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隆慶一郎著,李美惠譯《影武者.德川家康》(1/8

影武者德川家康 一二三
影武者德川家康 四五六

眾所周知,日本戰國時代最後的勝利者是德川家康,不過在本書的故事裡,他一開始沒多久就在關原之戰中被石田三成手下的猛將島左近派出的忍者「甲斐的六郎」殺死(見第壹冊.p.27),旋而在原家康手下的幾位近臣之密議下,安排由他身邊的影武者「世良田二郎三郎元信」(以下或可依循本書之用例,簡稱為「二郎三郎」~這名字很特殊,不過這在當時並不奇怪,即如在本書第壹冊p.163等處裡就有一位茶屋四郎次郎」,情況差不多)在不公開家康死訊的情況下秘密頂替其身分(本意只是為了暫時應付危局,至於後來的發展在事發之當下實難預測與掌控),只是沒人想到這項計劃日後竟然持續到豐臣家滅亡後之隔年二郎三郎死亡為止,可以說,這樣的劇情實在是令人感到「震撼」。

而在這段期間若說有人在此大顯身手,與其說是「世良田二郎三郎」或其他書中任何要角(包括甲斐六郎、島左近、本多彌八郎正信、風魔小太郎、德川秀忠、柳生宗矩、淀君、豐臣秀賴……),不如說是本書作者自己吧,因為如何把歷史上自關原之戰開打算起,合該是德川家康在長達十五年間的所有行事,通通推由一位出身下層社會的區區影武者乃以「借殼上市」的方式冒充家康的身分而為,這對作者來說,接下來如何讓今天我們所知道的所有「史實」在軌道上持續運作,肯定是一件相當困難的挑戰,復由於這段期間發生各種鬥智鬥力的戲碼不絕,不僅錯綜複雜,且堪稱高潮迭起,而更重要的是這段歷史決定了日本日後的天下大勢及整體往後的發展,因此如果這事是真實存在的,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說起來,事實上懷疑德川家康早已死亡的傳聞並不是本書作者自己編出來的,而該位影武者「世良田二郎三郎元信」也不是他憑空製造出來的。原來根據【日】清水昇、【日】川口素生著,李美惠譯《德川一族-創造時代的華麗血族》(遠流出版)

德川一族

所說,早在明治卅五年(1902)之時,當時有位東海地方的教育家村岡素一郎推出《史疑德川家康事蹟》一書指出德川家康早年即因遭意外身死,而由一位本係「願人坊主」(即在街頭表演或代人修行、祈禱的乞食僧)的淨慶(後改名「世良田二郎三郎元信」)瓜代,後者旋而篡奪了松平家,而其發生時間則是在織田信長突襲今川義元的「桶狹間之戰」(永祿三年,1560)之後數年(或曰當年,資料分歧),比本書採用的「關原之戰」(慶長五年,1600)還早了大約三四十年(以上見前引《德川一族》,p.222)。另一方面,所謂「世良田二郎三郎元信」一名應該也是藏有些「玄機」的,因為世良田一族原本就與松平氏有親緣關係,而本姓松平的「德川家康」這名字既是歷經演變而來,實際上他在元服時的名字即是稱為「松平次郎三郎元信」,據此可知若說與之近似的「世良田二郎三郎元信」這幾個字內含了某種特殊的含意(一說這位影武者出身江田氏,而世良田為後來改的姓,另說則認為他原本就是出自世良田一族,此事待考),我想這也不是無的放矢的推想。

再說之所以懷疑德川家康被冒名取代,本書提出其源頭應當是在於有位「林道春」者,本係家康在「大御所」時代的近侍,他在著作《駿府政事錄》中於「慶長十七年八月十九日」一項裡有如下記載:
「慶長十七年八月十九日雜談時,主公(按:指家康)提到年幼時來了一個名為又右衛門的人,以五貫錢將他買走。主公說此即為九歲至十八歲九年間待在駿府之緣故。隨侍在側之眾人都聽到了。」(以上引自第壹冊.p.96

由於根據記載,德川家康九歲時尚在駿府當今川家的人質,不可能有被人以五貫錢買走的事發生,因此世人懷疑此事乃是「偽家康」自道的童年回憶,卒使他是「冒牌貨」的真相曝光,遂有一連串的質疑與考證,即如前述《史疑德川家康事蹟》一書即列舉了至少八點(見前引《德川一族》,p.223;該書同時指出傳說曾當上德川家康的影武者的亦不止於二郎三郎一人,事情發生的時間也不全然一樣,惟因這些人與隆慶一郎的書之內容無涉,在此不予討論),指稱歷歷地說家康早已身死,而當道者原是另有其人,應該說,這就是本書作者據為創作的張本吧!(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