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隆慶一郎著,李美惠譯《影武者.德川家康》(8/8

影武者德川家康 一二三
影武者德川家康 四五六


(續前)
最後,再就書中的幾處錯誤與疑問討論幾則如下:

*************************************************************
【第壹冊.p.205206】「(七將事件~指方當前田利家一死,以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等為首的七位「武功派」大名企圖攻殺石田三成之事)……家康窩藏政敵石田三成八日,使他免於落入七大將之手。第十天,在次男秀康的護衛之下,將三成送回原本的居城佐和山城。據說如此大事,家康只和彌八郎作過這般的討論,可見君臣溝通之迅速。」

【第肆冊.p.2526】「(七將事件)因好友佐竹義宣通風報信,三成得以事先知情,於是躲在女用座轎逃進家康位於伏見之宅邸。這是最救命之策,因為他知道家康是武功派武將之首。
家康的處理方式十分圓滿。面對聞風而來的七將,他毫不退縮地將三成藏在自宅中長達八日,後來甚至要自己兒子秀康護送三成至佐和山。

【指疑】作者說石田三成為了躲避七將的追殺,曾經躲進德川家康的府邸避禍。然而根據近世研究,三成當時是藏身在自己於伏見的宅邸,並未向家康求救(註)~事實上坊間不少著作(包括前面曾提到的司馬遼太郎所著《關原之戰》等)都犯下「三成藏身在家康的宅邸」之誤,我等實須辨明之。

石田三成
(石田三成畫像;圖片取自網路)

【註】坊間多本書籍同此意見,在此僅舉一例為代表:請參閱【日】かみゆ歷史編集部編《關ヶ原合戰の謎99,イースト.プレス出版p.25

關原之戰之謎 99

*************************************************************
【第壹冊.p.238239】「(關原之戰後)領國更替,等於是強逼自己放棄苦心經營的地盤。……
「因此,秀賴殿下的領地等於減少了。」
……家康這回的領地更替政策中,絲毫未動搖豐臣家的封地,因為若稍有不慎必將引起騷動。……
豐臣家原本自然擁有十分龐大的領地,但在領地的支配上卻出了問題。絕大部分的領地都不是直接派遣代官統治,而是交給各地大名,請他們代為管理支配領國百姓並徵收年貢。萬一這些大名被消滅,委託他們的豐臣家土地自然也化為烏有。事實上原本據說有二百萬石的豐臣家領國,很快地便只剩下六十五萬石。

【指疑】作者說「家康」沒有動豐臣家的封地,而只是將後者交由其他大名管理的領地基於該大名不聽話、被消滅的理由一起沒收,造成豐臣的領地俸祿陡降。筆者個人不反對這樣的說法,不過如果這位「家康」是影武者二郎三郎,而照書中所說,他卻是支持秀賴存在的,則應該不會讓這事發生才對吧,否則難道這又是「秀忠」幹的好事嗎?惜乎作者並未言明。

*************************************************************
【第貳冊.p.7071】「二郎三郎對秀康的態度簡直讓秀忠恨得咬牙切齒。……對秀康就像疼愛自己孩子似的,稱讚他於關原之戰期間妥善戒備北方。對上杉景勝也自始至終和顏悅色,只是輕描淡寫地沒收會津一百二十(萬)石,並將他移封至出羽置賜郡、米澤及奧州福島的三十萬石。
這可說是特別待遇。……
上杉景勝卻什麼功績都沒有就獲得這般待遇,實在有失公允。……」

【指疑】眾所周知,關原之戰當初可說是上杉景勝、直江兼續直接啟動的,因為他們的舉措被德川家康拿來當作開戰的導火引線;戰後上杉家被沒地、改易,俸祿也從120萬石變成30萬石,然而這一切處置卻被作者形容說是「輕描淡寫」、「什麼功績都沒有就獲得這般待遇,實在有失公允」,坦白說,實在讓人是完全不知其所云。

