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隆慶一郎著,李美惠譯《影武者.德川家康》(4/8

影武者德川家康 一二三
影武者德川家康 四五六


(續前)
*************************************************************
【島左近】
歷史上的島左近在關原之戰中並未被任何活存下來的人目睹戰死沙場,戰後也沒有人發現他的屍首,因此我們只能想像他的收場可能有以下幾種情況:
A﹞戰死,屍骨未被發現。
B﹞戰死,但是不只是屍骨未被發現而已,實際上是屍骨無存(例如近年新拍的日本電影「關原之戰」

關原之戰 2017電影

就是演他最後引爆火藥而與諸人一同被炸至粉碎
;另如【日】司馬遼太郎著,劉立善譯《關原之戰》(遠流出版)

關原之戰 司馬遼太郎 上中下

也是寫他拼死奮戰到成了「屍塊」(見該書下冊p.249;坊間也有其它書籍說島左近是死於黑田長政部下的槍擊,不過無論如何,他的屍首一直未被發現則是一致的說法)。
C﹞戰死,屍首被部下掩埋(其他例子如在關原戰場上切腹的大谷吉繼,及日後二次大戰時的硫磺島戰役之日軍指揮官栗林忠道……等人也是如此結局)。
D﹞倖存,自戰場脫離(包括逃出或是被救出;事實上後世確有些關於他未死的傳說,而其流落的可能地方則有岩手、靜岡、京都等之不同說法)。

本書中的島左近則是屬於第四種情況(被手下忍者甲斐六郎救出險地~見第壹冊.p.63),並且他隱藏在山林水澤(風魔勢力所在地區)之間,與六郎聯手合作,擔當在背後遙控、指導守護「偽家康」二郎三郎安全的角色,只因為他們發現二郎三郎和德川家康完全不同,原是希望維護豐臣家的存在的(具體地說,作者的意思是二郎三郎想和淀君、豐臣秀賴「和平共處」,從而「在東西雙方之緊張下建立均衡的政治」~見第伍冊.p.50乃將大坂與江戶雙方視之為「車之兩輪」,冀能維持天下安定並免於戰爭~見第陸冊.p.210),所以片面認定:「只要替身家康對秀賴公無加害意圖,六郎就必須保護這位家康」(見第壹冊.p.267)!

奇怪的是如前面說過,本書一開始就描述六郎刺殺家康,而六郎又恰恰是左近派遣的,必欲殺死家康而後快,如今家康真的死了,左近卻見風轉舵,只因為「偽家康」二郎三郎的意向被發現是希望豐臣秀賴無事的(雖然其背後原因也許是因為二郎三郎認為豐臣家滅亡之時即為自己死期,故意圖維護之~見第參冊.p.10,不過他和左近等在此事的立場一致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且其存在被視為有助於「完成亡君石田三成的遺志,亦即求得豐臣家的安泰,具體說來就是秀賴的生存」(見第肆冊.p.33)。凡此,表面上這個邏輯好像可以成立,實際上是完全說不通的,因為理論上只要能夠殺死德川家康一人,那麼可預見的是整個德川陣營就會崩解(特別是書中一直強調家康的嗣子秀忠能力不足,不足以應付大局;當時豐臣家仍然具有一定的人望,並未完全失去號召力),而豐臣家也就得以轉危為安,換句話說,家康死了,德川家就完結了,三成之仇就可以報了,豐臣家就安泰了,故基於這個理由,二郎三郎這位「偽家康」之存在,又豈不是既不符合原先的目標、又阻礙了大事?何況左近的俸祿,原是三成分給他的(且據說高達三成俸祿的一半),結果他不思直接為故主三成報仇以慰其在天之靈,不以貫徹滅亡德川家的行動為優先實行的目標為慮,卻只想到要為他的「間接主公」秀賴戮力盡忠(而且還不知道這樣做究竟有沒有效果),這似乎是很不合情與理的,不是嗎?

島左近
(2017年日本電影「關原之戰」裡的島左近,平岳大飾演;圖片取自網路)

史載「德川家康」下令將石田三成(及小西行長、安國寺惠瓊共三人)押赴刑場斬首時,乃使之穿上有紅白相間的橫條花紋的棉袍,讓圍觀的民眾看了覺得很滑稽,而這當然是對彼等受刑者的一種羞辱,不過這一幕在本書裡並沒有做出描寫(但言「處以繞街之刑,给他們戴上木枷,讓他們騎在沒有馬鞍的馬上,以如此落魄之姿拉著他們繞遍大坂和堺市的大街」~見第壹冊.p.232;而在本故事裡,由於居上位的「主事者」是二郎三郎,則顯然這筆帳則應該是要算在他的頭上才是),但見左近等混在人群中束手望著囚車中的石田三成(並且認為沒必要出手相救),然後說三成也看到他了,隨即和他「打手語」,表示「那個冒牌貨(按:指二郎三郎)似乎對秀賴公心懷善意」,進而讓左近獲得指令,兀自說:「殿下(按:指三成)要我們留心監督」(以上情節見第壹冊.p.228229),云云,這些無稽之言在我看來,應該說是比那套「紅白相間的橫條花紋的棉袍」還滑稽才是吧~

最後,豐臣家滅亡了(而在此之前,秀賴因為松平忠輝及切支丹武士等事被「偽家康」二郎三郎認定他已「精神錯亂」(?)、「甚至比秀忠更危險」~見第伍冊.p.208211,進而指出是他和淀君「破壞一切希望」~見第陸冊.p.110),左近的任務自然也算是失敗的了,偏偏他卻在戰爭(大坂之役)前,即宣布此乃「時勢所趨」,並逕自認為「該做的都做了」,從而有一番自我安慰的說詞:
若無二郎三郎,豐臣家恐怕早就滅亡了。幸虧有他,關原之戰之後的十四年來天下才能毫無戰爭,豐臣家也才得以平安無事。如今即使到冥府去見主君石田三成也無慚愧之處,說不定他還將滿懷感激地對自己說:「幹得好呀!」」(見第陸冊.p.28),
這一切,真是令人看了跌足大歎!而也只能說左近、六郎等人除了讓「秀賴公」多活了大約十五年上下之後即讓人宰割(無奈的是他們這些當事人的角度卻是認為自己「竭心竭力守護豐臣家,使其滅亡之期延後了十五年之久」,從而將二郎三郎視為「大恩人」~見第陸冊.p.211)以外,究竟真正發揮了什麼作用呢?難道石田三成奮戰的終極目標就是為了讓豐臣家多存活個區區十五年嗎?至於「偽家康」二郎三郎方面,本來不也是聲稱自己「夙願的最終階段」就是要「大坂和平」、「拯救秀賴」(見第伍冊.p.6),偏偏他卻坐視秀賴的領國從原來的大約二百萬石減為六十五萬石上下(見第伍冊.p.7,雖然從歷史上看,這豈非都是「德川家康」蓄意所為),實力大減,然後終究跟著大眾眼睜睜地看著豐臣家從世上消失,如此「一誤再誤」,真是令人不知從何說起~(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