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京極夏彥著,林哲逸譯《姑獲鳥之夏》

姑獲鳥之夏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眾所周知,這是日本名作家京極夏彥的首部作品。能不能說,他往後出版的所有著作之風格(及大多數的主要人物),早在本書裡大致已然確立了吧!

本書對讀者如我來說,最大的「懸念」仍然是在作者大力解說的「弔詭」,亦即「的確看到了……只是沒感覺到而已」的觀念(見p.342)。

令人感到疑問的是言中之「看到」、「感覺到」的「範例」對象原是指「屍體」,而人的「屍體」本身是一個體積不小的「實體」,那麼除非是蓄意隱藏(如後來之使用屏風等即是一種方法),為什麼會令人發覺不到呢?明明是榎木津禮二郎於進入據說是「已懷孕廿個月」的久遠寺梗子之密室之際,在不須動用到他的「特殊能力」(根據書中所說,彼能讀到他人的記憶)之當下即看到屍體,並表示要報警(見p.198201343等),偏偏跟著進去的關口巽卻就是「看不見」或者「沒看見」。那麼對這樣的問題,難道是用近乎「哲理化」的方式,亦即作者所說
……我們所見聞的一切都是假想現實。那是否為真正的現實本人完全無從判斷」)(見p.344)或
我們以為我們是直接活在現實當中,但我們其實是活在腦子裡。(見p.344)云云,
於是就可以作解了嗎?

除此之外,本書談到其它問題還包括「妖怪」(見p.256等)、「神明附體」(見p.257)、「假想現實」(見p.344)、「懷孕妄想症」及「假性懷孕」(見p.345347)、「屍臘」(見p.370371)、「多重人格」(先是天真的涼子,變成奪人子的京子,再變成殺子的母親~不消說,所謂「姑獲鳥」即是在此用以為喻;請參見註)……所包羅的層面甚廣,個中蘊含「哲理」之豐,有待讀者慢慢咀嚼,在此無法一一盡述。

【註】所謂「姑獲鳥」原是作者取自古代傳說裡的一種「妖怪」。本書一開始就給它至少四種清楚的定義(見p.21),包括「其原形乃懷胎有子而身殞之女,以其執念變成」之說(同見p.21)最為簡潔。
另外,本書書末有曲辰先生解說,曰:
早在民俗學、人類學、語言學中,早就掌握了一個原則:妖怪,是人心召喚出來的,掌握妖怪,即掌握人心。(見p.445

「姑獲鳥是久遠寺一家的悲劇象徵,但久遠寺一家卻也是姑獲鳥的具象化來源。」(見p.445

「理解案情不如識破妖怪本體來的優先,因為只有瞭解妖怪本身,才能知道謎團的核心在哪裡,也才能予以擊破。」(見p.445

……

諸語甚為精到。讀者若對「妖怪」-特別是本書作者所引用的圖或文有興趣,不妨參考:
【日】鳥山石燕原繪,宮竹正編著《百鬼夜行—日本妖怪經典形象創始之書》,江蘇鳳凰美術(中國)

百鬼夜行 上下

【日】鳥山石燕原繪,希年編著《魑魅魍魎百物語》,北方文藝(中國)

魑魅魍魎百物語 上下

創作者介紹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