*************************************************************
【第參冊.p.127】「……這一言重如千金。嶄新的(本多)彌八郎正信正式登場。往後被人說成權謀之化身,成為舉世皆知的陰謀家,幕府諸侯對他嫌惡已極並避之如蛇蠍。彌八郎為了德川家三百年的太平及百姓三百年之和平,義無反顧地一肩挑起罪名。

本多正信
(本多正信畫像;圖片取自網路)

【指疑】本多正信在德川家康、秀忠之世就能預見德川家往後將有所謂「三百年」(正確地說,是公元16031867年,歷時265年)的天下與和平嗎?難道他有制作「燒餅歌」、「推背圖」等之類的特異功能嗎?顯然這樣的筆法需要做些調整吧~

*************************************************************
【第參冊.p.182183】「慶長十二年……
正月初二入夜開始下起大雪。
自這天起,《當代記》、《慶長見聞書》等再三出現有關二郎三郎生病的記載。令人不解的是,他這回病因又是寫成「淋」,亦即今日之淋病。……將如此高齡老人之病名記為淋病,負責撰寫此公開記錄之官員心態實令人費解。……真要使用,恐怕非得二郎三郎本人授意吧。
那麼,二郎三郎為何下令要他們發表如此不名譽之病名呢?
首先,最大可能是二郎三郎裝病……之前二郎三郎裝病時亦曾有他得了淋病之傳聞,或許二郎三郎就是想起此事,而刻意要手下如此發佈消息的。這不正是二郎三郎式的幽默嗎?
第二,淋病雖不名譽卻非致病之重病,即使得了,也只讓人覺得滑稽而不擔心。更何況都已經是六十五歲的老人還得這種病,可見他生命力之旺盛,此說法反成為其精力旺盛的證據。發表淋病聲明之後,「家康生病」的謠言便即刻傳遍全國。為了闢謠,二郎三郎分別於正月及二月邀請諸大名及江戶町區之工商百姓以及附近農民,在江戶城內舉辦盛大的能劇欣賞會,刻意讓多數且來自各階層的民眾看見自己精神抖擻的模樣。家康的健康狀態可是天下大事呀。

那麼,他究竟為何非得裝病,甚至發表如此不名譽的病名呢?真相不得而知,但筆者認為這是為了梶之方及市姬。二郎三郎一向沒什麼家人,年幼時被人口販子買走之後便孑然一身。……若說他是為了享受以市姬為中心的家庭之樂而不惜裝病,應該沒人忍心苛責吧?二郎三郎和梶之方想必曾享有一段短暫的幸福時光吧。

【指疑】作者說家康被大書患了淋病,可能有兩個理由:
A﹞「二郎三郎式的幽默」;
B﹞為了享受家庭之樂(?)而「裝病」(?),並且反成為他「生命力旺盛」、「精力旺盛」的證據(?),
云云,不過請看看同書有以下敘述:
【第貳冊.p.34】「筆者實在無法將家康這四個兒子(秀康、忠吉、信吉、忠輝)的命運視為偶然。尤其忠吉和秀康兩人不約而同死於慶長十二年,更不可能是偶然,理應不是患病死的。兩人的死因都載明是患了「瘡」,所謂「瘡」在今天指的就是梅毒。兩人分別才三十四歲和二十八歲,以今天來說也還算年輕,怎麼可能不約而同因梅毒死於同一年呢?」

由之可知家康之子秀康、忠吉之死「都載明是患了「瘡」」(請參見【補充】),那麼若以此對照前引敘述所說家康患病而被大書患了「」,則似乎也是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了,橫豎就是明文直書了,未作任何隱諱,要不然如果家康不能被寫患「」,則身為家康之子的秀康、忠吉為什麼被寫患「」就沒有問題呢?

