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小山勝清著,金溟若、李永熾譯《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4/6

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 1 2 3
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 4 5 6


(續前)
*************************************************************
【第貳冊.山雨之卷.p.203】「(譯者註)忍術是日本武術中之邪道,如我國白蓮教。習忍術者,號稱伊賀者,自成流派。」

【指疑】本書譯者將日本的忍術視同「中國的白蓮教」,顯然是個誤會,因為一般認為忍術之於日本,應可視為一種「技術」,主要用以進行諜報、暗殺、製造騷亂、痲痺敵人……等活動,以完成其軍事上的目的,故使用忍術之「忍者」或許可比之為日本古時的一種「特種部隊」,而若將之形容為「邪道」,實則並不恰當。

*************************************************************
【第參冊.江戶之卷.p.229】「武藏與又兵衛是宿命的敵對。二十三年前武藏打垮佐佐木小次郎前往長崎途中,在肥後的小城街道刀劈又兵衛的槍尖之後,又兵衛便以擊敗武藏為目標去磨鍊槍術。……」

【第參冊.江戶之卷.p.233】「武藏坦然說:
「正是這個意思。記得二十二年前,在肥前小城街道,足下躍馬綽槍,那電光般迅捷的一刺,槍法之妙,至今未忘。……」」

【第參冊.江戶之卷.p.245】「武藏仍以謙遜的態度,繼續著說:
二十二年前,足下在小倉城街道上向我驟馬刺來的一槍,鄙人當時若不知道足下是用十字槍尖,怕也不易招架。……」

【指疑】同樣的發話時間,同樣是高田又兵衛對武藏的長槍一擊,但是前面說是「23年前」,後面說是「22年前」,互不一致。

*************************************************************
【第參冊.江戶之卷.p. 284〈我譯「宮本武藏」〉(代跋)「……小山勝清……所描繪的宮本武藏是十五世紀末葉的日本武士,而不是今日的日本軍閥。……」

【指疑】根據目前的世論通說,宮本武藏的生卒年(註)是日本天正12年(1584)~正保二年(1645),因此引文說他是「十五世紀末葉的日本武士」是錯誤的,而且他也並不屬於「武士」這個「社會階級」」。

【註】請參見【日】花田雅春編《劍聖宮本武藏:激鬥の生涯-天下無雙の二天一流と「五輪書」》,成美堂,p.142143

劍聖宮本武藏激鬥的生涯

*************************************************************
【第肆冊.島原之卷.p.7172】「(武藏)接著拔出大刀,用刀背連續在傳次右手敲了三、四下,旋及收刀入鞘。年輕武士都在附近窺看,但武藏的刀法快得連看也沒看清楚。……
傳次肋骨折斷,左腕折斷,身負重傷,瀕臨死境。……」

【指疑】武藏在與傳次的比試中,「用刀背連續在傳次右手敲了三、四下」後就「旋及收刀入鞘」了,但是為何傳次的「右手」被敲,卻是「左腕折斷」,令人不解,再加上「肋骨折斷」又是怎麼回事呢,也許就是只能用「武藏動作快到旁人都沒法看清楚」的緣故吧,不然真不知如何解釋。

*************************************************************
【第肆冊.島原之卷.p.116】「……老中(幕府高官;約等於我國的行政院長)……」

【第肆冊.島原之卷.p.117】「……指令上有各老中(幕府老中約有四人)的印信……。」

【指疑】譯者說日本德川幕府時代的「老中」相當於台灣的「行政院長」,不過實際上「老中」是在未設「大老」之時才是幕府將軍以下的最高官職,且由於老中一般是設置四至五名(採月番制,輪番管理不同事務),這與「行政院長」一人在職內常態性地以行政首長之姿總攬全國政務又有些不同。故知譯者之說雖然不算全錯,但是卻也有待界定清楚。

