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書:洪維揚《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1234部)》(共三冊),遠足文化事業

幕末 洪維揚 1 2 3 

【說明】這是來自台灣本國的日本史專家洪維揚先生的一套大書(201810月出版),但覺全書敘述全面而詳盡,行文風格平實(此係就整體而論),立場不偏不倚,肯定是對日本「幕末」時代之歷史有興趣或是專門的研究者所不可或缺的一部重量級參考著作。筆者在此為本書的成功恭喜作者,並樂見他早日完成續作,以饗熱烈期待中的讀者們。

以下是就書中幾處內容,提出討論如次。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1部):幕末各方勢力簡介》
【原文p.8283】「鳥羽.伏見之戰……幕軍士氣的崩解發生在一月七日這天,朝廷在這一日下達慶喜追討令,慶喜取代長州成為朝敵……傳統說法為慶喜見到飄揚的「錦之御旗」為之喪膽,頓時失去戰意,統帥的膽怯傳染到全軍,於是出現陣前逃亡的行為,鳥羽.伏見之戰到此勝負已定。
然而這種說法並不完全正確。整場鳥羽.伏見之戰折損的幕軍人數不到三百人,如果出現陣前逃亡的情況,表示幕軍連要維持基本陣形都有所困難,死亡人數應該不會只有三百人不到。……慶喜此舉必然對其名聲有毀滅性的影響,但是他寧願承受敗掉德川家江山的罵名,也不願背上朝敵之罪名,不難看出水戶學對他的影響已大過德川家的基業。」

【指疑】關於「鳥羽.伏見之戰」,作者前面說「整場鳥羽.伏見之戰折損的幕軍人數不到三百人」,後面卻說「死亡人數應該不會只有三百人不到」,而其理由是「如果出現陣前逃亡的情況,表示幕軍連要維持基本陣形都有所困難」(?),筆者認為這段敘述似乎有待調整,不然實在不知道作者要表達的意思為何(特別是「出現陣前逃亡的情況」和「幕軍連要維持基本陣形都有所困難」、「死亡人數應該不會只有三百人不到」之間究竟關聯何在呢)。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1部):幕末各方勢力簡介》
【原文p.96】「十二月十二日,於義丸(按:即日後之結成秀康)與作左衛門十三歲的長男仙千代(元服後為本多成重)、石川數正次男勝千代(元服後為石川康勝)前往大坂城。雖說是作為人質,但實際上是成為秀吉的養子,秀吉在這一天成為於義丸的養父,並幫他取名為:「羽柴三河守秀康」。」

【指疑】筆者認為作者所說是沒有錯的,不過在此補充一點,就是如果把該敘述倒過來,是否也同樣可成立:「雖說是成為秀吉的養子,實際上是作為人質」,而且這樣說,似乎也符合當時秀吉與家康之間互動的「政治氛圍」吧~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1部):幕末各方勢力簡介》
【原文p.145】「甲比丹:東印度公司設置在長崎荷蘭商館的商館長稱為丹比甲

【指疑】前引文後面的「丹比甲」應為「甲比丹」之誤。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2部):幕末歷史發展》
【原文p.206】「(松平)春嶽都已搬出會津藩祖的遺訓,身為前代藩主養子的由保再也沒有推辭的理由。」

【指疑】前引文中之「由保」顯然是「(松平)容保」之誤。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2部):幕末歷史發展》
【原文p.447】「……晚上進入小松(帶刀)宅邸一看到木戶(貫治)的神情,龍馬心想
「又是這種表情,談判一定毫無進展。」」

【原文p.547】「龍馬在(後藤)象二郎找他上洛時腦海中已閃過一個想法……」

【原文p.549】「象二郎看完《船中八策》後驚嘆得合不攏嘴……」

【原文p.591】「……象二郎內心無比振奮。
「龍馬,真有你的,區區一介浪人竟能改變日本的歷史!」

【原文p.595】「龍馬內心閃過幾個念頭,如果象二郎因將軍拒絕而切腹該如何是好﹖……」

【原文p.596】「讀完龍馬全身顫抖,久久難以自已
「終於……」」

【原文p.604】「看在中岡(慎太郎)眼裡,認為能夠控制自己情緒的岩倉(具視)正是其魅力所在。

【原文p.606】「松平春嶽……他只大龍馬七歲,初次與龍馬見面時便為龍馬個人魅力吸引。

【指疑】本書作者雖然曾說自己在本套書第3部乃是
從部分野史及戲劇的角度切入、輔以接近野史的筆調,為對這部分感興趣而了解不深,或完全不了解的讀者進行介紹」(見第1部,p.26),
但是實際上就筆者個人所見,應該說是至少在第2部,特別是在有「坂本龍馬」這號人物出場時就已經用了不少跳脫而有如小說式的筆法~如前列所引就是幾個例子,要不然讀者們請想想:
-誰知道龍馬「心裡」在想什麼?
-誰知道龍馬「腦裡」閃過什麼念頭?
-誰看過後藤象二郎「驚嘆得合不攏嘴
-誰知道後藤象二郎「內心無比振奮」,大讚龍馬「區區一介浪人竟能改變日本的歷史
-誰看過龍馬知道德川慶喜接受「大政奉還」後「全身顫抖,久久難以自已」?
-誰知道中岡慎太郎認為岩倉具視能控制情緒正是其「魅力所在」?
-誰能確定松平春嶽和龍馬初次見面就被其「個人魅力」吸引?
……