再不然,不由得讓人聯想起中國三國時代的「魏文慕通達」(註:「魏文」指曹丕,原文見《晉書.傅玄傳》)之說了,反正就是較像是有權有勢者近乎矯情、做作的一種表態,好讓世人知道自己的灑脫與不羈,以博取身為名士的「行事開通、人情練達」之虛譽(問題是曹丕的心胸狹窄,迫害或拘限手足為世人所共知,那麼這樣的人其行事作為又能真正「通達」到哪裡,大概說了也沒人會相信)。至於「家康」方面又是怎麼回事?他被寫說患有「淋病」,難不成也是有藉此惺惺表現其所謂行事「通達」、不畏人言的作風嗎~或者說,莫非這就是作者說的「二郎三郎式的幽默」﹖凡此種種,為求真相,實有待更多的探討。

曹丕
(魏文帝曹丕畫像;圖片取自網路)

【補充】關於秀康,本書引用《當代記》之記載,大書「連日來受唐瘡之苦,故氣虛也。」(見第參冊.p.203)忠吉的部分,則雖然言明是「」,又說「所謂的「瘡」指的是膿包,也可能是梅毒,但不宜驟下定論」,不過同時又指出「忠吉的腦子也遭病毒侵襲」(見第參冊.p.186187)。一言以蔽之,作者旨在質疑忠吉和秀康何以「相隔不到兩個月的短短期間雙雙因梅毒而死」(見第參冊.p.203),因此讓二郎三郎企圖以秀康、忠吉的力量為「雙翼」來要脅德川秀忠之計劃落空~讀者惟須知其用意,看看就好了吧。

*************************************************************
【第肆冊.p.66】「他(按:指柳生兵庫助)早知叔父宗矩所擔任的並非單純的劍法指導工作,也曉得叔父自關原之戰以來,便因不明原因而成為秀忠心腹,專門從事一些隱密的工作。根據父親新次郎嚴勝給他的消息,他得知最近柳生莊的年輕人已不再專心練劍,只知熱中學習由伊賀傳入之奇門遁甲之術(即忍術),而此術本應只是暗中輔助之用。」

【指疑】中國傳統的「奇門遁甲」應是屬於術數的範圍,而其要義可類歸入「地理方向學」一類,與「忍術」並非同道,將二者畫上等號是錯誤的。

*************************************************************
【第肆冊.p.19】「火災,正確來說是縱火,對駿府城並未造成任何損失,最終只失去處心積慮才得以潛進駿府城內的二十三名……柳生忍者。」

【第肆冊.p.22】「……駿府……火災遺跡雖已大致清理,但依然臭氣沖天掩不住慘狀。(二郎三郎)遷至駿府的頭一個正月初一卻不得不在家臣之府邸過……」

【第肆冊.p.23
「……二郎三郎以驚人速度著手重建(駿府)本丸。」

駿府城
(駿府城今貌;圖片取自網路)

【指疑】前面說駿府城經故火災後「並未造成任何損失」,後面卻說「雖已大致清理,但依然臭氣沖天掩不住慘狀」,並且還以「以驚人速度著手重建(本丸)」,令人覺得作者的前後敘述並不一致。

*************************************************************
【第伍冊.p.183】「……結城秀康乃是宗矩親手解決掉的……」

結城秀康
(結城秀康畫像;圖片取自網路)


【指疑】前面方引用本書第貳、參冊之說,但見作者已說結城秀康是因「」而死,何以現在又說他是被柳生宗矩「親手解決掉的」呢?事實上作者的確敘述了柳生宗矩率領手下襲擊秀康,造成後者受了重傷-「失去知覺,右腿幾乎被砍斷,出血不止」(見第參冊.p.194201),不過他畢竟沒有因此而死,故知作者之說有誤~要不然,或者他的意思是因為重傷而加劇了「唐瘡」的病情(?),或許這樣還可說得通?

*************************************************************
【第陸冊.p.122】「秀賴等人彼此互敬一杯酒後,隨即從容切腹。由大野治長擔任負責砍下秀賴首級的「介錯工作」。」

【指疑】大坂「夏之陣」結束,豐臣秀賴切腹時是由大野治長負責「介錯」嗎?此事其實未有定論(其他尚有毛利勝永等說法~僅舉一例為代表,例如前引【日】津本陽著,廖為智譯《乾坤之夢-德川家康征戰史集》一書即作此說,見下冊p.296),待考。

*************************************************************

……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