*************************************************************
【第肆冊.島原之卷.p.174】「由於幕府的強硬政策,西班牙、葡萄牙和英國已被逐出長崎,只有荷蘭是唯一獲許對日貿易的南蠻國。」

【指疑】作者說荷蘭是當時獲准與日本貿易的唯一「南蠻國」,在此討論兩個問題如下:

A.
根據日本作家新井一二三之說,日語裡的「南蠻」(なんばん)一詞本指葡萄牙。1617世紀的日本人
-稱荷蘭人(有時包括英人)為「紅毛人」;
-稱葡萄牙人(有時包括西班牙人、義大利人)為「南蠻人
(以上見【日】新井一二三《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名詞故事》,大田出版,p.84)。

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

另有資料說日本從室町時代到江戶時代,「南蠻」是指暹羅、呂宋、爪哇等南方諸地的總稱,另外還指上述地域的葡萄牙、西班牙本國及其殖民地(以上見【日】司馬遼太郎著,歐凌譯《功名十字路》,重慶出版社出版,p.158)。

功名十字路 上下

由此可知本書作者說荷蘭是「南蠻國」,到底對不對呢?或許只能說是對某些地區擴大了範圍後的一個「泛稱」吧?

B.
補充一點,就是當時日本也容許與中國有限度的貿易,只是中國未被視為「南蠻國」而已。

*************************************************************
【第肆冊.島原之卷.p.188】「(細川)忠利侯是屬於柳生新陰流的,兵法的眼界極高,一見(松山)主水即知他是第一流的兵法家。
不過,主水的人品不為忠利所喜,但他並非以個人好惡來評量人物的量小君侯。……
不知是幸或不幸,忠利侯四周沒有一個願意私下品評人物的家臣。……所以忠利對主水的品行毫無所知。」

【指疑】關於松山主水(註),前面說細川忠利不喜歡他的人品,言猶在耳,後面卻跟著說細川忠利對主水的品行「毫無所知」,顯然前後矛盾。

﹝【註】在本書中,他是武藏的主要對手之一;對此人,本文後面尚有更多敘述。﹞

*************************************************************
【第肆冊.島原之卷.p.293】「二階堂流的秘訣有一字劍、八字劍、十字劍三法。……
二階堂流的秘傳劍法,以心象跟劍結合時,其終極歸於一字、八字、十字,故有一字劍等名稱。這可能與劍教的九字一脈相通。佛教的九字是「臨兵鬥者皆列陣在前」……任何強敵皆不足懼;修鍊到極點時,據稱可使對手不動,使死者復活。……
截取九字的是真言宗等密教。密教常使用符咒以顯神力。而禪宗則排斥這類符咒,在空無的境域中尋求悟道之路。所以大多數兵法家都致力於禪劍合一的修行,從而以空劍做為窺伺極意的體悟。由此觀之,可能只有二階堂流不以禪道,而以真言教義作為修鍊的基礎。」

【指疑】作者說「佛教的九字是「臨兵鬥者皆列陣在前」」,不知出自何典,實有待釐清,畢竟佛教的教義中,幾曾談過「兵法」(劍道)?

雖然書中有常觀阿梨(西高野山的真言宗名剎釋迦院之住持)其人與兩位修驗僧的對話,說:我們習修驗道先後已二十年,伏居山野,餐風飲露,日夜拜大日如來,奉不動明王為師,以歷練劍法。」
這不是世人所說的兵法,而是維護佛法的秘劍。斬佛敵武藏,捨我等之外,更有何人?
……
「呵,原來如此。佛道既有劍,以劍當敵,亦合乎道。好,一切看你們了。一定要殺武藏!(以上見【第伍冊.熊本之卷.p.172)。

或許這就是作者所謂之「佛教兵法」、「佛道有劍」,亦即所謂「維護佛法的秘劍」吧?惟無論如何,筆者認為這只是作者個人的說法,何況就算真有所謂「維護佛法的秘劍,但是它絕對不等於佛法本身,更也不能代表佛教。以上,僅此列之給讀者參考。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