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小山勝清著,金溟若、李永熾譯《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6/6

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 1 2 3
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 4 5 6


(續前)
*************************************************************
【第陸冊.天命之卷.p.107】「自古以來,被稱為劍聖的兵法家亦有若干。他們練劍習禪,最後都高叫「無刀」,棄劍奔向佛家的悟道!而武藏並不棄劍。因為一旦棄劍,真正的劍禪如一即無由獲致。武藏不是佛中人,而是哲學家,同時又以科學家的執拗面對真理。」

【第陸冊.天命之卷.p.138】「(大淵和尚說)據說,兵法的極致是棄刀。若說這就是悟,是劍禪合一,固無異論。塚原卜傳、伊藤一刀齋及近日的柳生石舟齋,這些稱為名人的兵法家臻於極致時,都已不言兵法,棄刀,脫此世苦海,以風月為友,度其餘生。但,武藏先生與此不同。……

【指疑】作者說幾位「被稱為劍聖的兵法家」,最高的境界都主張「無刀」、「棄劍」,以「奔向佛家的悟道」,然而舉其中一例,且以柳生石舟齋(傳自兵法家上泉信綱)來說,所謂彼之「無刀」(?),正確地說應該是「無刀取」,而它其實是「空手入白刃」之意,進而以此印證其劍術是為了「活人」,而不是「殺人」之術。

有資料說柳生石舟齋宗嚴曾經對德川家康之解釋「無刀取」的意義是:
其所以要講究空手,首先在表示無敵意而敵人如果仍要殺過來,那就不退反進,縮小敵我距離。敵人手中有刀,利於從刀長距離的地方揮劍,我突然前進使敵人失去揮劍的空間,而我則有奪刀之方便,是謂「無刀取」。」(註1

析言之,「陰」是「虛」的意思,陰流就是「以虛對實」的劍法。通常的劍術都有「主張」(包括策略、招數等,即「劍法」),但是「新陰流是沒有主張的,其劍法以虛對實,如影随形,對峙時頭腦空白清靈,沒有成竹在胸,直待對方動了,自己才對準其動作,擊其盲點,搗其破綻,而且後發先至,所謂練到高明時,能令敵人覺得不論使什麼招數對方都好像緊隨在後,威脅很大,終至棄劍認輸。而新陰流既稱「和平之劍」或「活人之劍」,旨在使對方棄劍,化解暴戾。……」(註2

由上述可知,柳生石舟齋的「無刀取」和上引文作者所說的「無刀」是不一樣的-前者的要旨是在「使對方棄劍,化解暴戾」,後者則說是要「棄劍奔向佛家的悟道」,彼此應該說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至於文中也提到的「兵法家」塚原卜傳及伊藤一刀齋之所謂「無刀」又是怎麼回事(特別是如塚原卜傳的「無手勝」,伊藤一刀齋的「拂捨刀」、「夢想劍」等),又是否真是作者說的「棄劍奔向佛家的悟道」,則同樣需要一一檢視,尚待探討。

﹝【註1】請參見謝鵬雄《日本物語》,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p.123124

日本物語 謝鵬雄

【註2】同註1。﹞

*************************************************************
【第陸冊.天命之卷.p.155156】「「(武藏說)……我認為日本的神只是清純不雜,威德盛大的我們祖先的靈魂。除此之外,我無法敬神。……
……
武藏雖不依神佛,有時甚至以之為敵,但既不輕視,亦不加以抹摋。毋寧說,他非常關心,而且不斷地思考其本質。但在理論上,他認為,神佛完全屬於不同系列,易言之,神是祖先之靈,佛是釋尊探求而得的宇宙真理。……
……
(藤崎宮的神官加屋維久說)……清純不二之心才是神的形象。這清純之心為異國之佛所犯,為線香煙霧所污,才是一件大事。在下天生不喜含混,對本神社的緣起內心也有不以為是之處,今承先生指示,始了然於胸。在下此後必當拂去諸神塵埃,使之回歸於清純的形象!」」

