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宮部美幸著,姚巧梅譯《魔術的耳語》

魔術的耳語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說明】偵探推理小說中談到用「催眠術」來操縱他人,並以之為「犯行」的主線,能不能說,這樣的寫法本來就比其它一般的偵探推理小說帶點「玄奇」的成分(或者甚至有人會覺得排斥也說不定),不過經由本書作者以高明的文字所做的設局與鋪排,讓讀者如我看得「目不轉睛」,特別是當真相一步步揭開並且逐漸接近尾聲時,竟然讓人十分「感動」,這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個難得的閱讀經驗。

筆者同時認為本書作者在人物的經營上也有相當出色的表現,包括描寫主人翁和各個人物的互動,特別是與時田沙織、淺野真紀、吉武浩一、原澤信次郎、高野一……等,無一不見其顯現功力。另者,舉例如書中開始不久就敘述了菅野陽子因為聽到「手錶的提示鈴聲響起」,於是心生畏懼而開始疾奔,讀者眼見文中明明說「她回頭向後看,路上沒人」(見p.27),而撞到人的計程車司機淺野大造也表示說自己於事發當下「站在十字路口環顧了一下四周,可是沒有人」(見p.194195),偏偏後來卻有位吉武浩一出來提供目擊者證言說自己與陽子「距離大約10公尺,只是逐漸拉遠」云云,這兩種說法乍看之下是有些衝突的,結果後來發現原來是浩一說謊。筆者看到這裡時,再次感受到作者在情節經營上的細心。

本書除了提到前面所提的「催眠術」(註)讓人看了心驚以外,並且在書中也間接地討論了「壞人會不會把『壞因子』遺傳給後代」(即所謂「小偷的孩子是小偷」(?)~見p.49)、「壞人的後代該不該因為上代的行為而受到責怪」這類思考,乃至於揭發所謂「戀愛商法」的詐欺行為(也算是一個社會問題吧),還有技術性地檢討了「潛意識廣告」(即運用「下意識投射法」對顧客進行的廣告行為,見p.260……等處),凡此種種,可謂啟人深思;故事裡還透露了一點「開鎖」的技巧,寫得有模有樣(包括p.115267268……等處,書末則說明這部分是參考了相關書籍~見p.359)。這一切,讓本書成為一本內容十分多樣而「豐富」的推理作品。

以下是書中的幾個問題討論:
A﹞書中談到一個日下守的學校失竊50萬円的事件(見p.170177等處),對此,如果筆者沒有看錯,至本書結束時好像都沒有真正宣告破案(包括三浦邦彥及其跟班佐佐木、綱本等人,乃至於宮下陽一,書中似乎並未言明是他們之中的任何人下手行竊~見p.197198)?尚欠一個交待。

B﹞書中除了兩度提到「不安的繆斯」(義大利畫家基里訶的畫作,見p.8182349)外,並且還以之為一整個章節的名稱(見p.103158)。根據書中所說,只知它呈現的是「畫中的形體雖然像人,卻又是沒有眼鼻、也無法判别性別的不可思議的一群「東西」,站在不知是圓形露天劇場還是神殿似的地方」(見p.81),卻不知在此確切借喻何者呢?莫非是指受到「催眠術」的關鍵字控制的人嗎?筆者認為作者對此若能更清楚地說明,對一般讀者的理解會較有幫助。

C﹞本書的主人翁日下守是一位高中生,但是有位叫牧野五郎的便服警衛卻問他:「話說回來,你真的二十六歲嗎?你父母真不幸哪。」(見p.179)這是什麼「梗」呢?令人不解。

D﹞「野村浩一」在即將成為「吉武浩一」的前一週,不慎撞死了在清晨打算去警局自首的日下敏夫,結果但見他的母親梅子在整個過程中態度沉著,不但指示說「屍體必須想辦法處理。」(見p.179),事後還說「這不是你的錯,忘掉它!」(見p.324)。其實母親疼愛自己的兒子並且希望他有光明的前途,這是可以理解的,不過無論如何,兒子撞死人,自己關注的卻只是如何「處理屍體」而不是叫他去報案、自首,這讓人看了會覺得作者到底有沒有必要讓這位母親登場(還是作者「蓄意」想藉此也反應一點「現實社會」)?

E﹞作者顯然很習於使用各種「比喻」,不過以下幾個比喻對讀者如我來說,感覺是似乎需要做點「斟酌」的,包括:
【原文p. 107】「(日下)守自己,以及被遺留在枚川的敏夫事件的記憶,就像乘坐在翹翹板上的兩頭。守年幼的時候,事件比較重,像是在翹翹板的下方;雖著守的成長,理解力增加,事件則逐漸浮升上來,終於升到守眼睛的高度,那才是真正試煉的開始。

【原文p.126】「他的存在可說如同卑彌呼般不可思議……

【原文p.136】「水野明美是生意人。丈夫良之在她的羽翼保護下,是個說著夢囈還能出手做新型生意的幸福男性。

【原文p.181】「(日下)守摸索著身上的每個口袋,像個吃飽喝足後假裝找錢包卻一溜煙跑掉、白吃白喝的人一樣。

【原文p.181】「如果說圓筒鎖是迷宮,那麼,洋鎖就像規劃整齊的出售地。守才蹲下一分鐘,就啪答一聲開了鎖。

*****
【註】關於催眠術,本書對施術者有個特殊的稱謂,叫「魔法之男」(見p.277),或是由主人翁日下守口中說出來的「瘋狂的魔術師」(見p.311);另外,難得的是作者還引用了英國作家G. K.切斯特頓《布朗神父的秘密》中的記述(見p.21p. 359之說明),可見其用功甚勤。

【補充】
本書至少在以下頁數都有些文字上的瑕疵,可能是在校對時沒有檢查出來,期望在新版(若有)能稍作留意:

p.266
(「守佯裝先回家,卻躲進了廁所」)、
p.328
(「一直到看到隔天早上的報紙,他才知道發生車禍的事」)、
p.333
(「要讓他們繼續存沒,繼續說那些沒完沒了的藉口嗎」)……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