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張學良研究續集》

張學良研究續集

【原文
p.2】「按蔣介石於八月十六日,曾有一『銑電』致張學良謂,『無論日本軍隊此後如何在東北尋衅,我方應予不抵抗,力避衝突。吾兄萬勿逞一時之憤,置國家民族於不顧』。張學良曾將這個『銑電』轉知東北各軍事負長官一體遵守。

【指疑】李敖在他的《張學良研究》、《蔣介石研究》系列及與汪榮祖合著的《蔣介石評傳》裡,都讓讀者相信當年是由於老蔣的指令,才讓張學良背上一個「不抵抗將軍」的罪名,意思是說,日軍發動柳條溝事變進而侵略整個東北時,中國東北軍的高層(張學良當時人在北平醫院,但是還是可以指揮)叫自家人不要抵抗,其實是出自老蔣的授意;李敖書中並且還搬出一個說是來自老蔣的「銑電」,內容是叫張學良不要抗日,勿逞一時之憤云云,可資證明。

然而,真相是張學良本人後來分別在
1990、1991兩年中,三度接受外界訪問(訪者包括日本NHK電視台、學者唐德剛與中國民運人士曹長青),都親口承認「九一八事變」中之不抵抗日軍乃是他自己的主意,並且還表示其原因是因為自己的判斷錯誤,以為日本當時只是想在局部的範圍裡挑釁而已,因此他才不想把事情鬧大至不可收拾。張學良講這話時是台灣李登輝當政的時代,兩蔣父子則分別早在1975年和1988年過世,因此他不必有所顧忌,何況別人說「九一八事變」是老蔣的責任,但是他卻說是他自己的事,這顯然可信,否則試問哪有人自願當「國賊」的呢?像這樣的事實,但願李敖能出來為自己的錯誤更正。(註:「銑電」是否存在,迄今成謎,目前在中國有所謂原件者,強烈疑為偽造。)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李敖說法誠然未必正確,但為何張學良本人的說法一定是「真相」呢?何以知道張學良講那些話時沒有其他顧忌或可能?
  • 1931年中國東北軍的高層對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時「不抵抗」,李敖說這是老蔣的意思,張學良本人則說是他自己的意思,現在你說李敖不一定對,卻又不相信張學良的話,那麼此事又是怎麼回事呢,請問你的高見囉~

    Fast2008 於 2011/12/12 12:22 回覆

  • dj
  • 李敖笑傲江湖
    西安事變六十週年(四)
    http://leeao.com.cn/online/creazywang/xian04.htm
  • 「九一八事變」是影響張學良一生的大事,對來他來說,其中有國仇也有家恨,身為當事人的他本人之說法當然較為可信,相關史實不會因為其他一干所謂歷史學家(?)的片面解讀就可改變(特別是罵人是「老糊塗」的人,何不看看自己又是幾歲?莫淪為五十步笑百步)。文中提到的「銑電」,據我了解,目前在史學界並不被廣泛承認它是實際存在(李敖自己也提不出原件)。另外關於你提供的「笑傲」文中提到的NHK專訪,台灣坊間有專書可讀:《張學良與日本》(日本臼井勝美著,陳鵬仁譯,聯經出版),若有興趣可買來參考。在此補充一下,該書中提到1931年九一八事變,1932年1月錦州失陷,這時行政院長汪精衛往訪張學良,兩人針鋒相對。汪精衛帶著老蔣的信,對張學良說:「你應該與日本作戰。」後續言中顯示雖然汪精衛對對日作戰也沒有把握,但是沒說不要抵抗;在對話過程中,張學良還有這樣的言論:「如果政府決心作戰,蔣委員長一定對我下命令。如果這樣,情形就不同了,我要服從命令。……」張學良甚至還指責汪精衛要他對日作戰是想以張學良的部下的生命來換取汪精衛的政治生命,云云。準此,可知當時的國民政府並沒有要張學良不抵抗,也沒有直接下達指令要他抵抗,而所有的決定都是張學良自己做的,跟老蔣沒關係。這些記載和張學良後來幾度接受專訪時的說法是一致的。