【指疑】作者說武藏認為「神佛完全屬於不同系列」,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若說「佛」侵犯、沾污了「日本的神」之所謂「清純不二之心」,相信這是非常主觀的事(註),非屬世論通說;何況既然說「神是祖先之靈,佛是釋尊探求而得的宇宙真理」,那麼難道身為作者所說「宇宙真理」的「佛」,竟然會侵犯、沾污了「清純不二」的日本人的祖先之靈嗎?這樣的理論真不知如何成立,實在令人莫名其妙至無從說起。

再者,文中的武藏說「日本的神」就是祖先的靈魂,除此以外無法對之尊敬,這話是不是讓人總覺得不太對勁(特別是在尊奉「神道教」的日本;不過當然,這只是作者筆下的武藏之個人看法而已吧),筆者對此無解,只能將之留給讀者們去想想了。

﹝【註】關於本書中談到在日本於佛神之間的問題,本書有以下論述:
佛、菩薩借相顯現的是日本的神,而神的本體是佛與菩薩,此一佛身垂跡說,本是佛教徒為調和神佛間提出的說法。逐漸擴延,到武藏那時代已普及於全國,甚至神官也揚揚(洋洋)得意地主張此說。
當然,這是妄言……
……
自弘法大師(空海)以來幾百年間,神佛一體的思想早已深入人心」。然而,「佛教徒認為此說有損佛之威德,神社人員則認為使神蒙塵,於是兩相杯葛。以上見【第陸冊.天命之卷.p.157。筆者將之列此給讀者參考。﹞

/**************************************************************/

【第陸冊.天命之卷.p.137139(大淵和尚說)……禪本是去雜念,與天地合一之法。無邪念,無害人之心,空寂無一物……
……
武藏先生的坐禪不是僧侶的坐禪,而是兵法家為兵法的坐禪……會全身散發爭鬥之氣,使小蛇遁走。……
武藏先生堅持不肯輕易棄劍。他要藉坐禪之法,使兵法直臻真如之境。……
……
武藏先生之道終究是菩薩之道,苦多,佛果亦大。法有不同,佛果亦有別,總有一天會觸及真如,醒於佛性。……

【第陸冊.天命之卷.p.138】「(大淵和尚說)在修業過程中,劍與禪本來相彷,在終極方面卻相反。不棄劍,兵法家之悟不可得。但武藏先生不肯輕易棄劍。他要藉坐禪之法,使兵法直臻真如之境。他對劍真是驚人的執著。

【第陸冊.天命之卷.p.241】「所謂坐禪,是指無念無想,端坐脫出地上苦惱,以直觀認知天上真如的世界。然而,真如是空,無論如何深入,空還是空,僅認知空,並不是悟。只有重回地上,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觀想時,真正的悟覺世界才能逐漸開展。但要如此極為困難,行者為尋求開門的鑰匙,而在地上徜徉,這鑰匙亦可稱之為禪機。
武藏又如何?
武藏的坐禪形式卻有點不同,外表看來,跟任何人無異,但內心卻與對敵時一樣,手上拿刀,當然,刀我已合而為一。由於平時靠比試修鍊,已無須摒棄所謂雜念,可即時進入無想無識之境,心與刀共研磨,而逐漸脫離地面往上飛昇。
不過,掩蔽人心的雜念不止一端,有所謂五欲。在日常生活中,武藏已斬斷這一切,所以在這一點上,他比誰都飛昇得更高。……

【指疑】作者曾藉大淵和尚之口,指出宮本武藏的〈兵法三十五條〉是「確非單純的兵法書,字字句句皆含禪機,跟我們禪僧的修行過程一樣,若依此如實奉行,定可臻至萬里一空之大悟,而所謂劍禪一致之道,也就是真正的菩薩道。(見【第伍冊.熊本之卷.p.147

然而從上引文(第陸冊)所說,武藏的坐禪與一般人不同,而在此之前,【第參冊.江戶之卷.p.210211就已說過:
「武藏平日未明即起,先用冷水漱口,再揮舞木刀至汗出為止。然後洗臉,用冷水拭身,入室靜坐。禪宗和尚有坐禪一道,但武藏不是學的他們,靜時不忌雜念。他只是調節身心,使自己進入鬥爭的姿態,靜靜地面對敵人。而武藏所面對的敵人,也不是固定的,只是存在於雲煙遠處的什麼東西。
敵人雖不現形,卻千變萬化……武藏現在已參透萬里一空之理,他的心眼能在空中自由飛翔。他的心眼能不誤方向,用劍尖指住敵人的真像。」