諸如此類,且基於對全書的風格與性質之考量,則除非本書作者是將自己的大作定位為像司馬遼太郎《龍馬行》那樣的小說,否則筆者建議類此筆法是否還是予以避免較為理想呢?
(註:筆者在前面稱許作者「行文風格平實」,此乃就整體而論,在此處則認為是否需要稍作商榷。)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2部):幕末歷史發展》
【原文p.621近藤(勇)對於伊東(甲子太郎)的加入大喜過望,讓伊東擔任新選組參謀,參謀這一職務在新選組裡僅次於局長,還在副長土方歲三之上。

【指疑】關於新選組的土方歲三及後來加入又退出的伊東甲子太郎二人,作者在本書第34部裡同樣說:
「於元治元(一八六四)年十月帶領七名弟子加入新選組的伊東甲子太郎,立即被新選組組長近藤勇任命為參謀,地位在副長土方歲三之上,在新選組內僅次於近藤。(見p.126

與上引文一致,
不過他在第34部裡列出
……新選組擴編為如下規模:
局長:近藤勇
副長:土方歲三
總長:山南敬助
參謀:伊東甲子太郎
……」(見p.6566

其中可見到「參謀」之位列不僅在「副長」之後,甚至連「總長」都在他的前面。為了與文中敘述兩相配合,筆者提醒作者在此是否需要做個說明或調整呢?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34部):幕末諸隊、團體簡介.在日外國人與日本女性簡介》
【原文p.145146】「河上彥齋……據目前的史料來看,他與前文提過的田中新兵衛及後文將提到的岡田以藏等雙手沾滿血腥的刺客極為不同,只有一人成為他的刀下亡魂。……
有一則軼聞可以說明河上的性格以及其劍術的精湛。在京都期間的某日,河上和數名友人到酒樓喝酒,席間一名友人頻頻訴說對某位差役專橫的怨恨。默默在角落斟酒自飲的河上彥齋突然不見人影,許久之後才看見河上匆忙提著一個沾滿血跡的包袱回來。打開一看竟是方才友人抱怨的差役……。
元治元(一八六四)年七月十一日,河上彥齋終於殺死一位名人,因此次行動而名列幕末四大人斬,成為刀下亡魂的人名叫佐久間象山。……」

【指疑】作者前面說河上彥齋「只有一人成為他的刀下亡魂」、「成為刀下亡魂的人名叫佐久間象山」,但是卻在文中又穿插了一則「軼聞」,說河上彥齋在與朋友喝酒間「突然不見人影」,許久後提人頭回來,這就讓彼所謂「只有一人成為他的刀下亡魂」之說顯得突兀,因為由此可知被他殺死的並不只是「佐久間象山」一人了,不是嗎?或許作者的意思是「只有一個名人成為他的刀下亡魂」,那麼這樣就說得通了。

************************************************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第34部):幕末諸隊、團體簡介.在日外國人與日本女性簡介》
【原文p.214215】「靜寬院宮最終在十二月九日妥協落飾,由於(德川)慶喜已在稍早之前十二月五日繼任將軍,因此靜寬院宮也面臨當初天璋院搬離大奧本丸的局面,對此天璋院出來主持公道……
慶喜礙於現實不得不接受天璋院的說詞,不過慶喜繼任將軍後從未返回江戶,御台所一條美賀子也跟著滯留京都,成為唯一未曾踏入大奧的御台所……。
鳥羽.伏見之戰幕軍戰敗,慶喜不久即丟下一萬多幕軍,趁夜搭乘軍艦逃回江戶城,說來諷刺,成為征夷大將軍的慶喜竟是在這種情形下返回江戶城。」

【指疑】作者前面說「慶喜繼任將軍後從未返回江戶」,後面卻說「鳥羽.伏見之戰幕軍戰敗,慶喜不久即丟下一萬多幕軍,趁夜搭乘軍艦逃回江戶城」,兩相矛盾。其實筆者相信他的意思是否是說德川慶喜在京都就任將軍後「從未返回江戶」,而一直要到見及幕軍在鳥羽.伏見之戰失利後才「逃回江戶」城,因此建議作者在此處是不是要做個小小的改寫,不然這兩段文字既不一致又落款這麼接近,讓人看了無言。

************************************************


最後,筆者在此提出兩個建議:
A﹞日本幕末時代史事紛呈,同時在進行與發生者甚多。作者雖然對所有的來龍去脈瞭若指掌,但是恐怕對這段歷史還不是那麼熟悉的讀者會仍然覺得有些混亂,而所缺少的就是一個「史事年表」。說起來,像這樣的年表其實到處都可以看得到、查得到,不過筆者主觀認為若是能由作者本身整理出一個自己的版本,特別是包括能夠加強呈現、呼應他在書中所陳述的史事內容者,我相信這也是屬於他自己的一個特色,同時也讓全書的內容更完整。

B﹞日本幕末時期死亡者眾,而於其間出場之歷史人物,本書隨處可見這位「享年」多少,那位「得年」多少……之敘述。倘根據傳統的稱法,對過世者:
29歲以下用「得年」;
3059歲用「享年」;
6089歲用「享壽」;
90歲~99歲用「享耆壽」;
100歲以上用「享嵩壽」。

說起來,作者對這方面的用法顯然相當注意,實際上發生錯誤的並不多,不過筆者建議未來要不要將之統一改為「終年」、「卒年」,這樣就保證不會出錯,也讓有心的讀者不必分神去注意這樣的「小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