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疑案:【日】茂呂美耶《物語日本-劍客、忍者、幽怪談》

劍客忍者幽怪談

【原文p.36】「(宮本武藏與佐佐木小次郎的決鬥)至於武藏當天遲到兩小時之說,其實有個很有趣的比照。武藏過世九年後,其養子宮本伊織所建立的「小倉碑文」中,沒有武藏遲到這個事實。二十七年後,「巖流島決鬥」見證人沼田家所紀(記)錄的《沼田家記》中之〈船島決鬥見聞錄〉,也沒有武藏遲到這種說法。六十九年後,取材自武藏的第三代弟子口述所紀(記)錄下的《本朝武藝小傳》,更沒有武藏遲到之類的記述。那麼,武藏到底是何時才開始遲到的?原來是在一百三十一年後的《二天記》中,武藏才「開始」遲到。過世後一百三十多年才「開始」遲到,這,合理嗎?」

【指疑】關於日本江戶時代的兩位劍豪宮本武藏與佐佐木小次郎在船島(後改名為巖流島)的決鬥,前引文作者質疑世謂「宮本武藏在當天遲到了大約兩個小時之後才現身」之通說。

宮本武藏是否果真在當天決鬥時遲到,筆者在此無法具體言說,不過對前文所質疑的若干論據部分感到有些疑問:

A﹞作者說〈小倉碑文〉(全名是〈小倉手向山武藏顯彰碑〉)、《沼田家記》《本朝武藝小傳》都沒有提到武藏遲到之事,問題是:
a.
〈小倉碑文〉、《本朝武藝小傳》一般認為原係分別出自武藏的養子(註)及第三代弟子之手,而「遲到」又不是什麼光明的事,因此如果此事被基於「為尊者諱」的原因而隱筆不記,想來也是不令人感到意外的;其中特別是前者,原是「碑文」性質,而「碑文」多是用以歌功頌德,向來為史家在做考證研究時所難以照單全收,故用之來做史實的研究是肯定要打些折扣。

【註】〈小倉碑文〉的文字也有可能是春山和尚、而非宮本伊織(武藏養子)所寫,不過無論如何,至少宮本伊織是認可其內容的。

b.
《沼田家記》雖說是小倉藩的沼田家之記載(註1),然而沼田其人雖與小次郎同在細川家食祿,但是他似乎並不支持小次郎(註2),因此如果說他刻意隱匿武藏遲到的事不記,實際上也並非絕無可能吧~雖然這樣說是有點「捕風捉影」之嫌,不過前引文作者如果執著於「武藏沒有遲到」一節而以《沼田家記》為根據之一並且在立論上有別於時下既已成形之世論通說,在此只是試著找出一種解釋來加以探討。

【註1】根據另部史料《丹治峰均筆記》之說,小倉藩有名為沼田延元之門司城代當日帶著大批家臣前往船島觀戰,從而成為武藏、小次郎二人決鬥的「見證人」,而《沼田家記》一書即是由延元的後人整理其所留資料而成
【註2】請參見【日】久保田英一著,【日】小和田哲男監修,劉夏如譯《武藏 vs小次郎》,遠流出版,p.44

武藏 vs小次郎


B﹞作者說武藏「遲到」之說始見於「一百三十一年後的《二天記》」。查船島之決鬥發生於日本慶長十七年(1612),《二天記》則完成於寶歷五年(1755),因此作者所說的131年,不知如何計算呢?然而這還在其次,比較重要的是《二天記》一書並不是突然於一夕或一年而成的,而是出於細川藩的藩士豐田正剛、其子正修、其孫景英之手,乃歷三代而成,其中第一代正剛的記錄,則又是取自於幾位武藏晚年時的弟子(算是第一代)兼武藏「二天一流」的兵法(劍術)教練之經歷與聽聞,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因此若說它正式問世之日與決鬥之時相隔久遠而無法採信,是否有些失之於過於武斷?於是基於《二天記》一書其特殊的成書背景,則若無事實的發生,那又為何會有武藏遲到之記載呢?

故基於上述種種,筆者將前引文之說列為文史疑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