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東野圭吾著,劉子倩譯《嫌疑犯X的獻身》

嫌疑犯X的獻身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剛讀至本書末了而明白一切真相的那一剎那,或許會令人大吃一驚,而且收場處更是令人有泫然欲泣之感,不過經過深思後,卻又感覺它其實是一部不必讓人太認真看待的作品,至於它為何又能獲獎多項,又實在令人費解。以下是個人的幾點感想:

A﹞本書被日本人列為「本格推理小說」(註:這是就本書所獲得的「本格推理大獎」、「週刊文春推理小說 Best 10」、「本格推理小說Best 10」、「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等獎項名稱而推論的),實際上它留給讀者想像、推理的空間並不大,而只是在案情揭曉時讓人出乎意料而已,因此或許歸類為「犯罪小說」會比較適合吧!

B﹞在死屍上作文章的故事,於歐美的偵探小說裡是很常見的(在此僅舉英國的「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斯蒂為一例,她筆下做這種處理的情節還真不少)。筆者主觀猜測本書作者應該是在歐美小說中得到了一些靈感吧?

C﹞本書中的破案主角湯川學為本案做了很多努力,更做了一些實驗而戳破了犯案者布置的若干障眼法,不過他主要的突破點應該是在「石神喜歡靖子」和打聽到一個遊民在案發當天(其實是「主案」發生的隔天)失蹤二事上予以連結,從而使真相大白。筆者個人覺得這樣的破解過程會不會太快了一點,特別是富樫和「技師」不但都已死亡,而且前者的屍體已被處理掉且迄未被發現,後者則面貌、指紋全毀,那麼湯川學又是如何拼湊出整個故事,而很快地知道石神是殺了另一個人,並且在這兩人中做了「李代桃僵」式的設計(話說回來,這樣迅速解密釋疑的情況在其它偵探推理小說裡也是屢見不鮮的,若套句前面提到的阿嘉莎.克莉斯蒂筆下人物白羅之語,大概這就是所謂偵探頭腦中的「灰細胞」所發揮的作用吧)?

D﹞本書的犯案者石神,他原本面對的問題只是如何湮滅屍體(並且將之與靖子母女完全切割,以保護她們)而已,但是朋友你看看他做了什麼?他如果存心要頂罪,為何不直接報警自首就好(反正富樫死亡的經過除了他和那對母女以外既無人目睹、也無人知曉)?而直接報警自首的結果和他最後遭遇的下場又有何不同-除了他自己下手多殺了一條無辜的人命,並且還由「臨時起意」變成「預謀殺人」,試問這樣有何意義?

E﹞石神殺死遊民後,為什麼他相信只要將其屍體的面貌與指紋破壞、並加上他所布置一堆障眼法(包括偷了一部新購的腳踏車並刻意留下指紋)後,警方就會相信死者即是富樫?畢竟日後經過DNA鑑定、比對後要發現死者身份並不困難(至少會知道不是富樫),於是富樫的失蹤一樣會繼續被追查,那麼靖子母女屆時不也還是一樣未能脫離嫌疑?

F﹞本案的犯案邏輯是:靖子和美里殺了富樫,但是基於所謂「有時候(屍體)不要藏反而比較好」(見p.46)、「不管屍體怎麼處置,都得有死者身分曝光的準備」(見p.51)之理由,於是為了保護靖子母女,石神另外再殺一人並提供其屍體故意讓人去發現(該死者本身是沒有親友的遊民,在當地也幾乎無人認識;石神並將其屍體的面貌、指紋等完全破壞,以掩藏其真實身份,並且在屍體旁邊留下一部上有富樫指紋的腳踏車),而一旦警方追查越來越深入時,就由石神去自首頂罪,並且聲稱所殺的就是富樫,從而切斷殺人案與靖子母女的關係。

