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小山勝清著,金溟若、李永熾譯《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3/6

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 1 2 3
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 4 5 6


(續前)
本書歷經前後兩位譯筆接續,優美而流利,特別是對原作中充滿了修練中關乎「心靈」與「悟性」的敘述,若要將之翻譯得切合與傳神、並而將作者之意忠實傳達,顯然相當不容易,唯一需要商榷的,厥為不時將古時中國的用語直接套用在日本的江戶時代,顯然並不恰當,例如「派」(亦即將日語中常用的「」直譯為「」)、某某「侯」、「王侯」、「君侯」、「相爺」、「爵爺」、「武師爺」、「千歲」、「明公」、「太守」、「這廝」、「那廝」、「蹄子」、「駕崩」、「聖諭」、「我誓必手刃此獠」、「點了活穴」、「渾球」、「他媽的」……等,大多屬於偏「古早時期」的中文譯法,只不過是讀者若能「習慣」以後,這方面的問題不算太大就是了。

以下復就本書的幾處內容,討論如次。

*************************************************************
【第壹冊.波浪之卷.〈譯者的話〉】「……德川家康蹴然而起,關原一戰,徙秀賴(秀吉子)母子於大阪(坂)。於是芟夷群雄,開府江戶(今之東京),晉封征夷大將軍。迨慶長十九年,大阪(坂)城破,秀賴母子死之。家康遂取代天下盟主,襲內大臣,晉位關白(輔天皇而掌全國軍政大權之重臣)。自是挾天子以令諸侯,奠定江戶德川幕府二百五十年之基業。

【指疑】前引這段話的錯誤不只一處:
A﹞淀夫人和豐臣秀賴母子原本就住在大坂城,並非於關原之戰後遭到德川家康徙居。

B﹞德川家康終其一生並未出任「關白」一職。

C﹞德川家康滅亡豐臣家後,自家成為天下的霸主,實權凌駕皇室,故若用「夾天子以令諸侯」來形容則似乎並不妥當,畢竟當能「令諸侯的就是德川家,並非天皇。

D﹞查德川幕府存在的時間是公元1603.03.241867.11.15,實際上不只引文中說的「二百五十年」~其說應該只是略稱。

*************************************************************
【第壹冊.波浪之卷.〈譯者的話〉】「宮本武藏乃日本人心目中武士典型,如吾國之有壯繆關羽,故有關宮本武藏之小說,在日本殆不可勝數。其中著名者僅二,餘皆不足道。一為吉川英治所著,成於昭和初……另一即譯者所據小山勝清本……隱然為「吉川」本之續,書名亦曰《是最後之武藏》,今譯者就內容更名《巖流島後之宮本武藏》,以清眉目也。
至書中所諷示之「武士道精神」,一言以蔽之,「止戈成武」是也。見仁見智,唯在讀者。」

【指疑】就前引這段話,討論如下:
A﹞作者(譯者)說宮本武藏之為日本人心目中的武士典型,相當於「中國的關公」,筆者對此論實在無法認同~別的不說,關公在中國民間可是「信仰」等級的(甚至還有人說「關公變天公」,其聲勢之崇隆,可說無以復加),此又如何是浪人劍士宮本武藏的位階可以相比呢?

B﹞本書原名為「それからの武蔵」,且觀其中之「それから」者,當與「その後」相當,即「其次」、「接著」、「以後」之意,故相較於前引文說的「是最後之武藏」,當以金恆煒先生在引介本書時所說「是後的宮本武藏」(後者之文可見於緊接〈譯者的話〉之後)應當比較正確-事實上即使是原作者(譯者金溟若先生),在【第參冊.江戶之卷.p.283中之〈我譯「宮本武藏」(代跋)〉一文裡也將之更正為《是後的宮本武藏》了。

C﹞本書的中文書名為《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非前引文說的《巖流島後之宮本武藏》~二者乃有一字之差。

D﹞文中所說「止戈成武」,其真正的意義實有待商榷,相關論述請參考拙篇:
http://fast2008.pixnet.net/blog/post/27763363
http://fast2008.pixnet.net/blog/post/33165640
http://fast2008.pixnet.net/blog/post/30316164

*************************************************************
【第壹冊.波浪之卷.p.6】「……佐佐木小次郎也曾威攝各國劍豪,最後打垮了將軍家的教師小野次郎右衛門,大小場面也從未失手。」

【指疑】查小野次郎右衛門忠門(原名神子上典膳)曾為德川將軍家的劍術教練沒有錯,但是他是否曾被佐佐木小次郎擊敗有如前引文所言者,此事尚有待證實,否則只能算是傳聞的性質而已。

*************************************************************
【第壹冊.波浪之卷.p.8】「(巖流島決鬥)武藏今年二十八歲,小次郎二十六歲,兩人的高矮相同。武藏的臉冷冰冰地蠟一樣蒼白,小次郎則微泛桃紅,顯得美豔。」

【指疑】作者說方當兩人決鬥時,宮本武藏28歲、佐佐木小次郎26歲,意思是武藏大了小次郎兩歲,不過倘依照【日】久保田英一著,劉夏如譯《武藏 vs小次郎》(遠流出版

武藏 vs小次郎

之說,認為小次郎時年應該是卅歲左右,比武藏大了幾歲(見該書p.9395,請參見註)。事實上此事一直眾說紛紜,持異見者不只一端,筆者乃將之列為文史疑案;至於前引文說的「小次郎……美豔」之說,似乎又過於「非典」了吧?

