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日】山崎豐子著,王蘊潔譯《不沉的太陽》

不沉的太陽 上中下



*********************************************************
/*
本文可能對本書描寫了劇情、敘述了人物,並透露了結局,請未讀過本書的讀者勿往下閱讀本篇,以免影響未來閱讀原書時的樂趣。*/
*********************************************************




先不論其個人的經歷(特指身為工會委員長,後來被公司外放、調回國內後又被安排坐冷板凳……等)為作者移植過來加工後據以寫成小說並使成為故事中的主人翁其背後的原形之真實人物小倉寬太郎實際上是一個怎樣的人物,本書中的恩地元在作者筆下,顯然是一位守死善道、有情有義的人道主義者,尤其是他在悲慘的大空難發生後,對罹難者家屬所表現出來深沉的哀悼、真摯的關懷及熱誠的援助也著實令人動容。

只不過是筆者個人認為以他在「國航勞組工會」委員長的任內之演出,讓人覺得雖說為的是爭取員工的權益與福利,但是他一邊表現出咄咄逼人的態度,一邊強力要求公司對員工增加工資、減少工時、增加人手,並且只要工作的時間一到,動不動就想要停工或爭取加班費等,一切以「抗爭」至上(見下冊p.68),讓人產生一種近乎錯覺(?),彷彿他是否忘了什麼是敬業精神與職業道德,再加上當時他所處的時空背景,無怪乎會被懷疑是「親共分子」,或者甚至是「共產黨」的地下黨員了(還有一種說法,叫「跟赤色遊擊隊一樣」,見上冊p.532)~看到這裡,讀者如我想到的是當人一旦被當做是「左派極端份子」時,想擺脫如此形象已經是很困難的了,更何況是「共產黨」的陰影加身,讓人覺得將一位帶有如此爭議性之人物當作書中的主角,這除了多少可為整個情節帶點戲劇性以外,又是否算是個能討好的選擇呢~特別是若慮及想獲得讀者的認同與共鳴,畢竟我們是看到了他被外放大約十年,飽受相對落後其祖國甚多的駐地(包括巴基斯坦的喀拉蚩、伊朗的德黑蘭、肯亞的奈洛比等)之不便與折磨(或者甚至說是「對人性的破壞」~見下冊p.561),但是卻也不能忘記當初他對公司高層的「威迫」,甚至還企圖以影響當時的首相出訪時所坐班機的回國時間為要脅(見上冊p.124等),我想,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已然超越了某條紅線至程度太過了呢?

因此,我對書中的恩地元這位人物的感覺是他可能在職場上很會「做人」(特指對他的朋友、同儕,乃至於空難罹難者的家屬,餘則另論),但是在工作上的「做事」方面,我會認為他在某方面上是不是欠缺了一個周全的考量、與合理的方法以謀求達到目的,因此雖然對他往後的遭遇感到些許同情,但是也只能說他是「禍福自招」,合該由自己去面對後果與承擔責任了。

另一方面,他雖然勇於對抗高層,但是對「高層們」將他的「特意外放」顯然又毫無招架之力,而且縱使曾經得到檜山社長當面應允會讓他依例準時調返回國,偏偏卻遭二度爽約,而自己終究也還是不能不被迫接受。再說其後他在外放約十年後雖然經過申訴而終於能夠回到日本,但是也只能被安排坐上一個閒職的位置(即擔任「國際旅客行銷總部」之「一人課長」,時間又長達超過十年,被視為公司裡無事可幹的「窗邊族」之一~見中冊p.2等)。

恩地元其後的遭遇是在大空難事件發生後,原先擔任關西紡織公司會長的國見正之獲得政界層峰指派而空降到國航出任會長,遂提拔他進入新設的組織「會長室」為部長,為的是希望藉由他的助力去尋求改革。然而從後來發生的事來看,也正是因為他的加入,卻也成為國見遭受質疑與遭受打擊的口實之一(無怪乎一開始就有人勸國見不要將之延攬進入改革團隊,否則何異等於「抱著一百萬噸的炸藥」一般易惹麻煩~見下冊p.427)。及至故事末了,他甚至又被調回肯亞的奈洛比,理由是他沒有專心投入工會的整合工作,卻努力去「揭發公司的財務部和生協的貪污,引起新生勞組工會很大的反彈」,從而指責只要他在日本就會引起麻煩,云云(見下冊p.547),讓人看了簡直莫名其妙~

縱觀之,即使「加害」他的一干「高層們」最後因為另案而遭到檢調搜查且眼看無法全身而退而將受到法律的制裁是必然的,但是試問恩地元到底得到了什麼?特別是他也許覺得堅守了一個己所信奉的原則,但是實際上他曾經代表的工會(即「國航勞組工會」)在一個員工總數約20000人的大企業裡最後只剩下200人參加,另一個工會(即「新生勞組工會」)則有12000人參加,可見他也並未得到多數人的支持,那麼試問他達成了什麼?他證實了什麼?他守住了什麼?他的堅持和訴求,又幾曾產生了什麼作用嗎?可以說,他的一切遭遇或努力和他真正的收穫對照下根本不成比例,從而使他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人物。