問題是一直到本故事結束時,富樫的屍體始終沒被找到(當警方前往石神的公寓搜索時,也沒看到曾經有人被分屍的痕跡),但是卻是新的受害者「技師」的屍體讓石神因殺人罪而被收押。這就是說,這一連串的計謀恐怕是不必要的,因為一來如前所說,石神何不把富樫的屍體交給警方並由自己頂罪就好,這樣豈不最簡單,二來石神所擔心的「屍體無法處理」的問題根本不存在,因為他是有能力處理屍體的(據書中所說,屍體是在浴室中被他分割成六塊後分三個晚上、三個地方丟進河裡~見p.349),否則最先被殺的富樫的屍體何以從頭到尾都沒有被發現?至於新的屍體之被人發現,竟然還是刻意的安排,這一切實在是很不合情理。

當然書中也說了,屍塊就算日後被發現,也永遠查不到是富樫,因為根據警方的紀錄,富樫已經死了,而同一個人不會死兩次。就此,朋友我再請問你:查無名屍體的身份難道是只能用面貌與指紋為依據嗎?石神真的是太聰明了,以至於讓人覺得他真的是太愚蠢~或者,還是根本是作者把讀者都看得很無知呢?另一個角度是,我們是不是可以說,這不是一個謀殺的故事,也不是一個愛情的故事,而根本是一個自殺者的故事呢?畢竟根據小說中所說,當事者先前在遇見靖子母女之前就曾企圖自殺過一次,因此說不定他如今只是找到一個為了救人的好理由而再試一次自我毀滅吧,因此筆者將本書的定位是「一個具有自殺性格的寂寞老師之異想天開所製造出來的一齣悲劇兼鬧劇」,如此而已。

G﹞本書的中文譯筆相當順暢而自然。本來從日文翻成流利的中文,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容易,然而筆者認為譯者在本書裡的表現是十分成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你應該回去重看一次,石神如果一開始就頂罪根本經不起警方調查,你以為你跳出來說頂罪,警方就會蠢蠢的相信不再調查? 富堅屍體上還有被靖子女兒拿花瓶敲的痕跡,手上也有留下女兒的抓痕,也就是說富堅的屍體不處理掉,母女倆是無法脫罪的,光把屍體處理掉也還不夠,因為死者前一天已經在旅館投宿,然後也在附近問東問西,所以忽然消失,當天母女倆又沒有不在場證明,最後一定會被調查,所以石神才找遊民去旅館多住一晚,隔天再殺掉他,這樣才能讓殺人案跟花崗母女完全切開。

