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疑案:吳晗著,河洛圖書出版社編審《金瓶梅與王世貞》

金瓶梅與王世貞

【說明】本書原本並未註明作者,但是對照後可知基本上當係取自中國學者吳晗〈《金瓶梅》的著作時代及其社會背景〉一文(原載於中國的《文學季刊》19341月創刊號)。關於吳晗否定王世貞為《金瓶梅》一書的作者的論點,筆者已有拙文探討,在此不擬重複,讀者若有興趣,請參考拙篇:
http://fast2008.pixnet.net/blog/post/27260812

只不過是筆者雖然也認為吳文推翻「王世貞說」的論據不足,不過在此也試提一個對「王世貞說」的疑問。簡單地說,就是大家都知道《金瓶梅詞話》裡有篇欣欣子寫的序,一開始就說:
竊謂蘭陵笑笑生作《金瓶梅傳》,寄意于時俗,蓋有謂也。……」,其後更有「吾友笑笑生」(註)之說,意思是他不但知道「蘭陵笑笑生」是誰,而且「蘭陵笑笑生」還是他的朋友。

問題是歷史上的王世貞原是官場要員(也正因此,在猜測《金瓶梅》的作者是誰之洶洶世論中,不無指出前人所云之「嘉靖間大名士」、「世廟一鉅公」者可能就是王世貞的猜測),而欣欣子身份不詳,迄今與「蘭陵笑笑生」一樣未有定論。那麼,既然欣欣子據說是和蘭陵笑笑生是朋友,但是欣欣子在目前的研究者眼中卻未必同樣也是大官,或者說,即使欣欣子本身也是官場中人好了,但是當他提到王世貞這樣的大官時卻稱之為「吾友」,這恐怕不符合古人的稱呼習慣吧~就算是要姑隱其名、故意放「煙霧彈」好了,但是他寫的文章,「蘭陵笑笑生」應當是看得到的才是,因此欣欣子對「蘭陵笑笑生」的稱呼是不能太大意的,不是嗎?何況這還是假設欣欣子也是大官的情況(事實上這樣的情況在目前的研究中未見存在,且欣欣子的官再大,也不會大過於王世貞,不然欣欣子又怎麼會為一本向來被視為「末流」的市井「小說」寫序,而這本小說是連作者都不願署名的),對一般人來說更不能逕自稱之為「吾友」吧﹖因此筆者認為此亦「王世貞說」之疑點一也,不知對否?

【註】原文如下:
竊謂蘭陵笑笑生作《金瓶梅傳》,寄意于時俗,蓋有謂也。人有七情,憂郁為甚。上智之士,與化俱生,霧散而冰裂,是故不必言矣。次焉者,亦知以理自排,不使為累。惟下焉者,既不出了于心胸,又無詩書道腴可以拔遣。然則,不致于坐病者幾希!吾友笑笑生為此,爰罄平日所蘊者,著所傳,凡一百回,其中語句新奇,膾炙人口,無非明人倫,戒淫奔,分淑慝,化善惡,知盛衰消長之機,取報應輪回之事,如在目前,始終如脉絡貫通,如萬系迎風而不亂也,使觀者庶幾可以一哂而忘憂也。……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jliao
  • 笑笑生跟欣欣子搞不好是王世貞一人分飾兩角...
  • 這我倒沒想過,感覺像推理小說裡的情節~哈哈

    Fast2008 於 2017/06/08 17: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