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隆慶一郎著,李美惠譯《影武者.德川家康》(5/8

影武者德川家康 一二三
影武者德川家康 四五六


(續前)
*************************************************************
【德川秀忠】
筆者個人對德川秀忠的印象是他在日本歷史上,應該說不上是一個「整體負面」的人物吧,舉例如一本叫《歷史人.德川15代將軍最強ランキング》(【日】岩瀨佳弘編,KKベストセラーズ出版)的Mook

歷史人 德川15代將軍

,乃將德川幕府十五代將軍依照「智力」、「政策力」、「人事外交力」、「經營力」、「人望」五項標準,做了一個檢驗後的排名,其中二代將軍秀忠在其中高居第三名(僅次於第一代的家康和第八代的吉宗~以上見所引《歷史人》p.2021),可見在日本人的心目中,秀忠也許不是一位強力的「戰將」,但是在處理政務上的總體能力還是獲有一定的評價。

德川秀忠
(德川秀忠畫像;圖片取自網路)

只不過是在本書作者的筆下,秀忠是一個狂妄自大卻又表現極其「癟腳」的野心家(作者還說他「幾乎被所有武將大名討厭,個性陰險又小心眼,是個不夠格的「鬥士」,更是個無能的將軍,被瞧不起是必然的結果」~見第陸冊.p.11),而他一方面處處被「偽家康」二郎三郎及其手下壓制也就罷了,另一方面又幾乎可謂「天下之惡盡歸焉」,而這些「惡」(包括加重人民負擔或不便的若干措施)之於史實裡,實際上應該多半是出自操攬大權於一身的家康所為才是,偏偏本書作者卻說大多數應該皆出自秀忠之手,舉例如下:

-企圖「換掉天子」(見第參冊.p.7475等處)

-強迫「偽家康」二郎三郎公布「皇宮及公卿法度」,限制朝廷權力(見第陸冊.p.142146);

-提出要讓女兒和子進宮為政仁親王(後來的後水尾天皇)之后,以使自己成為外戚,卻強調這是「家康」的主意(見第陸冊.p.13);

-盡可能壓榨大名,使他們窘迫到無力參與戰爭的地步,也就是藉法律之名將他們壓榨得一乾二淨,使他們失去經濟上的實力(見第參冊. p.175)~刻意以徵發「軍役」與「勞役」等方式讓外樣大名的經濟力降低,特別是一再築城,造成諸大名財政窮困(見第陸冊.p.43等處);

-除了「傳馬制」、「江戶造鎮工程」、在關東與近畿地方實施總檢地(此舉稱為「慶長檢地」或「辰之御繩」)外,據說是他說出「向鄉村百姓收取年貢,使其處於『不死』與『不活』之平衡點」、「百姓無餘財,又不至於無以維生,此乃治民之道」等之所謂「名言」,並照此精神予以施行(包括進行「慶長檢地」(或稱「辰之御繩」)等增加百姓負擔,卻以「東照宮(家康)上意」之名傳~見第參冊.p.4546);

-令柳生宗矩派遣刺客狙擊同父異母兄結城秀康(未遂,見第參冊.p.191200);

-不擇手段地暗殺曾受豐臣家恩顧的大名(見第肆冊.p.129);

-令藤堂高虎派遣多名伊賀忍者,企圖攻擊豐臣秀賴座船(未遂,見第伍冊.p.4348);

-假借「家康」之名,向「南蠻」商人購買大量鉛和火藥,積極備戰,準備對付大坂(見第陸冊.p.642等處);

-挑起京都方廣寺「鐘銘事件」(主要則是交由金地院崇傳與林羅山二人主導),執意要置秀賴於死地,最終消滅豐臣家(見第陸冊.p.14等處);

-主導大坂戰事及各個談判,施展百般詐術(見第陸冊.p.47等處);

……等,另外他的同母弟忠吉之死,據說也是和他有關(見第貳冊.p.34),而只因為在本小說中,於關原之戰開打不久後之所謂「家康」其實是影武者二郎三郎,而二郎三郎之為故事的主人公又被設定為一個「好人」,所以「惡役」的重擔就不得不由秀忠來扛了。故若以此觀點來看,說本書看似等同於德川秀忠(及其手下柳生宗矩)的一本「謗書」也不為過吧~雖然歷史上的秀忠,說他是什麼「好人」,大概也沒人會相信,畢竟家康、秀忠父子之所做所為,自有後代世人(包括嚴格的史家,和民間的觀感等)們來評斷,而其爭戰與奪權之整個過程,給人的感覺乃與中國歷史上的曹操父子或者是司馬懿祖孫又差別幾何呢?

【補充】在本書裡,關於德川秀忠的疑問,在此舉一例如下:
【第伍冊.p.105】「這天,秀忠親至大門迎接,其子竹千代及國松分別牽著二郎三郎的左右手引他至大廳入座,秀忠之妻於江之方亦前來請安。只見眼前擺滿山珍海味。這時二郎三郎斥責國松不該與竹千代同席用餐。竹千代乃是嫡子,是第三代將軍繼承人,與自己同席用餐事屬當然,但國松將來不過是竹千代之臣下。
「君臣豈可同席並坐。快將他席位撤下。」
《落穗集》如此記載。
秀忠夫妻一向偏愛聰穎的國松,並企圖廢竹千代而改立國松為繼位者,卻因二郎三郎這句話而夢想破滅。」

【指疑】如果這位「德川家康」是假的,他為什麼要干涉秀忠指定將來是由誰來繼位呢?就此,我們何妨用「陰謀論」來試想好了:文中既說國松(即未來的德川忠長)「聰穎」,因此和秀忠對立的「偽家康」二郎三郎不希望讓國松來繼承德川家業,這在「邏輯」上應該算是可以說得通吧,問題是秀忠既然知道二郎三郎只是區區一名來路不明的「影武者」,那又何必聽他的意見而放棄讓國松繼任的想法,從而讓自己「夢想破滅」﹖

對這個問題,本書作者提供了說法,就是:只要秀忠在現場喊出來,自己就沒命了,原因是「二郎三郎已獲曾為北條氏效勞的風魔一族支持,其實力不容小覷。眼見德川家並無足可與之匹敵的忍者集團。伊賀及甲賀忍者已喪失其原有活力,一向仰仗的柳生忍者也不是風魔的的敵手。在柳生獲得足可與其匹敵的實力並完成萬全的警備措施以保護自己以前,只能忍到底了。」(見第伍冊. p.106107

這麼說來,原來秀忠以堂堂大將軍之尊,只因為對保護自己的「柳生忍者」信心不足又懼怕風魔忍者的威力,於是決定把大位傳給不受自己喜愛的竹千代(即日後之三代將軍德川家光)?此事不但令人難以理解,事實上簡直是個大笑話(與天方夜譚無異)!故筆者個人認為此事可為一個有力的旁證,就是這位「家康」的確是真身,而非替身。(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