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曾瑜《大家說歷史:王曾瑜說遼宋夏金》

王曾瑜說遼宋夏金

【原文
p.170歸納個人的論著,一些重要的論點可列舉如下:
一、學習和掌握馬克思主義理論,對治史有極大的重要性。考證當然是史學家必須具備的基本功,其要領無非是祛偽求真,由表(現象)入裡(本質),自此及彼,分清主次。考證固然需要邏輯推理,但至少在某些場合下,欲由表入裡,分清主次,那就需要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指導和運用。……」

【指疑】作者在本書最後的附錄裡留下這段文字,讓人覺得是一大敗筆。原來作者身為史學工作者,其本務是在「歷史」考證,而馬克思主義則是「哲學」的範圍,那麼作者所說的「考證固然需要邏輯推理,但至少在某些場合下,欲由表入裡,分清主次,那就需要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指導和運用」,其言中之「」、「」與「」、「」究竟各自為何呢?難道「治史」者應該以「哲學」為「」、為「」嗎?當然,我們也注意到他說這是「在某些場合下」,那麼他又是指哪一種「場合」呢?真是耐人尋味。

說起來,以政治的意識型態來干擾史學,這就是讓依此所治之「史」難登史學大雅之堂的開始,而所謂「學習和掌握馬克思主義理論」(進而以political ideology掛帥)對治史究竟有何真正的助益呢?中國傳統的史學大家們,信手捻來,如司馬遷、班固、荀悅、譙周、陳壽、司馬彪、常璩、袁宏、裴松之、范曄、臧榮緒、沈約、崔鴻、蕭子顯、魏收、姚思廉、李百藥、李延壽、顏師古、劉知幾、吳兢、杜佑、薛居正、王溥、宋祁、歐陽修、司馬光、劉恕、范祖禹、鄭樵、李燾、徐夢莘、袁樞、李心傳、王應麟、胡三省、馬端臨、柯維騏、李贄、談遷、黃宗羲、顧炎武、王夫之、谷應泰、馬驌、萬斯同、全祖望、王鳴盛、趙翼、錢大昕、章學誠、崔述、邵晉涵、魏源、夏燮、湯球、洪鈞、柯紹忞、屠寄、孟森、梁啟超、王國維、呂思勉、陳寅恪、金毓黼、胡適、傅斯年、錢穆……等等(為數眾多,不及備載),這些人根本不知道或不信奉「馬克思主義理論」,難道於是就是不懂「主次」、「表裡」,也不值得尊敬嗎?因此一味地強調馬克思主義理論,在某種意義來說,何異於全盤否定中國的傳統史學


至此,筆者建議對之要予以「超越」(或者說,當成參考可以,但是捧在手心而當作宗教一般的思想指導就不必了),於是才有希望得窺史學殿堂之真奧,否則不免於皓首窮經卻終生困在「馬克思主義」的哲學鳥籠中
(雖然馬克思還說過他自己不是 馬克思主義者-對這一切,慢慢去「辯證」好了,跟真正的史學有何關係),不亦可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