﹝【註】即使是本書也有不同的說法,如
【第陸冊.天命之卷.p.147說武藏「二十九歲時,與宿敵佐佐木小次郎決鬥,打倒了他。……」

*************************************************************
【第壹冊.波浪之卷.p.91】「這裡是長崎內港,西班牙商船赤鷲號的船上。……從甲板上走下狹庂的船梯,進了船長室之後,麥德勒斯先讓鈴姑坐下。船艙雖小,裝飾卻很豪華。正面壁上,懸著西班牙女王伊麗莎白的肖像畫,到處掛著各種武器和猛獸的爪牙。……」

【指疑】查當時的西班牙,其國之王朝、諸家族,未見有名為「伊麗莎白」之女王,前引文中之敘述應是錯誤。

*************************************************************
【第壹冊.波浪之卷.p.104】「黑人和中國人的侍僕,陸續送上來盛在銀盆中的菜餚,玻璃盃中注滿了血紅的洋酒。……」

【指疑】宮本武藏所處的日本江戶時代,是否普遍存在著「中國人」在日本當「侍僕」呢?照說當時的「明國」應該還未失去「上國」的地位才對吧(雖然在此之前的豐臣秀吉時代,日方曾在朝鮮之役中與明軍作戰)?筆者對此事難以確定,待解。

*************************************************************
【第壹冊.波浪之卷.p.149】「武藏朝著狹庂的小路,靜靜地邁步向前。……但在十多步外,經過一個草叢邊時,武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拔刀向叢草深處一劈。
「唉啊!」
一聲慘號,一條人影連竄帶滾落荒而奔-那正是躲著未去的岸孫六。」

【第壹冊.波浪之卷.p.162】「這時,甚內正躺在異人館的一室中接受外科手術。在草叢中挨了武藏的輕輕一刀,把他的右腕給齊根砍斷了。……」

【指疑】前面說在「草叢深處」被宮本武藏刀劈的是「岸孫六」(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的密探),後面卻說是「鴨甚內」(原為佐佐木小次郎手下~當時應在正覺寺放火,見同書p.147),二者敘述不一,疑是作者失誤。

*************************************************************
【第壹冊.波浪之卷.p.240】「(木村)又藏愕然,反問著說:
相爺,為什麼要武藏納命?
是有萬不得已的理由的。武藏獲悉本人、乃至於有關加藤家的生死存亡的本藩機密。……」」

【指疑】在本書的故事裡,所出現的情節是:
※加藤美作(註:根據本書所言,此人為熊本藩的加藤家之重要決策者之一,表面上尊奉德川家,其實暗中準備軍備,一心要打倒德川幕府)「默認大川(平藏)與葡萄牙商人的奴隸買賣,乘便從葡萄牙輸進槍械彈藥。美作把這些武器,一部分貯為己用,一部分送往大阪(坂),以待時機成熟。」(見同書p.238

※加藤美作與大坂城暗通消息,曾在熊本城上高豎打倒德川的反旗(見同書p.258

※「(加藤)美作鄭重地吩咐又藏,假如大川(平藏)及其黨羽僥倖逃得武藏的刀口,不要讓一人漏網,斬草除根。」(見同書p.258

※「……錯處原在大川平藏一邊,且加藤美作早有授意,便把奴隸買賣的事隱去不提,僅以武藏助與市復仇為親殺死大川平藏來結案。」(見同書p.267

由上述可知加藤美作本欲教唆殺死武藏的理由是武藏知悉關乎熊本藩生死存亡的機密,偏偏最後卻因為大川平藏的執行失敗而交待將後者「滅口」而作結,那麼難道他最初欲置武藏於死地的原始原因就此不存在了嗎?畢竟據說是知道熊本藩機密的武藏還活著啊!筆者對此安排,實在不以為然。

*************************************************************
【第壹冊.波浪之卷.p.297】「(上泉)伊勢守門下的四天王:柳生但馬守宗嚴(即新左衛門)、穴澤淨賢、疋田文五郎、丸目藏人佐。據丸目家所藏傳人佐的傳記上說,承襲新陰流的正統,繼伊勢守之後擔任德川家武藝師範而聲勢顯赫的,唯有柳生但馬守宗嚴一人而已。……」

【第壹冊.波浪之卷.p.299】「是時,大瀧(市郎右衛門)年約五十八、九,身軀魁梧,目光炯炯,一望便知是功力深湛的偉丈夫。但馬守宗嚴是位至列侯的人物,大瀧雖在遠遠的末席落座,但一點沒有畏怯的樣子。……
但馬守向列座的高弟,以目示意。那裡坐著的,雖有但馬守長子宗矩及村山作右衛門、木村助九郎等很多高足,都屹然不動。……」

【指疑】根據記載,柳生石舟齋宗嚴的生卒年是大永七年(1527)~慶長十一年(1606),他的第五子(前引文誤為「長子」)柳生宗矩受封為從五位下但馬守則是在寬永六年(1629),那麼何以本書作者對柳生宗嚴屢以「但馬守」稱之(見第壹冊.p.286296297299300301302303314316,及第參冊p.140142……等處),並說他「位至列侯」、「位居列侯」(見第壹冊.p.299、第貳冊.p.5……等處)呢?此實有待商榷(註)。

﹝【註】關於柳生石舟齋宗嚴其人,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見前引【日】久保田英一著,劉夏如譯《武藏 vs小次郎》p.138140。文中對他有詳細的介紹,即可明瞭他實際上未曾就任但馬守之職。另外【日】茂呂美耶《物語日本-劍客、忍者、幽怪談》(遠流出版)一書中對柳生宗嚴也有許多描述(見p.654658),

劍客忍者幽怪談

亦可一併當做參考。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