    至於算不算推理小說嘛,一開始就把兇手告訴你了,然後警察跟偵探能掌握到的線索也都亮給你看了,你自己推理不出手法,不構成他不是推理小說的原因,所謂的本格推理就是完全靠邏輯,沒有隱藏線索,有些推理小說是偵探不知從哪找到讀者不知道的線索,最後推理時才亮出來,這種就不算本格了。就像你說的,這種手法很多推理小說都用過,手法其實很簡單,這也是為什麼湯川想通一兩個關鍵就能馬上找出答案,重點在於你想不到石神會做到這種地步,比起複雜的的手法,這種心理詭計更為精彩,純粹的愛衍生出的極致詭計,你說這是多此一舉與不合情理,完全沒錯,也正因為他多此一舉與不合情理所以才看不透。
  • 這是犯罪的手法,為的是為人脫罪,我覺得它是犯罪小說,這是我的見解,而如果你說它是推理小說,那是你的見解;基本上我不認為帶著「懸疑」性質就是本格推理,何況每一部小說都該有個結局,告訴讀者其故事最後的收場如何,而這樣做就是一個揭曉、解惑的性質而已,其中「思考」總是有的,但是不一定就真正是推理小說裡所說的「推理」。回想一下,這部小說是我大約三年前(2016)看的,有些細節於今已經不是記得很清楚了,不過我說石神何不直接去投案乃是根據他後來的行為而論的,未必是當下對「小說故事裡的殺人者/嫌疑者」所做的「建議」(雖然如果他一定要「獻身」,我會認為直接投案是最好也最直接的方法~這是常理嘛,有什麼好推、又有什麼好想的,根本不用考慮),因為不管怎麼說,他不應該另外製造一個無辜的死者去達成自己的「獻身」,畢竟這根本不能叫愛(真正的愛不會是這樣視盲、理盲兼道德盲),而且也等同於加重原已殺人者的罪孽,至於自己的罪孽當然更是不必多言。你說的,就算他跳出來頂罪,只怕警察也不會相信,但是相似的道理,難道警察就會相信他所殺的遊民就是他指稱的任何人而只因為屍體既無面孔也無指紋至無從查起(?)嗎?再說基本上以他如此這般的布局取巧,偏偏寧願把腦筋放在自己殺人、毀屍、頂罪,卻沒那個腦筋去研究怎麼讓警察相信原來的死者是如何被他殺死,實在令人費解,更糟的是若沒記錯,原先的死者之屍體到最後終究還是沒被發現,那更表示石神的能力「非凡」(雖然他其實據說就是將之分屍了,然後分批往河裡一丟而已,潦草交待,既缺乏想像力,也完全迷誤了重點),凡此豈不更顯出他那異想天開的「創新手法」(?)不但沒有必要,而且還真不是普通的拙劣~拙劣到還要多殺一個人來自欺欺人(不說別的,如果他事先告訴那對母女,表示他要這麼做,你覺得她們會同意嗎?我看肯定也只有喪心病狂的人才會接受用這樣殘忍的手段來為自己脫罪吧),因此,你說我沒想到(或說是「看不透」或沒「推理」到)他的手法,我想你說對了,因為誰會想到有人這麼愚蠢呢?沒有真正解決原來的問題卻又製造出一個新的問題,沒有真正幫到既有的加害者卻又製造出一個新的受害者,直是可笑又可悲~
    大凡犯罪推理小說大多都有死人,而只要有死人就會有屍體,問題是犯罪殺人後要怎樣處理屍體本來就是一件「知易行難」之事,而你若有興趣,顯然是見多了的你何不回去再重讀一下松本清張、桐野夏生……等作家的一些作品(在此只是以日本作者為主地舉些簡單的例子),看看他們對「分屍」案件又是處理(當然,必須處理到讓人完全無法發現,而如往焚化爐裡一塞、往山上土裡一埋、或像本書所說那樣往水裡一丟的,倘就小說的手法來說,都算是再平常不過的了;至於像宮部美幸的一部作品裡的凶手那樣乾脆把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就地埋在自住房子的庭院裡,連分屍都省了,讓人更是感覺有那麼一點隨性與粗糙了),而可以確定的是不管他們如何處理,反正就是不必像本書如同講述一則癟腳的「黑色笑話」一般地在類似但又相對單純的場景中居然需要特意再多奪一條性命來做設局、當掩蓋(然後再彷彷彿彿地掛上一塊「愛」的大招牌來作解,真是令人跌足大嘆),到底在讀者如我的眼中,這充其量只能說是原作者東野君的一個「小聰明」~聰明到讓人真正覺得天才與白X只有一線之隔,其理於茲愈可得而證之。
    以上,我只是回應你的貼文,純粹是「說明」己見的性質,不是為了「說服」足下而發。前面說了,你有你的見解,我也有我的見解,而記得那句話嗎:「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原因是每個人讀了「哈姆雷特」後可能都各自有不同的心得與看法,那麼,讀過本書以後是不是也是可用這樣的道理來看待呢?智者如你,儘可有你自己的看法,而如果你認同原作者東野君的思考方式,那也是你的選擇,只不過是這裡是我的部落格,我只是在此寫下我的想法而已,既不抱持期待別人對己所說的都能滿意,也從來沒有人勉強你同意我的看法,惟願能相互尊重,反正就算是交換一下意見也罷~

    Fast2008 於 2019/03/23 1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