奴國,次有好古都國,次有不呼國,次有姐奴國,次有對蘇國,次有蘇奴國,次有呼邑國,次有華奴蘇奴國,次有鬼國,次有為吾國,次有鬼奴國,次有邪馬國,次有躬臣國,次有巴利國,次有支惟國,次有烏奴國,次有奴國,此女王境界所盡。其南有狗奴國,男子為王,其官有狗古智卑狗,不屬女王。自郡至女王國萬二千餘里。

由此看來,「邪馬國」似乎是指「女王境界」(即「邪馬壹國」)的範圍內之一國吧?此事有待確認(且若「邪馬壹國」不等於「邪馬國」,則前引張書之「邪馬國」所列條文的內容」部分實當指「邪馬壹國」才對)。

【補充】相關論述請參考拙篇:
http://fast2008.pixnet.net/blog/post/34220371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jliao
  • 邪馬壹國 or 邪馬臺國 ?
  • 我個人的看法是:「邪馬壹國」是《三國志》說的,「邪馬臺國」是《東漢書》說的,而在我們無法證明陳壽或范曄二人何者是錯的情況下,那就只能說兩者都可以使用,然而建議有3點要注意:
    ﹝A﹞雖然「邪馬壹國」和「邪馬臺國」都應該被視為正確,但是若定要擇一,由於陳壽的時代在范曄之前,則當以陳壽的「邪馬壹國」為正,此乃史學方法所定之規則也。
    ﹝B﹞當任何著作中論及「邪馬壹國」或「邪馬臺國」時,若要寫明來源,那就必須是正確的相應史書,換句話說,既然要提到《三國志》,那就不能說「邪馬臺國」出自《三國志》,反之既然要提到《東漢書》,那就不能說「邪馬壹國」出自「《東漢書》,否則因為引用不確,那當然就是錯誤的。
    ﹝C﹞如果非上列﹝B﹞的情況而不提專書的出處,那麼在筆法上就來個「「邪馬臺國」(一作「邪馬壹國」)」或「「邪馬壹國」(一作「邪馬臺國」)」不就解決問題?

    Fast2008 於 2017/06/06 22: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