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松本清張著,吳麗嫻、黃盈琪譯《零的焦點》

零的焦點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說明】就日本作家松本清張的推理名著來說,和《點與線》《砂之器》比起來,我個人對本書的故事架構相對地較為欣賞。全篇在由女主角禎子主演的「獨角戲」中,坐電車、火車來回查案的次數相當高(或者應該說是佔了最主要的部分),對金澤(位於日本石川縣)及能登半島等地區的氣候的描寫又讓人覺得「寒氣」十足,加上一個又一個受害者的接續死亡,整本書可說是在讓人相當不安的情況下讀完的,好似完成一個頗為艱鉅的工程。

惟雖說如此,這本書的凶嫌對我來說,算是比較容易猜得到的就是了,不過因為本書的氣氛、情節、人物對話等,緊緊地扣人心弦,還是讓人覺得它是一部上乘的作品,特別是作者在本書中再次充分發揮了其「社會派推理作家」的本色,讓人讀後久難忘懷。

【補充】若要挑剔些,筆者認為本書最後的結局之過程相當戲劇化,只是主角禎子搭乘計程車而經過於雪道上的長途跋涉後,竟然一下子就能找到在斷崖佇立的室田儀作(和遠望下已變成一個「黑點」並逐漸被海浪吞沒的佐知子乘船),筆者個人認為這也未免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吧~記得否,禎子雖然去過能登地區不只一次,但是對她的丈夫「被自殺」之確切地點並未能確定,而她也不是熟悉環境的當地人,那麼又如何能馬上就找到只交待說「要去羽咋一趟」(見p.384)的室田夫婦之所在位置呢?具體地說,儘管所要前往的是羽咋的方向沒錯,但是書中至少有三種說法:
一是「石川縣高濱町赤住的海岸上」(見p.126;它是最近發生的某具無名男屍被發現的地點,後來說是與「曾根益三郎」自殺的地方相當~見p.393
一是「牛山海岸的能登金剛斷涯」(見p.274275;它被明白指出是「曾根益三郎」的陳屍之處)
一是最後叫車,但言「從福浦的港口往南行」,然後「往高濱的方向走」(見p.393),經過一番長程又艱辛的行車後就突然準確到達了。

以上所言之地理位置,其指向也許都是同一個地方,但是不僅籠統,無法代表一個清楚明白的「定點」,而且那其實是一片很大又景色單調、荒涼的地區,因此若說禎子單憑「直覺」(或預感~見p.393)就可以直接找到,筆者認為這在現實世界裡應該是很難發生才對。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