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宮部美幸著,王華懋、劉姿君、婁美蓮譯《蒲生邸事件》

蒲生邸事件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雖然曾是日本作家宮部美幸的著作的常讀者,但是不能不說這本書讓人十分失望。作者把「時光旅行」當做「特異功能」(而且如此「特異功能」還能遺傳)的方式來處理也就罷了(雖然實際上是連小說《封神演義》《西遊記》裡的滿天神佛、大羅金仙等都沒有這種肉身穿越時空的本事),最離奇的是身為時光旅行者,居然還能帶著其他人走,且看書中除了「平田次郎」、黑井本身有此特異功能外,被帶著穿梭時空之人最少就有尾崎孝史、蒲生憲之、蒲生貴之、蒲生嘉隆、鞠惠……等多人,這樣會不會太多了一點,令人無法想像;另外書中人不但可以「改變歷史事實」(根據作者的說法,認為這是可以允許的,只是不能「改變歷史」而已~也許她的意思是「微歷史」或「小歷史」可改、「大歷史」不可改吧?否則真不知如何解釋),而且可以奪人性命,例如平田次郎企圖阻止某樁大空難發生卻又造就了另一樁大空難、黑井可以獨自一手一個地將一對男女同時帶到「美軍轟炸」的地點與時間點而讓他們被炸死(感覺是連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裡那位張牙舞爪的「梅超風」都沒有這麼恐怖,問題是這對男女是死了,但是讓貴之、珠子等人在意的、發自蒲生大將而因此受到威脅的「信」又是在哪裡呢?這樣就算解決問題了嗎)……等皆屬之,至於孝史警告阿蕗而使其免於被燒死,此乃改變他人生死命運之又一例也。凡此種種隨心所欲的魔幻式「穿梭劇」劇情,請恕直言,給人的感覺是除了難以置信以外,恐怕只能說是啼笑皆非了。

作者在書中顯然是相當直觀地將時間當做直線前進式的「時間軸」來處理,這還不夠,故事裡還出現「平田次郎」本欲帶著尾崎孝史自舊時(大約是日本「二二六事件」前後)返回平成時代(1994),卻因為身體衰弱、力有未逮之故,居然在「中途」又落入「遭到美軍轟炸」的時空(1945)之情節;另外還有所謂曾經往返過的時間與地點就算是路徑「開通」過了,比較容易穿梭之說,這一切可說再次提起了讀者如我的疑惑-就不知道作者所談的究竟是物理科學領域之事還是宗教裡說的「神通」,或者根本就只是自己的異想天開而已,讓人的思考很難跟著這種毫無根據的邏輯而走,因為實在是太天馬行空了。

另一方面,本故事中,蒲生憲之大將選擇「自決」並留下遺作,觀其用意,說穿了也不過是自己一死了之,然後希求身後的聲名而已(畢竟他已去過未來了,不會不知道一己之自決並不能改變日本走向軍國主義並終究招致慘敗的史實),這與其說是真的為了日本國家的發展著想,不如說是一種虛榮、而且近乎詐偽的表現,那麼這樣一來,試問他的自決有何崇高的意義?反而還令人感到相當無聊;再說書中說了,他的兒子蒲生貴之最終並沒有拿出憲之遺留的那些充滿「先見之明」(?)的「著作」,可見貴之也知道那樣的著作根本沒有價值可言,問題是貴之既知他的父親會自決,卻在事前沒有任何企圖阻止他的意思,這顯然是說不通的,到底貴之本身也去過未來,已知日本最後戰敗,而憲之的遺作在日本戰後也沒有被公布出來,這表示憲之死不但是輕如鴻毛,而且甚至是莫名其妙的,畢竟其子在其生前既不勸阻他自決(雖然他已是退隱之身,也不必對時局負責),在其死後也不公布他的遺作(讓他失去了博得虛名的機會),對這一切,筆者為作者如此安排感到費解。

本書的書名是「蒲生邸事件」,而其故事的重點並不在蒲生邸的結構,但是書中不乏大量敘述該棟房子的外觀及內部結構、陳設等(例如這裡有壁爐,那裡有窗子,這裡有起居室,那裡有傭人房,沒有後門,動線不便……諸如此類,乃至於四周街道與環境),偏偏又缺乏隨附地圖、平面圖呈現,讓人讀了感覺猶如「空中樓閣」一般空泛,但覺本書(註)應可處理得更專業一些。

【註】在一般其它偵探或犯罪小說裡,舉凡發生事件的主要建築物,附有地圖、平面圖的並不少見,例如筆者手邊的《豔陽下的謀殺案》(【英】阿嘉莎.克莉絲蒂原著)、主教殺人事件《格林家殺人事件》(以上同為【美】范達因原著)

主教殺人事件 格林家殺人事件等

……等即屬之
,方便讀者觀察與對照。至於本書(《蒲生邸事件》)雖然有新版,卻仍然沒有這樣的安排,想是原作就沒有附圖吧?憾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