    Fast2008 於 2012/10/23 10:10 回覆

  • dj
  • 那國民黨自己欽定的「八年抗戰」是什麼意思,從1937起算?九一八事變是1931年發生的,其間6年都在幹嘛?「攘外必先安内」可是老蔣政策,其中意思就是對日不抵抗,先打共匪,西安事變也是這麼來的,老蔣不抗日,張學良、楊虎城才造反。
  • 現在談的是在九一八事變中不抵抗是誰的主意。「攘外必先安内」是老蔣的政策,後世之人也許可以片面認為張學良就是為了要執行老蔣的政策才不抵抗,但是史實不是這樣~他承認自己當時判斷錯誤。若有興趣,請在敝人部落格首頁裡的「部落格搜尋文章」處打入「張學良」,你會看到其它拙文的相關敘述。(七七事變後中日雙方才爆發全面戰爭,「八年抗戰」是台灣方面的界定,在中國的界定方式則是十五年……然而老毛後來甚至還感謝日本侵略而讓他們有壯大的機會,這事讓人感覺很醜陋。然而凡此不在眼前的話題討論的範圍內。)

    Fast2008 於 2012/10/23 10:10 回覆

  • dj
  • 918的事改天再說,你提到毛澤東的那些話,「感謝日本侵略而讓他們有壯大的機會」,根據你那麼講究「原件」的精神,不知毛澤東這些話語出何處?
  • 關於九一八事變及張學良的史事研究,現在在中國的新近研究比台灣還多,本來還想多介紹幾本書,現在看你說「改天再說」,那就此打住了吧(我原本只是批駁李敖的說法,並不是針對你,而大概是因為影片的鏈結是你提供的,讓你以為我對你有意見?事實上在中國的學者們的新近研究中,顯示的結果不但與李敖所言不同,甚至還有書對李敖的說法是指名反對的)。另外關於老毛之事,你的意思是老毛的「原文」不是這樣^^,還是你有翻案文章可做?這些衍生出來的內容都隨你去解讀與發揮,我沒意見。

    Fast2008 於 2012/10/27 17:38 回覆

  • dj
  • 我查了一下相關文章,李敖引用洪鈁的回憶文章,指出有「銑電」這回事,楊天石更進一步指出,回憶有「銑電」一事的,不只洪鈁,還有趙鎮藩,他們都是當事人,「洪鈁當時任陸海空軍副司令行營秘書處機要室主任,隨同張學良在北平辦公」,趙鎮藩「是第七旅的參謀長,北大營的守衛者」,他們既是當事人,更是目擊證人。

    另外,李敖在「蔣介石評傳」一書中,指證蔣介石對日抱不抵抗政策的,不只「銑電」這一事件,書中寫道:其實在九一八之前,報上已登出蔣介石不欲抵抗的指示。萬寶山事件後,蔣介石即已自江西發電給南京政府及張學良說:
      官民協力抑制排日運動,宜隱忍自重,以待機會。 (一九三一年七月十五日的《盛京時報》)

    張學良對日不抵抗,不過是蔣介石這一政策下的行動反應。

    最有趣的是事後蔣介石的說詞:

      我們的敵人不是倭寇,而是土匪。東三省、熱河失掉了,自然在號稱統一的政府之下失掉,我們應該要負責任。不過,我們站在革命的立場說,卻沒有多大關係。……專心一志剿匪……無論外面怎樣批評、譭謗,我們總是以先清內匪為惟一要務!

    東三省與熱河如此輕易地失去了,居然「沒有多大關係」,這與其說是在替張學良開脫,不如說是老蔣在為自己政策辯護。
  • 《蔣介石評傳》……其實不要說《蔣介石評傳》了,我連李敖《蔣介石研究》六本、《張學良研究》兩本(乃至於「李敖全集」)都有收藏,但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注意到洪鈁、趙鎮藩,卻不注意張學良、王鐵漢;你相信李敖,卻不相信張學良本人,那怎麼辦呢(李敖的治學方法,不知道你看過學者對他的批評沒有)?還有那些電文、日期……,通通都早在學者研究過的範圍之內(例如什麼萬寶山事件的,這個「課題」會不會太老了些);至於老蔣在事發時是什麼身份,事前事後有什麼言語動作,老蔣的日記又如何……,像這些資料如果不能先掌握,實在很難談下去。以上所說如果不能接受,儘管去相信你自己所相信的吧(我原來的敘述是要「說明」自己的論點,並不是為了「說服」你—我有我的看法,你有你的看法,你是否接受我的看法是你的選擇,不干我事),這個問題恕我不再回覆。

    Fast2008 於 2012/10/31 22:30 回覆

  • dj
  • 張學良本來就是個奇男子,其言行舉止不可以常人度之。張學良可以不搞東北獨立,而搞東北易幟,後來更搞出西安事變,都可以看出張學良的個性。
    至於「相信張學良本人」也有階段之分,張學良接受NHK採訪中的說詞固然是一說,但張學良也說過「(九一八)這事我有充分證據,證明俺沒有對不起國家...」若只採用前面說法就以為可以定案,恐怕不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