至此可知武藏所謂「坐禪」(?)時,他內心卻與對敵時一樣」,而且作者說一般的坐禪是「在地上徜徉」,而武藏的「坐禪」是「脫離地面往上飛昇」(而且還「比誰都飛昇得更高」),因此所謂「禪劍合一」的意義是要打折扣的,因為如果武藏的「禪」和一般的「禪」不同,那麼這還能說是「」嗎?

特別是想到從吉川英治版的「宮本武藏」到小山勝清版的「宮本武藏」都強調其修練是「禪劍一致」、「禪劍合一」的,但是如果真如本書作者(小山勝清)所說,宮本武藏的「禪」和一般人的「禪」不一樣,那麼是不是還可以用「禪」來形容武藏的「劍」呢?

究其實際,應該說這只是一種個人特殊情況下的「武藏心法」吧~哪怕它再怎麼深不可測,但是反正就是不能說是「禪」才對,畢竟從古時傳下來的「禪」原本自有其理想上的境地,絕非經由武藏這樣的「兵法家」就能夠重新詮釋(或甚至是定義~雖然一定會有學佛者告訴你:禪就是禪,既非哲學也非宗教,要下定義並不容易)的,不是嗎?

另者,武藏堅持「不棄劍」,這與佛家裡講的「不執著」也有所抵觸-或者應該直接說是與佛法並非同道才對。具體地說,原來武藏的比試與「修練」都是為了「求勝」(註),而偏偏武藏又將自己的劍稱為「空劍」,並解釋說:
劍!在我,一切都是劍!捨此別圖,讀書、繪畫,莫非迷惑。

接著又說:
……今後,我還是唯有仗著劍以窮極天理,以善處人生。雖說了悟虛空,體會空劍,僅是初步而已。……人生的波濤洶湧,迷惑的雲翳重重。可是,我挺身前往,所仗者唯劍而已(以上二處原文,請參見【第貳冊.山雨之卷.p.351352

由此可知時下一般之所謂「空」者,不管是指「虛空無物」、「寂然空明」,還是正信佛教裡所講的「空」(指「空性」,乃「無常」之意),和武藏自稱的「空劍」(意為「一切是劍」、「所仗唯劍」~見上引文)中之所謂「空」者實則都不相同。至於【第參冊.江戶之卷.p.206裡說武藏有謂:
……但我既非禪宗和尚,不能領會一切,了悟一切。我只是踏著四大皆空而進,自己卻仍臻於真『空』。我所負的業障太重,覺得宇宙與人生仍是謎一般深不可測。……

言中之「真空」、「四大皆空」又是怎麼回事(試問長懷求勝之心者,又怎麼會是「真空」呢),大概也只有安排此說的作者才能明瞭吧?能不能說,關於「劍禪」、「空劍」方面的敘述肯定是全書最需要去「推敲」與理解的部分了,筆者將之留給各位讀者去探討與評論也罷

﹝﹝註﹞請參見【第貳冊.山雨之卷.p.209210說武藏有謂:
……一切都孕育於戰鬥之中。戰鬥使我淨化!戰鬥使我向上!我於戰鬥中參悟!真理、至善、幸福、愛情、和平,莫不求之於戰鬥之內。不,戰鬥便是創造;戰鬥能創造一切!」
「戰鬥的目的何在?唯一的只是勝利!」

【第陸冊.天命之卷.p.87也說武藏走獨行道」,只想以人為敵,勝過他」,即可代表這樣的思想,意思是說,武藏的修練並不是將自己「放空」,反正就是為了追求勝利。﹞

/**************************************************************/

……

(全文完)

【補充】筆者手中所擁有的《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為遠流於1999年出版的版本(共6冊),下示則為早年由四季出版的版本之封面(共4冊~尚缺第4冊的部分待補全)。在此將之列出給讀者參考。

巖流島後的宮本武藏 小山勝清 舊版 123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