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隆慶一郎著,李美惠譯《影武者.德川家康》(6/8

影武者德川家康 一二三
影武者德川家康 四五六


(續前)

*************************************************************
【柳生宗矩】
若光就本書來看,實在讓人很難相信他就是經常出現在日劇裡的那位老成、威嚴、神秘又劍術高超的將軍身邊要角兼大紅人(同時也是影視節目中的傳奇劍豪柳生十兵衛的父親),因為在本書裡,讓人覺得他和早年布袋戲裡的「衰尾道人」已經沒有差很多了~反正被交付的任務總是一敗塗地、鎩羽而歸,造成不但屢戰屢敗,喪盡顏面,同時也因為他的無能,害死了無數柳生弟子(及其他多少人也連帶受到影響而喪命),讓人看了真為那些一個個無辜的受害者深感憐憫,同時也為柳生宗矩這位歷史人物的形象受此重擊而興嘆~特別是如前所述,作者把一干德川家康曾經幹下的壞事多半推給秀忠,而秀忠做的壞事又再推給宗矩去執行(主要是殺人的勾當),至此益發顯得本書中的柳生宗矩這個角色,給人的感覺實在很不堪。

柳生宗矩
(柳生宗矩塑像;圖片取自網路)

*************************************************************
【柳生兵庫助利嚴】
前面約略說過,筆者個人認為本書至遲到了第肆冊,即可謂已進入一個無力感十足的局面,至於其端倪,或許也可見於柳生兵庫助的表演於一二。原來此人本是劍豪柳生石舟齋宗嚴之孫(兵庫助的父親為石舟齋之長子新次郎嚴勝-後者因為在兩次戰爭中受到槍傷而「形同廢人」~見第肆冊.p.58;宗矩為嚴勝之弟),獲其傳授印可為柳生新陰流的第三代傳人,而他雖然不與柳生宗矩為伍,但是在柳生族人的心目中威望甚高。

說起兵庫助為何與其叔宗矩不同道,原來是可見於以下敘述:
石舟齋一直對宗矩的生活方式不以為然,認為他身為劍客竟走上邪道。他雖為自己親生,但若由他繼承道統豈不污辱了新陰流,在後世留下「政治之劍」的臭名嗎?自上泉伊勢守秀綱(後名信綱)承襲而來的新陰流絕不容玷污!……
……石舟齋翌年便過世了。宗矩數度提出邀請,但兵庫助始終拒絕為江戶幕府效命。或許是因為石舟齋臨終前有所交待吧。」(見第肆冊.p.58

只不過是此話言猶在耳,作者話鋒一轉,接著卻談到據說兵庫助在慶長八年(1603)時也曾投在加藤清正旗下,奉命鎮壓肥後高原鄉的百姓一揆,且殺了同僚伊藤長門守光兼,並將一揆悉數處決,之後便辭官離開,一直為流浪之身。雖然據說其後兵庫助拒不出仕,而「(兵庫助)堅辭幕府之邀,或許和這段為期甚短的仕宦經驗有關」(以上見第肆冊.p.59),惟無論如何,要說「政治之劍」嘛,如果前述為真,可知他也是有過記錄的,並沒有比別人(包括柳生宗矩)乾淨多少。因此他在本書中幫著外人(亦即二郎三郎、六郎等輩)夥同他的「跟班」佐野九郎兵衛殺死自家柳生族人六十人之多,此舉絕非常人所能為,令人髮指,而彼所持道理是這樣的:
「……這些刺客(按:指宗矩手下,同是柳生門人)的劍法顯然純屬異端,卻膽敢冠上柳生新陰流之名,這一定會害本派滅絕。說也奇怪,秘技太多的流派總是因這些黑暗面而無法長久延續下去。能源遠流長傳至後世的劍法清一色都是光明磊落的劍法。兵庫助有義務守護祖父傳下的新陰流道統,為此必須依左近建議,除盡那些企圖狙殺大御所的劍客。」(見第肆冊.p.66

奇怪的是柳生兵庫助如果覺得「柳生新陰流」的名號會因為柳生宗矩的領導而敗壞,那麼何不直接去找宗矩討論(或者甚至是挑戰,畢竟兵庫助才是流派的真正傳人)就好了,何必斬殺那些算是無辜的同族之人達六十人之多?何況「柳生莊居民都很喜歡他」(同見第肆冊.p.66),許許多多被他殺死的人跟他還是舊識,而他竟然大開殺戒,可以說是瘋狂冷血、毫無人性(最後還只落得二郎三郎賞一句「不加褒賞,有時正是最佳褒賞」而已,真是可憐又可悲~見第肆冊.p.107),而也正因為他這個心狠手辣又偽作清高的屠夫,讓人倒反而對柳生一族感到同情,從而覺得那些與殺人者同當共犯的風魔眾其實也是一群長處邊緣的「不逞之徒」,與被設定為壞蛋的柳生族人之間,亦無非是「狗咬狗」而已。

*************************************************************
【風魔小太郎】
歷史上的風魔眾既為原本侍奉北條家的忍者集團,而所謂「風魔小太郎」乃是一個世代相傳的首領名號,一如伊賀忍者的「服部半藏」也是如此。可能是因為他們的外貌或裝束特異,故有人認為他們應該是渡過日本海而來的外來族裔,即如本書說他們是高麗人(見第貳冊.p.109),也有人說他們是來自俄國哈薩克民族的譜系(註)。風魔眾向以騎術過人著稱,並以「機動忍戰」(即一種驅使馬匹,重視機動力的擾亂戰法)為得意戰術,至於在本書的故事裡,則因為甲斐六郎的努力而成為護衛「偽家康」二郎三郎的骨幹,並且被吹捧得有如「在精不在多」的無敵「捍衛戰士」。

諷刺的是六郎本係武田忍者,而在歷史上的武田忍者與風魔眾原來是相互對立的。話說在德川家康稱霸天下之後,風魔眾也由忍者轉變成為盜賊集團,經常搶奪、劫掠武家與商家,在江戶城裡引起騷動,故遭到德川家康的懸賞緝拿;時逢武田軍團的忍者集團因為武田家滅亡而失去主君後也來到江戶,遂與風魔眾展開爭鬥、爭奪地盤,並且相互告密、檢舉。最後,風魔眾的首領(第五代)終於被德川官方捕獲、處刑,於是風魔一族至此滅亡(縱有餘眾,但是也不成氣候了;然而武田忍者也受到影響,可謂兩敗俱傷)。當然,這一切在本書裡是看不到的,而也因為風魔眾和前面談到的六郎一樣,表現得那麼無懈可擊,故雖然屢屢建功,但是就是讓人覺得不很真實。

【註】持此說者多起,在此僅舉一例為代表意見:請參見北京大陸橋文化傳媒《忍者.日本》,知本家文化,p.241

忍者日本 知本家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