因此筆者在讀完本書後,但覺為書中所描述有關書中的航空公司內部複雜的人事鬥爭黑幕、眾人的勾心鬥角與爭權奪利、政經或政媒掛勾後在人前人後的黑手運作,層出不窮又屢見不鮮的貪污事件,乃至於經由這一切所顯現出來的人性黑暗與野心貪婪而感到震撼;還有難以忘懷的是大空難的那一段,令人為當時在那樁意外中所喪失的500多條無辜而寶貴的生命感到悲痛,凡此盡是全書讓人非常印象深刻的情節與內容。至於對書裡的主人公恩地元本身,誠如已在前面說過的,我個人是覺得其人之堅忍不拔固然非常難得,但是也只能以「求仁得仁」來看待,如此而已。再者,與其相關並且不得不提的是,作者山崎豐子對他在外的「流放地」之艱難的立場與辛苦的生活,花了大量的文字描述,並且寫得非常生動、寫實,宛如作者親身經歷過,顯然她為了寫作而曾經真正去嘗試與生活過(事實上她在「後記」中也約略提到這一點),於是筆下才能有如此優異的表現,果然不愧是「昭和三大才女」之首的作風,只不過是這和恩地元之是否能讓人真的感到認同,自然算是另一件事了。

最後,以下就書中幾個問題討論如次。

*****************************************************

【原文.上冊p.35】「……(行天對恩地元)潑完了冷水後,身為巴黎分公司總經理的行天戴了迪奧的的框型眼鏡,擺起架子問道:
「那麼,你認為到奈洛比的飛航路線該如何規劃?」
……」

【指疑】上文中的「行天」自是指行天四郎,而他發話當時之身居職務已由作者言明是「航運管理部次長」(見上冊p.28);復觀他在國民航空中的工作資歷,作者也寫明是「行銷總部業務課」、「舊金山分公司」、「秘書部」、「航運管理部」、「宣傳部」(見下冊p.132133),以及「常務董事」,那麼上文所說「巴黎分公司總經理」又是怎麼回事呢?筆者認為這應該是作者誤記,因為書中似乎未見行天四郎有外駐法國巴黎的工作經歷。

*****************************************************

【原文.下冊p.3031(國見寫給龍崎的信)「一、盡最大努力補償罹難者家屬。……
二、經營責任不健全。仰賴國家保護以及國營企業的鐵飯碗心態,導致經營高層對公司收益漠不關心。這一點,必須深刻反省,並加以改善。
三、徹底改善勞資關係。……
四、確立安全體制。……
五、財務體質。……」

【指疑】以上引文可見於國見正之在與龍崎一清(註)見面時所拿出來的一封信,內容是他認為的重建國民航空時所需要注意的「五大問題」如上列者是也。

不過筆者認為他所列的第二點似乎是有待商榷的,因為國見是在國航發生大空難後被請來當會長的,而他在就任後所提出來的重建工作之「四項任務」是:
★「確立絕對的飛航安全
★「促進勞資關係穩定
★「改善經營體質
★「確立公平的人事安排」(見下冊p.147166等),

特別是國見發現「……在之前曾經多次發生事故的情況下,公司仍然為了追求收益而負責為其他公司的飛機進行整備工作時,終於了解到國民航空的問題比他想像中更加嚴重」(見下冊p.149),因此他義無反顧地以「安全」來建立共同的基礎點,而這正是他與「利字當頭」的前經營團隊(見下冊p.557)之行事取向的不同之處;復根據本書所說,乃經由一位身為航運機組員代表的小森機長之發言,指出全世界之飛航事故出於「人為」的原因者佔70%,而其具體事項可包括操作失誤、修理失誤、警備不完善、飛行員所處的惡劣工作條件、背後的勞資關係……等(見下冊p.149),相信這些都也才是戮力追求飛航的絕對安全之國見所欲努力改善經營與重整公司的重點。

故知前面提到的「五大問題」中之「……鐵飯碗心態,導致經營高層對公司收益漠不關心」云云,在此時此刻不但不是問題的核心,倒反而似是和後面所說的「四大任務」之反對「利字當頭」的說法有點矛盾了,不是嗎?偏偏這些事項卻都同樣是由國見一人所提的,讓人至此不得不懷疑:莫非這是作者的失誤嗎?

**********************************************************
……


【註】相信讀過作者山崎豐子《不毛地帶》

不毛地帶 上中下

的讀者都知道該書的主角「壹岐正」,和本書的「龍崎一清」之於作者的筆下,在二次大戰前後都具有相似的背景(日本陸軍軍部大本營參謀)與遭遇(戰敗後被蘇聯關押在西伯利亞11年,回國後從商),可猜知壹岐和龍崎的背後原型有可能是同一人,然而二者在作者的不同故事裡之表現又是不是一樣,相信讀者們都看到了~只能說,作者似乎是對「瀨島龍三」(亦即被推斷為應係作者據以塑造小說人物的原型,本身是真實人物)其人懷著高度的興趣,因此讓他的影子不只一次地在她不同的著作中以不同的面貌出現,而只是各自表現出來的品格和行事作風又不盡相同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t2008 的頭像
Fast2008

快傑文史網誌

Fast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